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6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07 21:08:00
  ———————更新线———————
  我两脚分落,踩在叔父的脚底板上,叔父用力斜着往上蹬着,我又提了一口气,身子登时如离弦之箭飞出陷坑而去。
  人在半空中时,我瞧见班猛、班纵、班烈都已经跌入陷坑中,刀剑穿胸入肺而出,三人无不呕血,但他们都把腿蹬得笔直,竟然在临死之前,合力把班火正给蹬出了坑外!

  那痴水局的六娘、七娘、十三娘也几乎一模一样,不顾自己被刀剑所穿,全都伸直了胳膊,合力将顾水娘抛出了陷坑外!
  我只感觉一阵惊心动魄,明知他们曾经万恶不赦,可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们都是义薄云天、铁骨铮铮的人,可惜,走错了路,只落得如此下场。
  叔父从陷坑中跳将出来,我们落在旁侧实地上,慌忙去看别的人,只见陈汉礼、老爹、陈汉隆、陈汉杰竟然都跳了出来。
  我和叔父又惊又喜,老爹等人瞧见我和叔父没事,也都欢喜。
  日期:2017-02-07 21:08:00
  班火正和顾水娘都趴在陷坑边缘,我们也都近前了去看,只见严介夕、张宝梁、张宝檩、班猛、班烈、班纵、六娘、七娘、十三娘全都睁大了眼睛,惨死在陷坑中,那上方的土簌簌的落,片刻间,便将众人的尸体全都掩埋,也把陷坑填平了。

  “六妹!”顾水娘大哭道:“七妹、十三妹!是我害了你们!呜呜……”
  班火正也双眼垂泪,叹息不已。
  老爹也敛容说道:“班猛、班烈、班纵、六娘、七娘、十三娘如此忠义,真令人佩服!”
  陈汉杰也说:“邪教能出这样的人,真是意想不到,意想不到……”
  叔父没有瞧见发生了什么情况,问起来,我对他说了,他也讶异不已,又问严介夕、张宝檩、张宝梁是怎么死的,老爹说道:“是我把严介夕踩在脚下,蹬了他一脚,借力拉着汉礼上来的。”
  陈汉隆道:“我和汉杰踩了张家兄弟,借力上来的。如果不是族长有先见之明,让咱们这样列成一排走,这一次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
  我听见严介夕等三人是这样惨死的,心中突然起了个念头:“原来不管是正道的,还是邪派的,想要活着,总得是踩着别人的尸体上去。”
  想到这里,我身上骤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森森冷意从脚底下冒出来,我暗忖道:“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仇杀?人人都和睦相处,其乐融融,难道不好吗?”想了一遍,我自己也知道这念头实在可笑,也深感绝难实现,人都为自己想,总爱嫉妒,总爱恼恨,绝不理解,绝不信任,动辄出口伤人,时时出手伤人,又怎能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日期:2017-02-07 21:09:00
  我满腹惆怅,不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陈汉杰问道:“二哥,你和弘道是怎么上来的?”
  我嗟叹道:“如果不是大蹬了我一把,我肯定要死在陷坑里了。”
  叔父道:“是你把软甲给我穿了,不然我哪有命救你?”
  陈汉杰道:“你们叔侄连心,就别……”
  陈汉杰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忽然瞥见远处的小岔道口处,蹿出来一道人影,正急匆匆的旁边另一条小岔道里掠去,我怔了怔,连忙喝道:“是巩长治!”
  喝声中,我纵身便追!
  我并不认得巩长治,但是料想此时此刻,也只有他会在附近。

  刚追出去,班火正便在后面喊道:“是巩长治!”
  我便追的更急了。
  我恼怒巩长治设下这样恶毒的机关,所以拼尽全力也要抓住他!
  “这赖种!”叔父也立时叫骂着追了上来。
  老爹在后面叫道:“穷寇莫追!”

  我和叔父一前一后,拼尽全力,眨眼间便是几个起落,都已经追得近了,猛然听见老爹这一声喊,我稍稍清醒,心中一凛,暗想自己鲁莽了。
  只见那巩长治扭过头来,朝着我和叔父嘿然一笑,我便预感到一丝不妙,眼瞧着巩长治伸脚向着地上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上踢了过去,“轰”一声响,半空中落下一道巨大的石闸来,正从我和叔父之间砸下!
  刹那间,我和叔父便彼此不见。
  日期:2017-02-07 21:10:00

  我惊怒交加,落地的瞬间,便想跳起来,朝巩长治抓去,不料,脚下又是一空,一方陷坑显露出来,我无处借力,提气已尽,直挺挺的往下坠去。
  我心如死灰,暗想:“完了!这次没有叔父再来救我了。”
  下坠之时,我低头往下看去,只见陷坑底全是钉板,钢钉都有尺余长,直刺向上,这样跌落上去,必定是血肉模糊。
  耳听得巩长治在陷坑之上“哈哈”大笑,我心有不甘,暗思自己一身本领,竟然就此葬身于机关陷阱中吗?
  纵然要死,也须做些什么。
  我袖手一枚飞钉打将出去,径直奔向巩长治笑声传来的地方,只听“啊”的一声惨叫,笑声戛然而止,就此再无声息,也不知道巩长治是死是活。

  眼看就要砸落钉板之上,忽然轰隆隆一声响,那钉板竟然往下沉去,一层石板缓缓覆盖上来,我大喜过望,就地一个滚翻,然后在石板上站起,死里逃生,已是满头大汗,我仰面看去,只见上面已经封闭,也是一层石板,巩长治不知去向。
  我心中暗思:“刚才可能是我那一飞钉击中了他,让他无意中触碰到了什么机关,所以钉板才会落下,石板覆盖上来。”
  想到这里,我便知道自己还在危险之中,此地不可久留,否则,巩长治再翻转机关,我仍然要倒霉。
  日期:2017-02-07 21:12:00
  一路奔去,我再没有遇见任何人,魔宫的人没有遇上,老爹、叔父他们也不知道在哪里。
  但是我想,老爹、叔父他们既然在一起,以老爹的沉稳睿智,再加上叔父的本事,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吧?
  我也不敢停歇,只是奔走。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更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我的喉咙里渐渐干涸,渴的厉害,身上没有了水,异常难受,脚下的路却越来越宽阔,而且我能感觉得到它是斜向上的,似乎我走在了一条绵延很长的缓坡上,越走,我越觉得空气清新,且隐隐能嗅到些花草的味道,我心中暗想:“难道是要走出地上了吗?”
  忽然,我瞥见远处有淡淡的烟雾蒸腾,又听见涓涓流水声传来,不由得精神一震,展开身法,迅速奔了过去。

  很快,我便瞧见了一条七八尺宽的小溪在悄然流淌。
  那溪水十分的清冽,可以望见水底,有细细的沙子和圆圆的石头,还有小鱼。
  雾气,便是从溪水中蒸腾起来的。
  我顺着溪水两岸望去,只见一里开外的地方,耸立着两间屋子。
  我暗忖道:“那必定是魔宫的人居住的屋子了。”
  许久没有见到人,我的心绪已经莫名的焦躁起来,所以,骤然看见房屋,我心中欢喜,即便是遇到魔宫的人,也是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