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6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你要没有骗我,那你就听我的。”苏倾城这次被强吻,罕见地没有恼怒,而是浅笑着看着他。
  陆羽点点头。
  苏倾城继续说道:“这个问题看起来无解,其实也没你想象的那么难。我将来要嫁给谁,现在确实不是我说了算,不过我跟我爸爸有个赌约,只要我能把我的公司做到成功上市,有二十亿的规模,那么我的婚事就完全由我说了算,到时候我嫁给你,苏家上下也无话可说。”
  “我懂了!”陆羽眯着眼睛,“老婆,明天我就去踩点,抢运钞车还是珠宝店你选,咱俩****娘一票!”
  “喂!”
  苏倾城气得,狠狠剜了他一眼。
  “你这个满脑子肌肉的野蛮人,你以为二十亿是靠抢银行能抢到的?哪怕抢到了你也没命花。”
  她轻轻掐了陆羽一下,正色道:“你放心吧,我有思路了,东方集团那笔单子,还是不能放弃,不过李耀东上次被你整惨了,估计现在更难突破了。”

  陆羽没说话,却是听在了心里。
  李耀东么?
  老婆你搞不定,不代表你男人我搞不定。
  两人又不着边际聊了一阵,苏倾城忍不住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美人微倦,看起来分外慵懒迷人,陆羽鼓起勇气,试探性的说道:“老婆,今晚我就在你房间睡好不好?”

  本以为苏倾城会一脚把他踹出去,哪知道苏倾城听了脸颊微红,沉默了好一阵,她说:“可以。”
  低如蚊讷的声音,让陆羽心都漏跳了两拍。
  窗外,有风来。
  桃树轻晃,落英如雨。
  江海市长征医院。
  幽寂的走廊,江依依背靠墙壁,点了一支烟,或许是她气质过于清冷,硬是没有人敢来提醒她不准在医院抽烟,她抽烟的姿势极为好看,眸子虽然清冷,却不会有人认为她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怎么看都有种烟视媚行的况味。

  边上娃娃脸的小姑娘怔怔看着她,魂不守舍。
  江依依看着这个可怜兮兮、满脸泪痕的小姑娘,拍拍她的脑袋:“烟花,是不是有种黑帮电影的即视感?你也别伤心了,天狼跟熊子都没大碍,就是断了腿而已,以他们的体质,床上躺个一两月也就活蹦乱跳了。”
  “依依姐,那个小司机好卑鄙。”女孩说道。
  她姓钟,叫钟烟花。

  她肯定还是不服气的,单论战斗力,那家伙连段天狼都打不过,更别说熊子了,要不是那个神仙一样的女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这家伙绝不可能翻盘。
  “再计较这些也没意思。”江依依冷冷一笑。
  “依依姐,你说天狼哥和熊子能咽下这口气么?”钟烟花问道。
  江依依说道:“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俩儿,能咽下去那就不是他们了,他们部队上的男人,就爱争一口气,不过你也别回去告诉你爹,你爹那个人脾气太暴躁,要是知道有人将他认定的准女婿腿都打瘸了,那这事儿就小不了,从警备区将他的卫队调过来都有可能。再说你还不知道天狼么,他也不是那种挨揍了就会哭着回去找长辈的人。”
  钟烟花听到准女婿三个字,脸颊一红,低声道:“依依姐,天狼哥真的愿意娶我么?”
  江依依笑道:“这我可不知道,不过你还担心你配不上他一个武夫?”
  钟烟花低头不再言语,但显然还有话没有说完。

  “烟花,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已经叫人去查那个女人的身份了,等天狼和熊子伤一好,他们肯定要去找回场子,你放心,依依姐跟你保证,到时候那个女人绝对不会再出手。”江依依冷声道。
  她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一眼就看出陆羽跟那个强大女人的关系,绝没有看起来那么牢不可破,更像是一种不掺杂任何感情、赤裸裸的交易。
  一个即便不是泯然众人也差不了多远的小司机,能拿出几次让那么强大的女人出手的代价?
  现实又不是三流港片,哪有那么多扮猪吃虎的主儿?
  钟烟花转身进了病房。
  江依依掸了掸手中的烟灰,不清不淡地吐了个烟圈。
  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那张乍一看很普通,却越看越有味道的脸庞,脸上笑容是大雪覆没荒原一般的干净和清雅,身材不算高大,看他背景时,却依稀能看到一座山。
  风轻云淡的背后,藏着不可一世的桀骜。

  这可不像是一般人家能养出来的孩子。
  很奇怪的家伙。
  看人的眼神始终像对待猎物。
  似乎是小时候尚且还在世的太爷告诉她的,在长白山脉深处,有种狗叫守山犬。进了山,东北虎、黑瞎子和野山猪都要忌惮它三分。
  江依依摇摇头,不屑道:“狗就是狗,改不了吃-屎的玩意儿。我就不信你真能跟狼和熊斗,何况狼和熊的背后还站着老虎,大老虎,不止一头。”
  她甚至在想,如果能穿着高跟鞋,将那个家伙的脑袋踩在地上,一寸一寸将他的骄傲和自尊全部碾碎,应该会是一件比较好玩的事情。

  在跟陆羽这狗犊子躺倒一张床上半个小时后,苏倾城就后悔了。
  陆羽这个王八蛋,起先倒是说得好,赌咒发誓自己保管不乱来,没你同意我手都不碰你一下,结果真睡到这里,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
  这狗犊子的理由一套一套,说什么不碰手又没说过不准碰胸,碰碰翘-臀好像也没啥哈——
  这狗犊子丧尽天良上下其手,苏倾城一柔弱女子哪里会是对手,抗拒不了也只得任他轻薄,除了最后一关,她所有的矜持和坚守,都在他孜孜不倦的探索中一触即溃。
  他的手很粗糙,上面有一层厚厚的老茧,拂过她如雪一般的肌肤,带起一阵阵的灼热,苏倾城死死咬着牙关,不肯出声,这狗犊子倒是乐在其中,如痴如醉。
  一开始苏倾城娇羞难耐腼腆矜持,很少互动,都是被欺凌被揩油被压榨。
  后头似乎熬不住陆羽孜孜不倦锲而不舍坚韧不拔的调戏,渐入佳境。
  两人缠绵旖旎,耳鬓厮磨,从晚上十点到十二点,若说春-宵一刻值千金,陆羽起码赚了得有一座金山吧,直接从贫下中农变成一暴发户。
  差不多到午夜,两人才相拥着睡去,却不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一个清冷的声音在门外说道:“倾城,你睡了没?”
  苏倾城睡眠浅,一下就醒了,仔细听,吓得不轻。
  是夏晚秋这个女人的声音。
  陆羽还在轻微打呼,她连忙将他鼻子捂着,陆羽睁开眼睛,没好气道:“老婆,你谋杀亲夫呀。”

  “嘘——”
  苏倾城用手指堵住陆羽嘴巴,“你听!”
  “倾城,听你堂姐说今天你们在酒吧打架了,夏姨担心你受伤,过来看看你,只是公司事情太忙了,直到现在才抽出身来。”夏晚秋继续在门外说道。
  陆羽有些蒙圈了。
  这时候,夏晚秋已经扭动门锁,要进来了。
  别墅里又没有外人,苏倾城没有晚上锁门的习惯,就是带着而已。

  “先藏起来!”苏倾城对陆羽说道。
  陆羽却是摇摇头,说道:“藏个屁,有啥见不得人的?”
  他穿着裤衩下床,主动将门打开,夏晚秋化着淡妆,眉宇间隐有倦色,盯着他眼神无比诧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