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7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对方一会儿宛如成人、一会儿又如小孩子般幼稚的言论,我的脸变得有些阴沉。
  这事儿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而我也知道自己的确是有些小看天下英雄了,我明明认识一个叫做屈胖三这样的奇葩怪胎,怎么就没有提防到另外一个怪胎呢?
  不管怎么说,小蝶都是陆左的女儿……
  等等……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了起来——既然小蝶是陆左的女儿,黄菲又与陆左有过一段感情,甚至还把孩子都给弄出来了。
  那么黄菲为什么要把陆左给抓了,去上面邀功呢?

  人都是自私的,特别是碰到感情的事情,我不相信黄菲对陆左没有感情,要真的是那样的话,她就不可能给陆左生下这么一个女儿来。
  那么她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呢?
  难道是因爱生恨?
  我突然间感觉到所有的事情,如同一张大网似的笼罩了过来,让我的心头发紧。

  而瞧见那小蝶又是得意又是不屑的表情,我也忍不住了,说小蝶,或许有一件事情你并不知道,陆左极有可能,是你的亲生父亲……
  “不!”
  小女孩子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要强烈许多,她盯着我,说不,陆左不是我的父亲,而是我父亲的仇敌……
  我刚想要跟她解释,这个时候黄菲母亲打完了电话,走出来,瞧见我和小蝶在说着话,不由得笑了,对我说道:“没想到你跟小蝶还挺合得来的——这孩子乖巧懂事,人也聪明,但有一点不太好,就是怕生,性格内向,就连我这当外婆的,也不亲,平时也不肯多说两句话……”
  呃……

  听到她这般地说着,我心头苦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您这外孙女哪里是性格内向、怕生人啊,小恶魔只是不屑于跟人讲话而已,脑子可比成年人还要清楚,心机也深沉得厉害呢……
  黄菲母亲还待再说什么,我却站起了身来,与她告辞。
  我没有继续停留,而是离开了黄菲的家。

  本来我以为黄菲在,两人会激烈碰撞,然而直到与黄菲的女儿交流,我才知道她根本不在这儿,而是去了市里面。
  不光是黄菲,估计被抓起来的陆左,应该也在那边。
  我们该怎么办?
  从林业局大院离开的我脑子有点儿乱,不知道该如何做选择。
  如果陆左真的被带走,给押到了京都去,那么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到时候说不定给人当做小白鼠一般开膛破肚;而黑手双城倘若真的如同我们之前的猜测一般,被那黑舍利给沾染,扭曲了性情,只怕未必能够逃脱得了毒手。
  这件事情,着实是太让人烦躁了。
  但如果我们此刻期望孤注一掷、去将陆左给营救出来的话,问题也挺大。
  小蝶的心机深沉,她这般配合地告诉我关于陆左的事情,若那儿是一个圈套,陆左根本没有被抓,而那里则是一个圈套,事儿就更大了。
  我绝对会被通缉,然后陷入无所不在的追杀之中去。
  头疼啊……

  我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好在这个时候屈胖三倒是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离开了林业局大院,我便离开了县城,前去排洞的汇聚点。
  赶到地方的时候,我走了过去,结果却并没有发现有人在。
  什么情况?
  我此刻着实是有一些风声鹤唳,疑神疑鬼,一不见人,立刻就变得十分紧张,左右打量,想看一下为什么他和朵朵不能够如约而至。
  如此焦急的煎熬,等待了二十几分钟,我瞧见了屈胖三的身影,这个时候方才松了一口气。
  屈胖三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而让我有些惊喜的,是随着他们一起出现的,还有杂毛小道也在。
  我们之前没有进敦寨去,所以没有能够与杂毛小道汇合。
  这事儿一直让我耿耿于怀,而此刻瞧见他的人,那种空荡荡、不着落的心里总算是得到了一些安慰。
  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汇合到一块儿来的。

  他们走了过来,屈胖三瞧见我紧张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说瞧瞧陆言,一脸惨白,莫不是认为我们也出了事儿?
  杂毛小道伸手过来,与我相握,说辛苦了。
  我说你们怎么碰到的?
  杂毛小道说我们之前的时候,就有做过一整套的备案,如果到时候分散了,该如何集合,如何传递消息之类的,所以倒也不用担心失联。
  我说我怎么不知道?
  杂毛小道嘿嘿笑,说朵朵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来得及告诉你。
  呃……

  我瞧见他不好意思的表情,知道这些事情应该是没有准备告诉我的,一般而言,他们都是倾向于主动来找我,而不会将自己的行踪跟我透露太多。
  对于这件事情,我倒也没有太多的反感,毕竟从他们的角度考虑,估计也是希望我知道得越少,会越安全。
  我们汇合之后,并没有原地停留,而是朝着山里面走去。
  屈胖三问我,说你去黄菲那里,有什么收获没?

  我将在黄菲家的遭遇说给了众人听,听到了说起黄菲的女儿小蝶异常成熟的古怪时,屈胖三嘻嘻一笑,说有趣,我之前瞧过她一眼,感觉似乎有点儿演绎的成分,现如今一看,果然是在扮猪吃老虎……
  我说亏你还笑得出来。
  我忍不住问起了旁边的杂毛小道,说陆左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杂毛小道嘻嘻笑,说能怎么回事,还不是去私会老情人,结果玩脱了,给人家在床上弄了一个正着,结果给戴了起来呗……

  呃?
  在床上逮了个正着?
  我忍不住在脑海里面构建了一下当时的画面,都是就感觉有一些不堪入目。
  不应该啊,这跟我印象中的陆左有着太大的区别了,他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吧?
  果然,朵朵扁着嘴,说杂毛叔叔不能说陆左哥哥的坏话……
  杂毛小道还挺怕朵朵的,小姑娘儿一开口,他也就变得严肃了起来,说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就是突然之间,感觉周遭都是乱七八糟的人,便躲了起来,随后找了个舌头盘问了一下,这才知道了所有的事情经过……
  我说这么说来,左哥真的给抓起来了?

  杂毛小道说应该是吧。
  我说那可怎么办?
  我焦急万分,然而杂毛小道却是一副很平静的样子,说别着急,小毒物那人稳健得很,就算是给人逮起来了,也不会吃什么亏的,更何况是黄菲抓的他。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啊,黄菲跟他不是有过一段感情么?那个小蝶,看起来也是左哥的女儿,她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因爱生恨?
  杂毛小道摇头,说我倒不是这么想的——黄菲跟以前截然不同了,这里面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说那怎么办?
  杂毛小道说那个小蝶不是说他们在凯里么,我们去市里,先想办法跟小毒物见上一面再说吧。
  我有些犹豫,说我就怕那里会有陷阱。
  杂毛小道笑了,说陷阱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对了,她说什么时候人会给押走来着?
  日期:2016-08-1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