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8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你若是想哭,你就哭出来吧。”她说。
  陆羽终究没哭。
  爷爷临死前告诉过他,男孩子,不可以哭。
  咬着牙,眼眶微红,默默点了一支烟,哼起半阙唱词。
  “天安门,紫禁城,永乐大钟千古鸣。十三陵,大前门,香山红透枫叶林。”
  依旧是京剧,不过这次是花旦唱腔。
  没听过陆羽唱京剧的人绝不会想到,五音不全唱歌比杀猪还难听的他,唱起京剧,居然如此有味道。
  苏倾城听得痴傻。
  她想,这大概是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陆羽没哭,她哭了。
  心疼。
  苏倾城心疼。
  心疼他的执拗,他的坚硬,他埋在内心深处不给任何人看的曾经。
  陆羽浅浅一笑,帮苏倾城擦干净了眼泪。

  “老婆,打今儿起,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要你哭。”
  苏倾城点点头,眼泪还是忍不住滑落。
  陆羽吐了个烟圈。
  他在想,自己有多久没哭过了。
  娘死的时候,他哭了,那年八岁,肝肠寸断。
  爷爷死的时候,他想哭但是咬着牙没哭。
  爷爷临死前说男孩子不可以哭,他觉得爷爷一定是在天上看着他,他就真的没哭,一滴泪都没有掉,全部吞进了肚子。

  再后来——
  那个恶毒女人处处给他穿小鞋他没哭。
  那个人小鬼大的黄毛丫头把他养的小狗给剪成了两截他没有哭。
  他爹斩断了他的任督二脉、废了他的天地桥,他也没哭。
  他在笑,疯狂大笑,说陆野狐,你这瘪犊子有种就整死我,你整不死我等我五年老子来整死你。
  陆野狐就是他爹。
  他爹没整死他,把他整成了废物,赶出家门。
  “老子倒是要要看看,你这个自称老子的不孝子,五年后凭什么整死老子。”
  这是陆野狐最后对陆羽说得话。
  这是个在陈青帝之前打遍四九城无敌手的男人,他的强大和冷血,没有让陆羽感到畏惧,而是觉得恶心,无比恶心。
  再后来,就是师父陈道藏之死。

  这一次,陆羽没有哭也没有笑。
  他无比平静地帮师父打点好了后事,为他披麻戴孝送终。
  今年他二十一岁,饮了三年北地风雪,早就不温室里面的花朵,而是一株顽强的、能顶开巨石的野草。他已经足够成熟,成熟到明白了一个道理。
  若为林木,当欣欣以向荣。
  一个男孩要成为男人,需要把许多东西藏在心里、带进坟墓。
  悲凉,孤独,野心,还有怨恨。
  来到江海后,他身上再无一丁点锋锐和棱角。

  他学会了藏拙,学会了以德服人,学会了陈道藏一直再给他灌输的东西——王道。
  正在此时,苏倾城接到了一个电话,京城打来的。
  她走到一边,避过陆羽接了这个电话。
  “苏总,那位陆家大少的资料太难查了,我费了千心万苦,才找到一点有用的信息,知道了那位陆家大少的名字。”
  被她一出差名义派到京城的那位女助理凝声说道。
  “他……他叫什么名字?”
  这一刻,苏倾城心跳得好快。
  从未有过的虔诚,她祈求上苍,陆羽不是那个人。
  “苏总,你声音怎么了,怎么听起来那么紧张?”女助理疑惑道。
  “没什么……你先等等,别挂电话。”
  苏倾城突然有些不想知道这个她先前一直想知道的问题答案了。
  但……若陆羽真的是那个人,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她又如何能嫁给他?
  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有道德和精神双重洁癖的女人,她实在是过不了那道坎儿,跟一个一想起就会反胃恶心的男人度过一辈子。
  哪怕再爱再爱,她也做不到。
  她先前跟陆羽说,她的心很小很小,小的只能装下一个人,装进去了,就再容不得其他人。
  她没有骗陆羽。
  即便陆羽真的是那个人,那她大不了就一辈子不嫁了吧。
  这就是她的命。
  “说,他叫什么名字?”苏倾城拿起电话,很是平静地问。
  “苏总,你搞错啦,那个陆家大少不是陆羽,他叫陆长青。”女助理浅笑道。
  “你再重复一遍。”
  苏倾城心跳蓦地加速,强自冷静。
  “他叫陆长青,不叫陆羽。”女助理重复道。
  “小青,回来后,我升你做粤东分公司的副总,年薪是现在的三倍。”苏倾城笑道。
  她笑得极为开心。
  这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好消息。
  感谢上苍,感谢神祇,感谢路边的花,感谢堤上的柳,感谢这世界上所有的所有。

  “妈妈,你听到了么,他不是那个人,女儿我……真的要嫁人了。”
  她走到陆羽面前,笑靥如花,眼里俱是明媚的光。
  “老婆,什么事情这么开心?”陆羽疑惑道。
  “好事,天大的好事,不过人家不告诉你。”苏倾城眼眸微转,“你闭上眼睛。”

  “神神秘秘。”
  陆羽闭上眼睛。
  苏倾城看着他轮廓分明的脸,细薄的唇线,心跳的好快。
  她吐气如兰,轻轻地贴了上去,以此生从未有过的勇气。

  大概静默了五秒钟吧。
  陆羽只觉一股子灼热气息喷涂在脸上,酥酥麻麻,偏生又带着股子幽香,如兰如麝,挑动心里最隐秘的那根弦儿。
  接着就是唇瓣传来一阵温润触感,只轻轻一啄,如雨燕点水,但他分明能感受到那份湿软触感,勾人到了极处。
  他睁开了眼睛。
  视线里,是一张绝美的脸,距离他不到两寸。
  眉眼细细,眼眸好似秋水裁剪,蒙着淡淡水汽,肌肤如凝脂,隐着淡淡绯红,明艳绝伦,不可方物。
  苏倾城见他突然睁眼,吓了一跳,如受惊小鹿,不由慌乱,正待抽离,陆羽却一把将她揽住,两人面颊贴合在一起,可以彼此听到、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苏倾城脑袋一懵,心里愈发慌乱,她起先心里感动甜蜜交加,也不知抽哪门子风,就想偷偷亲他一口,却不料他很不听话的睁开了眼睛。
  “老婆,你这个样子,不会想亲我吧?”这狗犊子无比认真地说。
  苏倾城俏脸瞬间通红。
  娇羞难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气恼之下,就要狠狠给他一拳。
  粉拳却被陆羽一把抓住,他极为认真的说道:“老婆,以后在想占我便宜,你可以光明正大一点,我不会嘲笑你的。”
  “去你的。”苏倾城白了他一眼,“陆羽。”
  她突然叫他的名字。
  “怎么了?”
  “明天跟我回苏家。”

  “干嘛?”陆羽笑了笑,“倾城,你那老子和继母可一点都不喜欢我。”
  “我喜欢就够了。”苏倾城淡然一笑,“明天,我先带你去见我爷爷,他应该会很喜欢你,然后你就去跟我爸爸提亲。”
  “老婆,你觉得你爸爸会同意就这么把你嫁给我?”陆羽问道。
  “当然不会。”苏倾城摇摇头。
  她在了解自己父亲不过,苏少商绝不会同意将她嫁给在江海一点根基也无,背后也并没有一个强大支撑的陆羽。
  像顾惜朝这种太子爷,才是苏少商能够做出来的选择。
  “那……”陆羽有些疑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