《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8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劳动路的这起火灾事故又重新燃起了吴忠诚想把劳动路那一片卖地搞房地产开发的希望,这次他是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了。
  毕竟,这次机会难得,如果错过了,那就真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说不定等到他调离燃翼,都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混到了吴忠诚现在的位置,是深深地明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道理的。
  很着急的吴忠诚甚至都等到不及常规的县委常委会召开时间,便召开了一次临时县委常委会。
  临时常委会议题只有一项,那就是讨论劳动路的提质改造。
  张文定非常明白吴忠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其实就是想开发那片地,从而给他带来不菲的收入,仅此而已。而且他虎视眈眈劳动路那片地也不是一时半会了,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他肯定不会放过的。
  对这个全部拆迁,推倒之后重新开发的套路,张文定是持反对态度的,劳动路那片几百年的建筑如果都被推土机给推完了,那肯定会让人心疼的。
  而且,就算是不搞房地产开发,那么那一片搞成旅游项目或者别的项目,也不是解决不了问题。
  办法总比困难多嘛,干嘛就只能走一条拆旧建新的路子?

  况且,那里也有很多老百姓对那一片的建筑是有感情的。
  但是,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在火灾面前,都显得苍白无比。
  张文定也感觉到了事情的急迫性和严重性,他虽然有些阻一阻,但到底能不能在常委会上顶住吴忠诚,他心里没底。
  这个心里没底,其实也是因为他有些犹豫。他在犹豫,如果真的推倒重来,那一片的群众,或许生活得更加舒服一点。
  这个念头,在他心里不时的浮现一下,让他想反对吴忠诚的时候,就有些不够彻底。
  说到底,这就是一个人民群众到底要什么的问题。
  常委会上,吴忠诚就没有丝毫的掩饰,一开口就直奔主题:“同志们,今天我们讨论一下劳动路的问题,前几天劳动路着了一把火,情况很严重呀,这暴露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一片的房子太老,各种安全隐患层出不穷,检查组把问题都汇总到了我这里,我看了以后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心惊胆战。现在来看,这一片是需要搞一下了,老房子还是要拆掉,统一规划出更合理的房屋布局,把各种安全措施都做到位。要不然出了大问题,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张文定不是不懂安全事故的严重性,这次是万幸,如果再严总一点,恐怕自己一县之长的位子丢了都有可能。
  所以吴忠诚说这些话,张文定基本上没有反对的理由,但不反对不代表他就支持吴忠诚。
  吴忠诚说完,张文定接过话头,一脸严肃地说道:“劳动路的确需要改造改造了,我也亲自去过那里,隐患的确不少,但是我觉得这一片毕竟是几百年来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搞房地产开发的话会把所有的房子都拆掉,那样未免太可惜了。”
  吴忠诚立即反驳道:“安全无小事,如果劳动路不下大力气改造,恐怕这些隐患就很难避免,到时候再出点事,别说我们县里,就算是市里都脱不了责任。说得轻一点,恐怕在座的谁也不想担上这么个责任!说得重一点,这是我们县委县政府对组织、对人民的极度不负责!”

  这个话,帽子扣得有点大。
  主要就是说给张文定听的,但同时也对其余的班子成员形成了一定的威胁。
  这么一顶帽子,在座的没一个人能够戴得起。
  但是,这个会,才一开始,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就开战了,别的人,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跳出来吸引火力,所以尽管帽子戴得不舒服,可也都不肯出头。
  张文定也知道这种时候,别人不可能随便插话,当然了,他也不想给吴忠诚的支持者乱插话的机会,便接过了话,皱着眉头说道:“我觉得保护性开发很有必要。提质改造嘛,动还是要动,关键问题就是怎么动,从哪儿动!我个人的建议是进行修缮,把劳动路发展成一个带有民族特色的旅游区比较妥当,这样既保护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也能解决安全隐患问题。不夸张地说,劳动路这一片建筑,是全县人民的文化财富,是全县人民的骄傲,我们不能给燃翼留下一个永久的伤疤啊!”

  嘴里说着这个话,但张文定心里却明白,他这话的力量不大,翻不了盘,但不管怎么样,该说的他还是要说的。
  吴忠诚自然要跟他辩论一番,他的目的可不是依着张文定的思路,修路的事自己这个一把手一点好处都没有,这个劳动路可不能让你张文定抢了风头,那自己这个县委一号就别干了,回家种地算了。
  环顾了众人一眼,吴忠诚就把目光看向张文定,一脸沉重地点点头,道:“文定啊,劳动路这一片特色民居,要搞房产开发,我也很痛心。这都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但凡有点办法,谁不想保留着呢?但现在形势太严峻了,在生命和财富上做比较,我们还是要舍财富保生命啊!安全大过天,生命无价啊!”
  说到这儿,吴忠诚还一脸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才继续道:“发展成旅游区,短时间内肯定解决不了问题,毕竟我们燃翼其他配套设施没有发展起来,旅游区开发,餐饮、住宿、购物所有的设施都必须一起上,我们现在的能力还达不到这个水平。就算我们县里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可是客源还是个大问题……所以啊,文定你的心情,我是理解的,相信同志们也是理解的。你这个想法是好的,但要想解决劳动路的问题,这个办法……时机不合适。”

  吴忠诚胜券在握,倒也不介意表现一点大度,明着把张文定的想法给赞了一遍,实际上否定得一塌糊涂。
  这个话,看似给了张文定面子,可实际上,还真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张文定,把张文定的想法反驳的那叫一个干净利索。
  梅胜言接过话头道:“我觉得劳动路还是搞房地产开发比较好,毕竟那一片的老人们谁都不想整天提心吊胆的住在那么老的房子里,况且这一片现在来说搞开发还比较容易,如果三五年下去,说不定政策还不允许了,到那个时候在开发,什么都晚了。”
  这货从县委到了县政府之后,对于政务工作的热情,那真的是相当高的。
  毕竟,干组织工作,虽然也是手握权柄,但是,实际上的好处,真的没有在政府那边分管实际政务工作来得爽。
  当然了,由于张文定一直防着他,所以他现在分管的工作都不怎么样,财政局一样想抓在手里,却一直抓不住,这常务副县长当得也是相当憋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