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7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根本就不管农业局副局长在他耳边说的些啥了,三步跨做两步走到了中巴车跟前。
  他没先跟路亚楠打招呼,因为他如果冒昧的上去跟美女说话,显得有些不成熟,而且对阳南县的领导也是最大的不尊重,他要让路亚楠先发现自己,这样他就有话说了。
  省市县三级农业部门的领导都在周围站着,路亚楠听了听领导的介绍,对阳南县的工作成果做出了肯定。
  张文定一直站在一旁,因为随从的人多,所以没人注意这个陌生人在这里干啥,但张文定是有意靠近路亚楠的,这个机会他不能错过,这次来偶遇路亚楠也算是上天对自己的眷顾了,这个大美女虽说只是个副司长,但她如果帮自己说句话,那可是一劳永逸的事。

  路亚楠终于转身了,张文定找准了机会,给了她一个别样的眼神,这个眼神被路亚楠抓了个正着。
  说实话,当初路亚楠跟张文定一起吃饭的时候就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很深刻了,他幽默,善于跟人交流,特别是女人,张文定最大的优点不只是能见一次面就能记住别人,而是见一次面就能让别人记住。
  当然了,上面这些都比较扯淡,真正能让人记住的,还是因为他张文定一个草根的身份,却娶了武玲当老婆,这让武玲的朋友想不记得他都难。
  路亚楠明显的认出了他,冲着张文定喊了一句:“张文定?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路亚楠的一句话,让所有的目光瞬间都聚集到了张文定的身上。
  这个刚才还不被人注意的县长,被路亚楠直呼出大名以后,瞬间成了众人的焦点。在场的领导纷纷交头接耳,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竟然跟农业部的领导认识。

  张文定也不负重望,并没有显出一点点的紧张,往前迈了一步,伸出手,笑着对路亚楠道:“路司长,真是巧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
  路亚楠伸出手跟张文定握在了一起,笑着道:“文定,真是你啊,刚才我还以为看错人了。”
  从张文定变成文定,这个称呼的变化瞬间把两个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在场的领导们都有些疑惑了,这是怎么回事啊?难不成路司长在阳南县还有熟人?没听说过啊,这要是偶遇,也太巧了吧。

  手下人可不是吃干饭的,特别是昨天刚刚接待完张文定的那位副县长,赶紧在县长耳朵边上把张文定的身份进行了汇报,县长接着给县委书记汇报,然后给副市长,再到省府和省厅下来的领导,一圈汇报下来,张文定刚刚松开路亚楠的手。
  路亚楠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周围的领导,问张文定道:“玲玲最近怎么样啊?她也不想我,看来是看孩子看迷了吧。”
  张文定一笑,道:“谁说不想你啊,我只要一给她打电话,她就念叨你,让我邀请你到南鹏,可我知道你忙啊,一直也不敢打扰你。”
  路亚楠笑着道:“不愧是当了县长啊,嘴巴就是甜,你说这些谁信呐?”

  这二人似乎浑然不注意这时原场合,竟然聊起了家常。可实际上,他们不可能不注意场合的,这么说话,也仅仅只是路亚楠看出了张文定到这儿似乎有些不顺,想多帮张文定撑撑腰而已。
  现在,见到和路亚楠把关系摆出来了,张文定也就用目光扫了扫身边这些人。
  路亚楠明白了张文定的意思,笑着对周围的人道:“我给各位领导介绍一下啊,这位是我的老朋友,石盘省燃翼县的县长张文定同志。”
  这个介绍,介绍得很含糊,但确确实实地算是帮了张文定一个大忙了。
  毕竟,以路亚楠的身份,部里的实职副司局级身份,跟省厅的副厅长一样,但实际上,人家是部里的人,全国那么多省份和地市要求着她办事呢,一向都是眼高于顶的,比省厅的副厅强多了——没见她下来,省农业厅的一把手都陪着一起来了吗?
  大家都身在官场,谁还不知道跑部钱进的难度吗?像发改委啊交通部啊财政部这些大部,一般的副省级领导去了,面对部里的副厅都要恭敬得不得了!
  农业部虽说不像那几个部那么强悍,但路亚楠一个副司长,对上级别比她高的市长,那都是高高在上的——级别并不完全等于地位嘛。
  而路亚楠从到了县里来之后,虽然经常面带微笑,但那种淡淡的优越感,真的是个人就感受得出来,也就对着省里的领导,她稍稍收敛了一下,对于市里的领导,她真的傲得可以。
  当然了,别人也想得到,她的年龄不算大,却已经是副厅的级别了,其身份背景可想而知,必然是相当强悍的。

  然而,就这么一个本身傲然,背景强悍的人,面对张文定这么一个正处级,居然是平等交往,而且还郑重地说是老朋友,这就很能够令人联想了——这个张文定,想必背景也不简单啊!
  这么一想,阳南县的人再看张文定的时候,目光就不一样了。
  阳南县委书记赶紧上前一步,握住张文定的手,笑着道:“张县长,真是不好意思,这两天一直在市里开会,招待不周呀。”
  这种话,听着似乎是在解释什么,但张文定明白,人家肯定不是怕他的背景,而是想对路亚楠卖个好——你路司长刚说和张文定是老朋友,那我们县里就帮你撑面子嘛。
  正要是对他张文定的身份有什么忌惮的话,对方省里市里都有领导在场,怎么也轮不到县委一号第一个跳出来嘛。
  知道对方的心思,张文定也没在意,只是笑着说道:“您太客气了,我就是来学习学习贵县的先进经验,县里的安排,我和同志们都非常感谢。”

  路亚楠刚才就在怀疑着张文定来阳南县的目的,所以才那么说,现在听到他亲口承认了,便顺水做了个人情,道:“文定啊,你是来学习的啊,好啊,你来的正好,就跟我们一起走走看看吧。阳南县可是你们学习的榜样,中药种植方面,阳南县是全国首屈一指的,跟阳南县取取经,你算是找对地方了,肯定能够取得真经啊。”
  张文定笑着点了点头,道:“路司长说得是,这次我就是当学生来的。”
  路亚楠就转头对阳南县的众人说道:“文定可是我的朋友,阳南县有什么秘诀、有什么捷径,大家可不要藏着掖着啊。一枝独放……它不是春呐!”
  部里来人到县里视察,说话真的不需要太顾忌。
  刚才跟张文定说话的阳南一哥当即笑着点头,很响亮的回答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燃翼说起来跟我们阳南县还有点历史上的渊源呢,共同发展,共同致富不也是我们国家的号召么?路司长您尽管放心,只要张县长有需要,我们阳南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