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4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王文祥答应一声,马上拨打了要文武电话,“要主任,通知各位副职、股室负责人,三*点准时到小会议室开会。”说完,挂断了电话。
  何副局长等人,在楚天齐和王文祥引领下,向四楼小会议室走去。
  楚天齐看的出,何副局长对王文祥不友好,王文祥对何副局长也不感冒。这可能也是何副局长直接找自己,而没有找王文祥的原因,是对王文祥的一种蔑视,也或者就是因为上次审计产生的隔阂使然。
  楚天齐等人到小会议室时间不长,开发区股室负责人以上人员也都陆续到来。

  三*点整,审计说明会议开始。何副局长及其两名随行人员坐到了台上,开发区十多人坐到了台下。
  何副局长环视全场两周,重重咳嗽几声,说道:“今天,我们受审计局委派,根据《审计法》有关规定,到玉赤开发区进行离任审计。审计对象为原开发区主任楚天齐,及其治下相关职能部门。主要是对楚天齐整个任职期间,所承担责任履行情况所进行的审查、鉴证和总体评价。包括三方面内容,财务责任、管理责任和法纪责任,我们会根据审计情况,请相关委办局也适当介入。
  玉赤县开发区既是党政机关,也是经济实体,因此离任审计工作要兼顾这两条性质。离任审计有利于加强干部监督管理,正确评价和使用干部。离任审计有利于揭露和惩治腐败分子,规范干部行为,促进廉政建设。离任审计能够核实家底,客观公正地鉴定前后任的经营业绩。所以,请大家要重视起来,认真对待。
  在审计期间,我们会采取多种审计方式,比如检查、监盘、观察、查询、计算、复核等等。这就要求在座各位一定要积极配合,并支持我们的审计工作。既在态度上支持,也要在实际行动上支持。财务股要准备好相关帐册以备查验,办公室要提供文件、会议记录、合同协议等以供审计,工程股要提供项目基础资料、数据记录、监督、验收等资料。我们这里有详细的清单,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再强调一下审计纪律,既有对被审计单位的要求,也有对审计人员的要求。一、被审计人员要按审计人员要求进行配合,该回避的时候必须回避,该到场的时候必须随叫随到。二、被审计部门有提供审计资料的义务,一定要保证其真实性,否则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口头回答也适应此条。三、审计人员不准接受被审计单位食宿安排。四、审计人员不……”
  听着何副局长的讲话,好多人面面相觑,感觉不像是审计前说明,倒像是审计后纪律强调。人们都感觉好像被审查出了问题,正在接受再教育似的,很是不解。当然,也有人却不这样认为,而是感觉心中欣喜异常,正等着看某些人的笑话。
  何副局长讲完以后,要求楚天齐和王文祥做表态发言。两人都简单的表示“支持、配合审计工作”。
  “还有人发言吗?”何副局长又问了一句。

  谁会发言?这是人们的直接反应。好多人已经在收拾笔和本,准备等着散会。
  “我。”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女人是任芳芳,在得到何副局长的允许后,她开始发言:“审计工作非常重要,也非常必要,尤其财务审计更是重中之重。开发区这多半年以来,帐面流动资金颇大,支出项目繁多,更应该严格进行审计……”
  楚天齐心中暗骂:又是这个搅屎棍子。
  王文祥也很疑惑:她要干什么?
  审计工作开始了。
  开发区三楼接待室,被做为审计人员的工作地点。
  虽然是对楚天齐进行离任审计,但一些具体工作都是从相关股室开始,并没有直接找到楚天齐头上。同时,楚天齐也被要求,审计期间原则就在开发区,最起码不得离开玉赤县城。
  楚天齐近几天并没有离开县城的打算,但被如此要求,却深感不快。这不过是离任审计,又不是检察院调查,弄得跟取保候审似的。虽然不爽,却也无可奈何。
  审计组就在楼道另一侧工作,每天都会见到拿着帐册、资料的单位同事进出接待室,有时还会和审计人员相遇。这些人或尴尬打招呼,或极力躲避,或面现怪异笑容,楚天齐感觉非常不舒服。于是,只得窝在屋里不出去,或是干脆钻到卧室里,想事情。
  在这几天,来办公室的人很少很少,其中冯志堂象征性的来了一次,说了几句闲话就走了。方宇倒是来过几次,每次也只是干坐一会儿,不知说些什么。王文祥来的次数要多一些,大多数都是咨询以前的一些事情,另外就是唏嘘感叹世事无常。
  要文武是每天都到,他主要是晚上来,两人能够多谈一些话,探讨一些事情。白天的时候,要文武还有好多工作要忙,两人说话也不方便。
  审计工作已经持续两天了,楚天齐没有去食堂吃,而是泡了一包方便面,对付了这顿晚饭。其实他已经好几天没去食堂了,他受不了人们的目光,那些目光里有同情、有怜悯,有蔑视、有得意,反正很让人难受。雷鹏、要文武多次邀请出去吃,楚天齐回绝了,他觉得自己倒霉,也别把朋友都带进去。所以,他买了好多方便面储备着,在没有朋友送吃食的时候,就以这个为主。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以为是要文武,就说了句“门没锁”。
  屋门打开,进来的是一个女孩,是财务股副股长郝玉芳。

  郝玉芳进门就问:“主任,就你一个人吗?”
  “当然了,难道我还能金屋……”话说到一半,楚天齐改了口,“就我一人。”
  “主任,我想向您反映点事。”郝玉芳说话声音很低,生怕被人听见似的。
  楚天齐点点头:“嗯,你说吧。”

  “就在这?不方便吧?”郝玉芳很迟疑,用手一指套间方向,“要不我们去……哪说?”
  “这……不好吧。”楚天齐犹豫了一下,他知道对方应该要说审计的事,是担心隔墙有耳。可孤男寡女关门闭户、独处卧室,这没事也能被说出事来。何况男女进到卧室里,本身就带有一种暗示和默许的嫌疑。
  郝玉芳红着脸问:“主任,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还怕我吃了你?”
  楚天齐也脸色一红:“我倒不怕,我主要是担心你,担心流言对你不好。”
  “自己心里亮堂就行了,说闲话的什么时候都有。本来什么都没有,也有嚼舌头的乱说。”郝玉芳也是有感而发。
  在任芳芳请病假期间,郝玉芳主持财务股工作,有人就说她和楚天齐不一般,如何如何。有一次,无意中还听到过更难听的话,她当时气的要命,可也无可奈何,嘴长在别人身上,她也无可奈何。任芳芳重新回来工作后,不但对郝玉芳在工作中打压,更是经常拿她和楚天齐说事。郝玉芳向徐敏霞告状,徐敏霞也让她让着任芳芳,她只得无奈的忍受着。
  日期:2017-02-09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