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562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不见真龙,自然也就无法分金定穴,找到这个中的关键,所以我只能按捺着性子跟着走,鬼婆婆的腿脚不错,一根拐杖两条老腿,比我这年轻的根骨强的多,入山如履平地,如果不是知道她是个鬼的话,恐怕我都要以为她是个湘西赶尸人了,没练过“过桥功”,哪里能有这等的腿脚和本事,

  总归,这一路走下来,差点没给我的腿走断了,一口气没歇着,从早上五点多走到了傍晚四五点钟,最后跟着鬼婆婆钻进了一处密林,
  这时候,鬼婆婆才终于停下了步子,扭头看了我们这些人一眼,最后定格在了云中子的身上,缓缓道:“穿过这片林子就是蟒河了,那座过河的桥就在蟒河上头,你们把该做的准备都做好吧,要不然一出林子就得摊上事情,”
  她这一说,我们几个当时就耐下性子侧耳听了听,别说,如果仔细听的话,还真能听到水声,
  那流水声夹杂着林间的阴风呼啸声里,听的不太真切,估计流势不是特别急,
  云中子不含糊,当下就从自己包袱里取出了一个不是特别大的玉盒,

  我一瞧那玉盒,当时就知道这应该是个有些年份的宝贝了,青白玉,看起来特别温润,包浆和沁色看起来也柔和,明显不是在土里埋过的,是一代代传下来的物件儿,不经死人手,全是活人拿捏把玩出来的,比我这百辟刀刀柄上的青白玉保存的好多了,全是钱啊,估摸着真拿出去的卖,恐怕一个亿都止不住,现在像这种先古玉太少了,
  云中子却压根儿没拿那盒子当宝贝,“啪”的一下就打开了,动作随意,能看得出来他是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的,倒是对盒子里的东西比较在乎,眼睛一直都紧紧的盯着,一直等他把打开的玉盒全都敞开了,我才瞧见了里面的东西,
  没什么特别的,看不出什么名堂,就跟枯了的青草差不多,约莫有个二三十根,估计是当初一把拽下来的,现今已经全干了,
  我知道,这应该就是那所谓的黄泉草了,
  云中子却面色凝滞,缓缓从盒子里面拿出了一根枯草,沉声道:“诸位,此物入体,痛苦难忍,犹如万箭穿心、千刀万剐之刑,诸位可得挺住了,说实话,如果不是咱们几个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我还真不愿意拿出这东西来给人服用,因为有一定的危险,如果撑不住,会活活把人疼死的,”

  “都已经到了这地步了,云前辈就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
  曹小七站出来笑了笑说道:“大家伙也都是刀口上舔过血的人,都知道活命是要紧的,别的苦,能忍,如果不放心的话,我先来,“
  说到这里,曹小七还看了我一眼,倒是没有什么出格神色,但仅仅这一眼就够了,
  这难道还不是挑衅,
  摆明了就是在说,我曹小七敢上,你葛天中敢不敢,
  我敢,
  草,老子都是剩下半年命的人了,死都不怕,还怕这个,
  所以,曹小七刚刚凑到云中子身边拿过一株黄泉草的时候,我也凑了上去,动作一点都不比他慢,眉头都不眨一下的直接将黄泉草塞进了嘴里,

  这不是意气之争,是两个家族之争,
  争在哪里,
  争在了一口气,勇气,勇往无前,无所畏惧之气,
  这人活着,活的可不就是这么一口气么,

  曹家犯我在先,如今人家曹家的继承人能眉头都不眨的去面对痛苦,可是我这个葛家的家主却不敢,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我活该被人家欺负,一个连争的勇气都没有的人,不配享受胜利,
  两家之争,争在了微妙之处,争在了气势之上,
  我不以气势压人,但是谁他娘的也甭想压我,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曹小七第一次主动挑衅我,挺会挑时候的,好死不死的挑在了这个节骨眼儿上,眼光也挺歹毒,
  和曹小七这个曹家最杰出的年轻人交手我可不想输,所以,这一步,我是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皮上,黄泉草一入口,当时一股子阴嗖嗖的气息开始在嘴里弥漫了开来,而且寒气是越来越重,真要说起来,恐怕都不足五秒钟,我的舌头就没感觉了,冻得就跟冷冻猪肉似得,硬邦邦的,
  这黄泉草果然霸道啊,
  百闻不如一试,虽然云中子已经强调了很多次了,但这一入口,我还是被吓了一大跳,心说这么重的阴气,进了肚子里面能好么,不死人就不错了,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法退让,我心一横,哼哧哼哧两口把黄泉草嚼的细碎,因为舌头已经被冻僵了,嚼的时候舌头没能躲开,直接就被咬破了,一时间,嘴里头血腥味弥漫,还混淆着一股微微发苦的草味,绝对说不上美味,我也不想多品尝,连带着黄泉草的碎沫和嘴里的血水、口水,一股脑儿的全吞进了肚子里,

  知道在零下四五十度的天气里,浑身被一盆冷水一下子浇透是个什么滋味儿吗,
  整个人当时就得被冻成了冰棒子,
  我现在就是这种滋味儿,黄泉草一进肚子里,当时一股子极寒的气息就开始在我体内弥漫开来,不出三秒,我身子就没法动了,太霸道了,而且,在这股极度阴寒的冷气的刺激下,肚子里的肠子忽然受了冷气当时就拧在了一起,那叫一个疼啊,就像是断肠一样,抽的我只想拉屎,没招,牙疼鬼捏的,肚疼屎别的,只要是个人,肚子疼的厉害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拉屎,当然,女人除外,女人也有可能是第一反应想喝红糖水,抱暖手宝,因为痛的是经,和拉屎没什么关系,而我这个时候,是肚疼想拉屎,偏偏拉不出来,只能硬着头皮疼的那种感觉,绝对说不上美妙,

  不光如此,五脏六腑也全都隐隐发疼,就像是有一根根针在扎一样,
  总归,我这一辈子没少遭罪,但却从来没这么遭罪,这哪里是云中子说的千刀万剐、万箭穿心啊,比那个痛苦多了,最起码那个痛苦,过一会儿也就眼睛一闭嗝屁了,剩下一去尸体你爱咋折腾咋折腾去,反正和老子没关系了,而这,是你疼都疼不过去的那种,一眼都看不到希望,只剩下捱不过去的绝望,
  日期:2016-10-25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