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8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香呀。”苏倾城闻了闻,她今天先是跟李耀东谈合同,下午又逛了半天街,早就饿得不行,看着色香味俱全的一桌,食指大动,就要下手抓。
  陆羽拿起筷子给了她一下,没好气道:“洗手去。”

  苏倾城哦了一声,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乖乖去洗手。
  旁人眼里,她是冰山女总裁,高高在上,如神女般只可远观,不可接近。
  但她毕竟只是一个刚过完23岁生日没多久的女孩子,在这个时代,这是一个还可以用少女来形容的年纪。
  她也有娇憨的一面,童真的一面,可爱的一面。
  正常少女有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她哪样都不缺。

  只是这些,不会在外人面前展示就是。
  此刻,却完全在陆羽面前卸下防备,自然而然,甚至连她自己都未能察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爱情这玩意儿,本就是这世间最难琢磨的东西。

  她来了,你不知道。
  她走了,可能你也不会察觉。
  但她还在的时候,那就是世间再无一物可比拟的美好。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若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仅此而已。
  两人吃完饭,陆羽便自己捡碗刷筷子,苏倾城要帮忙,又被陆羽赶走。
  这家伙的理由很充分,咱早就商量好了,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这些琐事,还是我来的好,我得跟你证明包养我是一个性价比超高的活计。
  苏倾城只得说行行行,你陆爷最贤惠得了吧,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家伙啰嗦起来跟一大妈似的,陆大妈!
  陆羽气得,狠狠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差点把她给刮哭,她满脸委屈看着陆羽,陆羽眯着眼睛:“难道你还想我再刮一下?”
  苏倾城果断撤离。
  跟陆羽这家伙相处要分时候。
  正常形态,其实很好说话,你让他做啥他就做啥,没事儿还傻乐,不是问题儿童欢乐多也差不了多远。
  他要高兴起来,指不定还能进入卖萌模式,一颗扑倒在大姐姐怀里撒娇的闪闪红心。
  但偶尔这家伙也会进入现在这种大魔王形态。
  就是不讲道理的欺负你,你一反驳他就强吻你,吻完了还必须要你夸他的吻技,要不夸,他就会再吻一遍,然后重复上面的套路。

  好不容易忙完,两人便手拉着手在别墅里散步,‘吕奉先’围着苏倾城摇尾巴转圈圈不止,苏倾城有些懵了,‘吕奉先’有多傲娇她是知道的,从来不跟除了陆羽之外的人亲近,今天它是怎么了?
  陆羽笑着解释道:“老婆,‘吕奉先’最有灵性,许多微妙的事情,可能你还没有察觉,它就感应到了,知道今天它为什么对你这么亲近么?”
  苏倾城摇摇头。
  “因为——”陆羽看着苏倾城明媚的眼瞳,“它开始把你当亲人了。”

  “亲人?”苏倾城疑惑。
  “亲人。”陆羽点点头。
  苏倾城俏脸一红。
  天上,月明如素。
  淡雅的月光中,苏倾城蹙眉思索。
  她爱这个家伙么?
  如果是跟他在一起,就很轻松,就觉得此生从未有过的圆满和满足,那么,她真的爱上了这个家伙。
  “老婆,怎么啦?”
  “陆羽,你真的敢娶我么?”苏倾城问。
  “你敢嫁,我就敢娶。”陆羽点头。

  “那你剩下的三个未婚妻呢?我这人心眼从小就小,小到心里只装得下一个男人,你若是住进来,那就容不得其他人了,我希望你也是这样的。”
  这番话,苏倾城以从未有过的严肃口吻。
  一个摆在任何男人面前都会无比棘手的问题放在了陆羽面前。
  苏倾城继续说道:“若是别的女孩子,比我漂亮,比我优秀,比我脾气好的女孩子要跟你好,你会怎么办?”
  “老婆,你当什么人都跟你一样眼瞎?”陆羽浅笑道。

  苏倾城正色道:“不许插科打诨,陆羽,我知道你以前肯定经历过许多事情,你一直都在掩饰你的抱负,你的野心,甚至于你的怨恨,但我看出来了,看出来就是看出来了。”
  陆羽抿着唇不说话。
  这些事情,他早就打算一辈子烂在心里,谁也不会说。
  任何人都有他跨不过去的坎儿,或者说是心魔,陆羽的心魔就在这里。

  苏倾城继续说道:“陆羽,我妈妈还在世的时候就跟我说,有的男人,落魄的时候你不抓住,那这辈子也就错过了,但错过了也别遗憾,因为这种男人满肚子的星辰大海,你在他眼里呀或许仅仅就是一只蝴蝶,蝴蝶再怎么漂亮,也飞不过沧海。我妈妈跟我说,挑男人,别挑你驾驭不了的,要不受伤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我妈妈驾驭不了我爸爸,她受伤了一辈子,她不希望我也跟她一样。”
  “我师父确实给了我四份婚书,认识你之前,我也确实有开后宫的想法。但现在我觉得,这样的你,值得这样的我珍惜。”
  “其实我一直在做了,只是没告诉你罢了,另外三份婚书,我已经解决掉了两份,还有一份,对方的身份太神秘,我没有那个女孩子的讯息,我在等她来找我,你要等我把这事儿跟她说清楚再嫁给我,那也行,我等你就是。”
  陆羽吐了口气,“倾城,我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可能今天话稍微多一点,那我也就矫情一次吧,跟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一句话,弱水三千我只饮一瓢,信不信在你。”
  “我信。”苏倾城点点头,“陆羽,你是个表面谦和,其实骨子里比谁都骄傲的人,你能解释这么多,我确信你心里有我了。”

  陆羽不再多言,他毫无征兆地轻轻抱住她。
  越抱越紧。
  这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如天鹅一般雍容和骄傲的女人。
  他只是一个亲生老子不认他、娘又早早去世的孩子。

  在江海这座大城市里弓着身子。
  试图用在大山里跟畜生打交道学会的一丁点智慧来搏取一世荣华。
  锤过别人,也给人锤过。
  可以预见,以后他还会给人锤,也会锤更多人。
  委屈。

  算计。
  跌宕起伏。
  他相信这些在不久的将来,所有的所有,都将化作支撑他前行的底蕴。
  但在现在——
  他找不到谁可以诉说。
  孤独这个很沧桑很矫情的词汇。
  陆羽说不出口。
  他只顾着前行。
  有踉跄,有跌倒。会疼会痛会受伤会有觉着撑不下去的时候。
  他不在乎,正如他跟夏晚秋这个不拿正眼瞧他的女人说的,流血流汗于他都不算苦,流泪才是。

  再怎么心酸,他都会挤出一张笑脸。
  给朋友看,也给敌人看。
  这其实不是他的城府。
  只是天上有师父、爷爷和娘亲在注视着他,遥远的京城有个薄情寡义敢对亲儿子下死手的老子鞭策着他,还有就是他的大师兄,那个以青帝为名的男人,如君王如神祇般高高在上,震慑着他。
  所以他得有野心,他必须得有野心。
  他不想真到了跟这些强大对手面对面的一刻,吓得怂得绥得尿裤子,屎尿糊了一裤裆。
  现在好了。
  他又找到了一个亲人。
  他的开心,他的不开心,都可以跟一个人讲。
  苏倾城任由他抱着,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
  脸颊绯红如满树桃花,悄然流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