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也看着夏晚秋,跟苏倾城完全不同的风情,曼妙的身段,曼妙的年纪,曼妙的女人。
  这狗犊子没有刻意掩饰他眼里的侵略性,里面就是夹杂着男人看女人才有的挑逗和审视,夏晚秋表情先是错愕,然后脸颊飞快染上一抹红晕。

  她虽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女,却也不是什么阅尽红尘心如死灰的百人敌千夫斩,苏家不可能让那样的女人进门,陆羽这个狗犊子看着瘦削、其实极为完美符合上下两个黄金比例的男人身体,猛地扎进她的视野中,带了给她一种莫大震撼。
  这是年轻强壮的男人才会有的最原始野性,苏少商这种身体孱弱的中年人绝不会有。
  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然后这狗犊子无比认真的吐出一个字:“妈!”
  夏晚秋石化。
  陆羽浅笑着从她面前走过,坐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大概半分钟后,苏倾城房间内,这两个年纪差距不超过十岁、辈分上却差了一代,关系称得上古怪的女人爆发出了剧烈争吵。
  夏晚秋很明显误会了,气急败坏,似乎比失身的人是她还痛心疾首,“倾城,这次你真的太草率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说的话你也不爱听,往常无论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骂你,但这次真的是你错了!”

  苏倾城裹在被单中,曲线尽显,她眨巴着水灵眸子,看着夏晚秋,示意她继续。
  夏晚秋吸了口气,语气稍微平缓了一些:“倾城,他若仅仅是个小白脸,一无是处,那夏姨也不会把话说得这么重,但他不是,这小家伙是一头狼,他生来就是要吃肉的。你怎么驾驭得了他?你这么容易让他得到你的身子,他学不会珍惜的。再说了,你知道他的过去么,他对未来的规划跟你讲过么?你知道他有多少事情瞒着你的么?你不知道,你对他一无所知,夏姨看人很准的,你和他绝对不会有将来。”

  苏倾城浅浅一笑:“夏晚秋,很有哲理。”
  苏倾城这个态度,气得夏晚秋身体发抖:“这都是什么事儿,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爸爸说。你还笑得出来,夏姨我不敢说阅人无数,好歹见过的男人比你多一些,我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就觉得不对劲,我对你未来男人的要求没你爸爸那么高,非得是跟苏家门当户对的世家子弟。但就陆羽这小东西,他嘴里的话能信?他跟你说一千句他爱你都是骗你的!”
  “夏晚秋,那你爱我爸么?”苏倾城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的继母,“或者说,他爱你么?”
  “这……”夏晚秋脸色微变,“这不是一码事!”
  “怎么就不是一码事了。”苏倾城冷笑,“夏晚秋,这次你错了,你错的离谱。”
  “我哪里错了?”夏晚秋冷笑道。
  都是高傲的女人。
  “我没有失身。”苏倾城浅浅一笑,好似繁花绽放,“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这是我第三次跟他睡到一张床上。如果他是在演戏,那他演的也太好了,以后被他骗的人财两空、把我卖到窑子里我都认。”
  “没……没有?”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夏晚秋意料之外。
  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女儿长得有多勾男人她还不知道?
  男人嘛,不就是喜欢这种清纯中带着妖怡、聪明又懂得藏拙的女孩子,都睡到一张床上了,真有男人能忍住?
  这家伙不会是太监吧?
  又想起了刚才那个健硕野性的身体,她很快推翻了这个猜想。
  这个男人绝不可能在那方面无能,反而是能在床上能让任何女人求饶的那种牲口。
  “还有,陆羽从来没有说过他爱我,他只是说他会尝试着爱上我,他的爱情观和我基本上一致,爱情太神圣了,没有那么廉价。轻易说出口,会像被咬过一口的苹果,很快就腐烂的。我们是睡到了一张床上,他也不是什么谦谦君子,除了没要我的身体,他干的坏事儿可一点不少,不过我不后悔,我就是在赌,不是赌我能不能驾驭他。”
  苏倾城唇角微翘,“我是在赌,这样的我值得他珍惜。”
  夏晚秋说不出话来。
  苏倾城起身,拿起陆羽的外套,出了房间。
  “干嘛?”夏晚秋问。
  “我怕你偷看我男人的身体。”苏倾城回眸一笑。
  走到陆羽身边,将外套披在了他身上。
  夏晚秋蓦地脸颊又是一红。
  没法待下去了,她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某个家伙极为讨厌的声音:“妈,您慢点。”
  第二天,地点是在北城一处别墅,陆羽带着苏倾城登门拜访,答谢刘三爷那天的救命之恩。

  无论陆羽还是苏倾城都是深谙人情世故的人,上次那件事儿,刘三爷算是救了他们两个一命,为此还狠狠得罪了吴天南以及他背后的腾飞集团,这恩情可一点不小,登门拜访答谢应有之意。
  中午阳光很好,简单吃了一顿便饭后,苏倾城跟刘三爷那个小他起码二十岁的女人说话,陆羽陪着刘三爷下棋。
  下的是围棋,看不出来刘三爷长得五大三粗,棋艺还相当不错,职业水准肯定没有,但在业余玩家中也算个高手。
  陆羽原本不会围棋,跟着陈道藏之后才开始涉猎此道,当时陈道藏大呼可惜,说我要是早五年看到你小子,你现在得是一国士,现在嘛,为时已晚咯。
  围棋之道跟别的行业越老越精不同,素有二十岁不成国手终生无望的说法,这行吃的是年轻饭,许多国手过了三十岁就得下滑,真正有天赋的,十二、三岁就能冒出头,十七、八岁成世界第一的大有人在。
  不过陈道藏此言也说明陆羽在这一方面极有天赋。
  两人下了三盘,都是十秒快棋,刘三爷起先赢了一盘,接下来两盘就不行了,然后就不下了,大呼长江后浪推前浪,接着两人开始聊天。
  “小陆,你刘叔我今天四十八了,年轻时候不懂事,误入歧途,要不是三年前得陈老先生点化,现在早吃枪子了,相信你也看出来了,刘叔手里这‘东安集团’,这几年一直都在致力于漂白,不过手里下弟兄太多,大多都是肚子里没多少墨水的粗人,叔是混江湖的,得讲究一个道义,也不能放着他们不管,现在政府是越来越容不得我们这些人了,刘叔我能不能上岸都是个问题。”

  说到此处,刘三爷叹了口气,眼里有些萧索意味。
  陆羽笑道:“叔,你才四十八,又不是八十八,这话可不像是您这年纪说得出来的。”
  刘三爷笑而不语。
  陆羽皱起眉头:“形势真严峻到那种程度了?”
  刘三爷点了点头:“小陆,咱俩关系不一样,叔我没拿你当外人,没啥跟你说不得的,像你叔这种人,其实就是给那些个真正的大人物当跑腿的。大人物嘛,就得讲究一个身家清白,但总有些见不得光的事儿不是。最近风云突变,叔我的上家怕是要倒了,倾巢之下,岂有完卵?枉我刘三往上爬了一辈子,到最后还真让陈老先生说中了,知不过天命,逃不过走狗,好一个天命,好一个走狗。”
  陆羽直接说道:“叔,不到最后一刻,谁知道鹿死谁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