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55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邱成德生怕包飞扬一时冲动中了徐国栋的激将计,立刻张口对徐国栋呵斥道:“徐国栋,现在开的是市委常委会,沈书记问的是包飞扬,哪里轮的着你说话?”
  他说这番话完全是站在官场原则的高度,纵使沈国生知道邱成德这是为了维护包飞扬,也说不出什么话来。毕竟今天这场合是市委常委例会,连书记市长副书记常委们谁先发言谁后发言都有一定的规矩,更别说徐国栋这个只是因为特殊被要求列席的人员了。从规矩上来讲,如果没有市领导向徐国栋问话,他是不能乱开口的。更何况邱成德打的还是维护沈国生的名义,因为沈国生刚刚的的确确是在向包飞扬发问,徐国栋这样抢着发言确实是非常犯忌讳的事情。

  徐国栋反正是打算豁出去了,有了许鹏明承诺的退路,他打算借着今天包飞扬口出狂言的机会,无论如何都要把包飞扬给拉下马。既然已经不在乎凤山管理区管委会主任这个正处级职务,那么别说是市长邱成德发火又怎么样?即使是市委书记沈国生发怒,徐国栋也完全不会放在心上。
  所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他徐国栋已经无所谓什么失去了,又怎么会怕你市长邱成德的几句呵斥?
  “邱市长,你是领导,你的批评我接受,但是并不代表我认可你说的话?”徐国栋硬邦邦地把话顶了回去,“今天这场合虽然是市委常委会,但是既然沈书记让我列席。那么肯定我有发言的权力。虽然我不是市委常委,但是我纵使GCD员吧?在市委常委会上,我作为一个列席党员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又有什么不可以?”
  邱成德气得差点拍案而起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徐国栋会摆出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沈国生一本正经伸手拦住了邱成德,“成德同志,你跟这么一个糊涂蛋计较什么?”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邱成德这边即使想发火也发不出来。沈国生已经说了。徐国栋是糊涂蛋,他邱成德再要跟徐国栋计较,不是自己也变成了糊涂蛋?
  “还有你,徐国栋,态度一定要放端正一点!”沈国生转过脸来,面容严肃地望着徐国栋,“既然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党员,那么你是怎么跟上级领导说话的?作为一个党员干部,你还有没有一点原则,有没有一点纪律。有没有一点规矩?还不赶快向邱市长道歉?”
  徐国栋对沈国生和许鹏明之间的关系知道的一清二楚,虽然说凤山管理区管委会一把手的职务可以不要,但是自己辞职以后要到江北远洋造船公司,还是要仰仗沈国生的鼻息。所以徐国栋这边一发话,他立刻收起来疯狗状态,放软了身段,老老实实地向邱成德道歉:“邱市长,对不起,我错了。我要向您做检讨!”
  邱成德一时间被沈国生和徐国栋这一唱一和地弄得异常尴尬。但是现在这点尴尬对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他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去计较这个啊?他之所以冲徐国栋发火。不就是想给包飞扬一点冷静思考的时间,希望包飞扬不要中徐国栋的激将法吗?现在邱成德已经看清楚了,沈国生这明显是向兑子啊!想用徐国栋的辞职来让包飞扬交出市长助理的职务。而包飞扬一旦上了当,把市长助理的职务弄丢。那么未来两三年内,至少是徐国栋在海州市担任市委一把手期间,就休想再前进一步啊!

  “检讨的事情回头再说!”邱成德板着脸说道,“徐国栋,你好歹也是凤山管理区一把手,难道还不懂丨党丨委开会的规矩?”
  “我也是对凤山管理区行政区划问题着急上火。一时冲动,不太冷静,犯了大错,请邱市长狠狠地批评我吧!”徐国栋姿态放得越发得低。他当然知道,这时候自己姿态放得越低,越能强调出沈国生的强势,从而把邱成德衬托的软弱无能。
  邱成德懒得理会徐国栋的龌龊心思,也无心和徐国栋再说废话,他冲摆了摆手,示意这个问题就到这里了,徐国栋不用再说下去了。
  “飞扬同志,”邱成德扭头望向包飞扬,说道:“你用于负责,敢于承担责任的心情市领导们都能够理解,但是你毕竟刚刚接手市长助理三个多月,而凤山管理区的行政区划指标又是一个七八年都没有一点眉目的历史遗留问题。市里领导相信你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决心,但是事情要一点一点做,饭要一口一口吃,谁也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对不对?市里这么多领导七八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让你三个月来解决,这有点不合情理,也有点强人所难。所以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也不要强往自己身上压什么担子!”

  邱成德这番话说得不可谓不诚恳,也完全为包飞扬铺好退路,纵使他在来海州市之前没有在地方主政的经验,但是毕竟在江北交通厅一把手的位置上干了好几年,这点领导水平如果没有,又怎么能够让把江北省的交通事业干得红红火火?
  沈国生也在心中暗自感叹自己这位搭档真是老奸巨猾,硬是有办法把已经套到包飞扬脖子的上绳套给解下来,让他这个海州市的一把手也无话可说。
  是啊!凤山管理区的行政区划指标确实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海州市几任领导班子用了七八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现在全部压倒包飞扬这个刚刚上任才三个月的市长助理上,实在是说不过去。刚才他还可以趁着包飞扬头脑发热,让包飞扬立下军令状。可是经过邱成德这么一打岔,再逼包飞扬立军令状就不太合适了——那不是说他这个海州市一把手明显在推卸责任打击异己吗?
  “市长,您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清楚  。”迎着邱成德的目光,包飞扬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所以我给自己也留了一个伸缩量,承诺三个月时间内会解决凤山管理区行政区划指标问题,不是说三个月之内要把凤山管理区行政区划指标拿下来——因为单单是省民政厅审批、国家民政部审批。最后上报政务院,这一套审批流程走下来,都远远不止三个月——而是说,三个月之内让凤山管理区行政区划指标的审批有一个眉目。”

  沈国生一直在竖着耳朵听包飞扬说话,听到这里。立刻插言道:“飞扬同志,你所说的有一个眉目是什么意思?”
  “沈书记,我所说的有一个眉目的意思是指,三个月之内我们能够得到关于凤山管理区行政区划指标的确切消息,并保证在国家民政部、政务院正常审批流程的期限之内把凤山管理区行政区划指标拿到手。”包飞扬抬眼望着沈国生,平静而又清晰地回答道。
  什么!
  包飞扬这句话一出口,会场上又是一片惊异之声。

  邱成德刚才训斥了一番徐国栋,又和语重心长地和包飞扬说了那么一段话,感觉口干舌燥,正借着这个机会端着茶杯润一下喉咙。听到包飞扬这句话,不由得手一哆嗦,差点把一嘴茶水跟喷出去!
  包飞扬啊包飞扬,你这小子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撞了邪还是失心疯了?我这费劲巴拉地出来又是呵斥徐国栋,又是给你打圆场垒台阶让你下台,你这可好,放着我修好的台阶不走,非要踩着悬崖往下跳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