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我该怎么办?怎么办?用软办法?爸爸现在心硬如铁,他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用硬办法?怎么算是硬办法?逃跑还是寻死觅活?哎,不能呀,那样他会收拾天齐的。
  “我该怎么办?妈妈,你告诉我呀。”宁俊琦抚摸着手中的长命锁,无声的哭泣着。没有回音,妈妈也给不了自己答案。
  “天齐,是我害了你,对不起,对不起。”宁俊琦发出嘶哑的,只有自己能勉强听到的声音。
  另一间卧室里,李卫民倚靠在床头被子上,脸色非常难看。他手里也拿着一把长命锁,不停的摩挲着,心里默默的念着:孩子,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我心肠太硬,实在是万不得已呀。
  把长命锁放进公文包里,李卫民从床*上下来,轻轻拉开屋门,走了出去。在女儿卧室门口听了听,他蹑手蹑脚的坐到了楼梯口的沙发上。
  女儿都被折磨成那样了,可不能让她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可不能成了那个刽子手。李卫民靠在沙发上,心里默默的想着。
  早上,楚天齐起得稍微晚了一些,吃完早饭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从食堂出来,他向办公楼走去。

  上班的人们陆续到来,有的说话打招呼,有的微微一笑,有的或腼腆或躲避低头走开。
  休息这几天,经过思考,楚天齐已经意识到,自己不是一把手了,必须要适应人们的态度,必须要重新定位自己的位置。因此,对于人们的反应,他也能比较坦然的面对了。
  “楚主任,早啊。”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不用扭头,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全开发区就这么一个说话嗲的女人。楚天齐并没有站住,而是继续前行着,随便回了一句“早”。

  “哎哟,楚主任,怎么这么官僚呀?”女人快步追上来,故意高声嚷着,“双料主任就牛吗?书记县长也不会像你这样。”
  女人香水味不时飘进鼻孔,楚天齐知道,女人已经离的很近了。总不能跑步前进吧,他只好收住脚步,停了下来。
  刚一回头,女人已经站在面前。看对方前倾的身子,似乎要倒过来似的,楚天齐忙又后退了一步。他不禁眉头微皱,说道:“任芳芳,有事吗?”
  “咯咯咯。”任芳芳笑的花枝乱颤,“主任,这话问的,一个单位同事,非得有事才说话吗?那不是太见外了?”
  “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说着,楚天齐又要迈动脚步。
  “主任,你这确实够官僚的,总得等人把话说完吧。刚才为了追你,我这气还没喘顺呢。”说着,任芳芳还夸张的把手抚在胸口,在上面摩挲着,同时还向楚天齐挤着眼睛,“我要向你汇报工作。”
  “我已经退居幕后了,向主持工作的王主任汇报吧。”楚天齐不耐烦的说。
  “向王主任汇报?王主任,王主任,你正好来了。”任芳芳大声乍呼着。
  楚天齐抬头望去,果然王文祥正走了过来。
  王文祥不明就里,走上前来。和楚天齐打过招呼后,他看着任芳芳道:“什么事?”

  任芳芳一笑:“楚主任说,单位都归你管了,是不是,王副主任?”
  “这……”王文祥一时语塞,看向楚天齐。
  这个女人竟然把自己的话歪着说,就好像自己闹情绪似的,这不是故意给自己和王文祥中间栽刺吗?栽刺倒不怕,又不是没和王文祥斗过。但是被个女人耍了,那样也太不值了。
  楚天齐微微一笑,对着王文祥道:“老王,任股长说是要向我汇报工作,我说现在是你主持,让她向你汇报。现在正好你到了,我走了。”
  任芳芳却接了茬:“楚主任,官大一级压死人,你这是怎么说怎么有理呀。你是主任,我是股长,你在上,我在下,你这是要拼命压死我呀。”
  真他妈破烂货,说的这叫什么话?楚天齐心中狠狠骂道。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女人和自己有过节,和王文祥应该也不睦了,这是要来一石二鸟呢。也不知道这女人有了什么依仗,竟然如此张狂。她简直就是臭屎,谁沾上都是一身臭味。想到这里,他二话不说,向楼里走去。
  “楚主任,别走呀,等我去汇报工作。”任芳芳浪声浪气的说完,也走进了楼房。
  王文祥脸色很不好看,他当然也看明白了,这女人在调理自己和楚天齐呢。本来是自己相好的,把自己踹了不说,还来奚落自己,他焉能不气?只是这女人话里话外透着有恃无恐,王文祥也只能暗气暗憋。他见身后很多人笑咪*咪看着自己,顿时火起,把火都发到了这些人身上:“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上班去。”
  众人闻言,都散去了。

  王文祥也气呼呼的进了楼里。
  楚天齐快步走进办公室,关上了房门。还在门后听了听,确认那个女人没跟来,才坐到了椅子上。说实话,他还真有点怕那个女人,因为那个女人脸皮太厚了,自己可不想和她多接触,更不想被传出什么不好听的。
  刚吸完一支烟,正准备弄方案,却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楚天齐心中一凛:莫非那个女人跟来了?
  “楚主任在吗?”门外响起一个男人声音。

  听到不是任芳芳,楚天齐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长叹一声。他知道,来的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但还是说了一声:“在”。
  屋门打开,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前面走着县委常委、丨党丨委办主任庄浩仁,后面跟着组织工作总结小组副组长刘大智。这两个人都是柯兴旺的红人,前几天就来过,想来今天肯定也没什么好事。
  果然,二人刚坐下,刘大智就说:“楚天齐同志,上次找你的事,你想起来没有,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一听“交待”二字,楚天齐就非常恼火,便没好气的说:“刘大智,你是不是吃饱撑的?是不是想挨揍?”
  刘大智看向庄浩仁:“庄主任,看到了吧。就这态度,不坦白不说,还想行凶。前几天在政府大院,他就是这样,不但不承认自己错误,反过来诬蔑我,还要伸手打人。”
  真他妈无耻,正话反说。楚天齐懒的和刘大智磨牙,便不再言声。
  “楚天齐同志,我们今天过来,还是希望你能正确面对群众呼声,能够坦诚说明问题。消极对抗是不明智的,明月张胆恫吓更是错误的。”庄浩仁打起了官腔,“你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不要因为一点事情,毁了你自己的大好前程。你不但要想想你,还要想想你的家人、亲友,更要想想组织对你的培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