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4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要,你怎么也跟着起哄?按说你在官场这么多年,不应该有这种幼稚的想法。你以为这是搞运动呢,一方打小报告,另一方也针锋相对?当然,要是运动的话更麻烦。”楚天齐否定着对方的想法,“我想你肯定看出来了,这是有人故意为之,就是要收拾我。在这种形势下,我们任何举动,都会成为所谓的证据,都会成为对方收拾的借口。对方掌握着话语权,同样都是‘群众呼声’,却可以被描述成正义的,也可以被定性为聚众闹事。如果一旦这么弄的话,马上就会有人来调查我,调查单位的人,就会造成新的恐慌,也会让人人自危。”

  “那怎么办?就任由这样下去?”要文武既不解又担忧,“要我看,如果你就认了的话,接下来还会有针对你的后手。再说了,现在连个职务都没有,也没有单位,这算什么事?”
  楚天齐一笑:“老要,你不必担忧,山人自有妙计。”
  要文武忙问:“真的?”
  “真的。”楚天齐重重的点点头,“你忙去吧。”
  “那就好,那就好。”要文武很高兴,也有些激动,“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要文武昂首挺胸,走出了屋子。
  屋门关上了,屋子里也静了下来,楚天齐心情更加沉重起来,他哪有什么妙计?
  今天张孝义宣读决定,一口一个县委主要领导,让楚天齐准确锁定了嫌疑人。看来这次出手的是柯兴旺,并不是李卫民。就冲张孝义的身份,也印证了这个推断,他这个副部长就是柯兴旺的狗腿子。

  今天会议刚开始的时候,由于不便让人们鼓掌欢迎张孝义,王文祥只说了“宣读决定”这样的字眼。而张孝义却明显不高兴,马上就进行了会议气氛渲染,把楚天齐提前归结到“害群之马”当中。这明显就是柯兴旺一系的鲜明特点,和刘大智的说辞几乎如出一辙,孔嵘也是这样的做法。
  看来,柯兴旺的刀子已经挥了下来,在一点点宰割自己了。
  以前的时候,有郑义平在,还能牵制柯兴旺一些,能给自己做一些主。赵中直离开玉赤以后,郑义平就是楚天齐的一个依仗,也算是楚天齐的靠山。可现在县长在**市学习,根本就顾不上自己,这正是柯兴旺出手的好机会。
  楚天齐以前一直认为,在开发区现阶段发展过程中,自己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他觉得柯兴旺会考虑这个因素,即使要收拾自己,也得卸了磨再杀驴。可从现在看,对方显然认为自己被利用的价值已经失去,显然可以让人取而代之了,便直接拔*出了屠刀。
  郑义平不在,徐敏霞的支持作用立刻也就不见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平白无故的,徐敏霞不可能为了一个楚天齐,而去得罪柯兴旺。以前徐敏霞的支持,一是因为有郑义平的面子,更关键的是徐敏霞支持的是开发区主任,是能让开发区发展的人,并不是具体的某个人。现在开发区局面大好,徐敏霞已经不需纠结谁当主任了,她现在最要紧的事,是主持好这三个月的政府工作。
  以前有两个县政府领导支持自己,现在一下子消失了,这也是促使柯兴旺加快行动步伐的一个重要原因。柯兴旺在官场沉浮多年,肯定早就预见到了这个结果,而自己还单纯的以为徐敏霞会继续支持自己。说实在的,徐敏霞只要不落井下石,自己就该烧高香了。
  以前的时候,除了有县领导的支持外,李卫民的力量也被楚天齐适当利用过。第一次和孔嵘交锋的时候,他就巧妙暗示要向市委主要领导反映,孔嵘也才乖乖的放弃阻挠。
  当然,楚天齐和李卫民并没有深交,只不过在党校的时候,有过一次正面接触,李卫民对楚天齐有一点印象。其余的时候,也就是会场上见一下而已,顶多被李卫民偶尔能看到罢了。
  现在李卫民的力量是不能借助了,不但如此,而且还得防着他出手。
  这么一圈想下来,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倚重的对象,楚天齐意识到,这是自己近几年最凶险的时候。以前在应对别人挑衅的时候,总有可以借助的力量,而现在却一点也借不上力。凭自己一个小科长,要和堂堂县委书记单挑,显然实力不在一个层次上,何况对方还有一群打手。
  那怎么办?坐着等死?显然不能。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楚天齐搅尽脑汁,想了起来。
  下午一上班,楚天齐接着思考破局之法。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思绪。
  楚天齐坐正了身体,说了声“进来。”
  屋门推开,一行三人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人,楚天齐认识,是县审计局何副局长。后面两人见过,但记不清对方名姓,不过肯定不是年初审计来的那两人。
  楚天齐站起身,赶忙迎了上去,伸出右手,嘴里说着“欢迎,欢迎”。
  离着楚天齐还有一步距离,何副局长抖了抖手中的一张纸,开了腔:“你好,我们依照规定,来进行离任审计,请你配合。”
  楚天齐讪讪的收回右手,脸上神色有些尴尬:“应该,应该,请坐。”
  “不坐了,在正式审计前,有几件事要交待,先请你联系一下现有主持工作领导。”何副局长面色严肃,一副命令的口吻。

  “好。”楚天齐答应后,给王文祥打去了电话,“王主任,审计局来审计,你来一下。”
  放下电话,楚天齐向对方敬烟、倒水。何副局长摆摆手,分别说了“不会”、“不用”,便不再言声。
  楚天齐便只得做罢,也坐到了沙发上。他发现,何副局长和上次见面有很大不同。那次对方既热情,甚至还有一些谦卑。而现在却是一副公事公办口吻,而且还多了一些冷竣,甚至还有一丝不近人情的味道,完全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派头。
  对于对方的表现,楚天齐虽有些不太适应,但可以理解。上次来的时候,有徐敏霞的面子,自己也是风头正劲、前途看好。而这次,自己是灰溜溜下台,还不知道结局是什么。所以,对方摆出两副嘴脸也很正常,这也是好多权利部门的惯例。
  不一会儿,王文祥进来了。
  楚天齐简单进行了介绍,告诉对方,王文祥现在主持工作。
  其实王文祥和何副局长互相认识,在今年还有过多次接触。年初审计就是何副局长带队,审计对象是王文祥,当时是楚天齐让徐县长给弄来的。不曾想,现在楚天齐成了审计对象,而且和当时王文祥的处境类似,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何副局长没有起身,也没有握手,而是直接下了命令:“王副主任,找一个合适场所,我们要进行审计要求说明。另外,要让单位副职和各股室负责人也参加,他们所负责工作也在审计范围。”他看了一下手表,又说,“时间,就定在三*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