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3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洗完餐具的时候,正好李卫民已经看完了中央台和省台的新闻,正微笑的看着迎面走来的女儿。
  坐到沙发上,宁俊琦挨着爸爸坐下,扭头盯着他。
  李卫民一伸手,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纸,递到女儿面前:“琦琦,看看这个。”
  看到纸上内容,宁俊琦脸色一变:“省委党校培训?爸爸,这就是你说的好事?”
  “一会儿还有好事。”李卫民说道,“这个培训班,是处级干部提升班,是临时加开的,名额有限,很不容易才给你弄上。是……”

  “爸,你还是告诉我吧,究竟是什么好事?”宁俊琦打断了对方。
  “琦琦,怎么这么没规矩,我总得一件一件的说吧。”李卫民轻斥了一声,接着说,“能参加这个班的,都是即将被升职或是刚刚升职的优秀年轻干部。你在学习后,马上调任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
  “这就是你说的好事?”宁俊琦反问,眼中已经充满了泪花。
  李卫民的语气忽然严厉了好多:“从乡下调到市里,级别从正科升成副处,这还不是好事?做为仕途中人,还有什么事比升迁更好?”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宁俊琦缓缓的摇着头,“你故意以‘好事’二字让我回来,其实就是一个幌子,就是让我离开乡里,让我离开玉赤县,从而达到拆散我们的目的。升迁对于大部分政客来说,的确是好事,可我不是冷血无情的政客。除了工作外,我还有感情,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孩,还是一个花季少女。”
  “你……”停顿一下,李卫民的语气软了下来,“琦琦,你总不能一辈子待在乡下吧。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得为你未来的家庭,为你未来的孩子想想吧。”
  “为孩子想想?也让我的孩子听我的安排?也让我去棒打鸳鸯?”宁俊琦站了起来,凄惨的一笑,“不用把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其实你就是瞧不起乡下人,就是嫌他来自农村,这就是你拆散我们的真正理由吧?那我请问李大书记,你不也是农村人吗,我爷爷奶奶不也是农民吗?”
  “不要无理取闹。”李卫民大声喝斥道,“正因为我来自农村,深知农村的艰辛,才不愿意让你再受那样的苦,让你的孩子也跟着吃苦。”
  “你终于承认了,终于承认了。”宁俊琦哭诉着,“那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那里的面貌呀,可以让那里的生活更富足,像城里一样富足呀。”
  李卫民沉声道:“别说傻话了,抛开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更现实一点吧。你以为一个人的能量有多大?那太渺小了。一个人要做成事,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想为农村做事,想改变那里的面貌有好多种办法。我现在也为改变农村现状做着好多工作,只不过我是为全市广大农民,而不是你说的狭隘的一村一镇。同样,你到了新的岗位,多选拔一些优秀人才投身农村建设,也是在为农村做贡献,可能要比一个乡丨党丨委书记对整个农村的贡献更大。”

  “大道理我讲不过你,我只是一个小公务员,而您是谁呀?您是宦海沉浮多年的李大书记呀。您能随意调整我的工作,这是您大书记的权利,但我也有选择不接受的自由。”宁俊琦冷笑一声,“李大书记,怕是您已经有乘龙快婿的人选了吧,是哪个部长公子,还是哪个省长少爷?”
  李卫民苦笑着:“琦琦,说话不要这么偏激,爸爸是那样势利的人吗?”
  “在事实面前,任何狡辩都是苍白的。”宁俊琦恨恨的说,“李大书记,我不去参加那个培训,我也不去做什么处长,我还回乡里上班。如果某些人硬要阻止的话,我宁可不要工作。还有,我不会和他分开,永远不会。”说完,她快步向楼上跑过。
  “宁俊琦,站住。”李卫民气的脸色煞白,厉声喝道。
  宁俊琦根本不管这一套,理都没理,快步跑进了卧室。
  李卫民脸色急剧变化,喘了几口粗气后,拿起公文包,也上了二楼。
  女儿卧室里传出的哭声,让李卫民心碎,但他还是敲了敲屋门,厉声道:“琦琦,你听说,听我说。”
  卧室里的哭声不小反大,变成了号啕大哭。

  “琦琦,我有话说,你要是不听的话,可别后悔。”李卫民的声音很冷,“别后悔我对他不利。”
  哭声戛然而止,变成了阵阵抽泣,显然宁俊琦听到了爸爸的话。
  李卫民暗自嘘了口气,沉声道:“如果你不听我的安排,或是做出什么不应该的事,我就找他的麻烦。如果你们没有一刀两断,我还找他的麻烦。就他那性格,让他犯点错误,直接削职为民,是很容易的。如果你们要是实在过火的话,他还会接受更严厉的惩罚。”
  “你,你太狠了。”宁俊琦声音传了出来。
  李卫民哼了一声:“你想怎么认为,随意,但我可不是吓唬你。我是为你好,也是为他好。你就愿意跟着他,一辈子当个农民?就是你愿意的话,他能行吗?他可是好不容易跳出的农门,他的肩上可是扛着全家幸福和希望的。”说到这里,他语气一软,“只要你完全听我的安排,我甚至可以在不违反政策的情况下,适当帮他一把。好好想想吧。”说完,他走开了。
  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传了出来:“你好狠呀,妈……”

  今天一整天,楚天齐都在弄评定验收准备方案,还有就是“股”升“局”报告。这两份资料本来都是他亲自弄的,现在也只需要进行一个审核,对个别细节再推敲一下,可他却弄的非常吃力。原因是他总是不能集中精神,总在想着宁俊琦的事,思想老是溜号。
  吃完晚饭后,楚天齐又趴到电脑上,审看那些文字。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他才在键盘上敲击了几十个文字。
  手指从电脑键盘上拿开,楚天齐向椅背上一靠,伸了个大懒腰。然后点燃一支香烟,抽了起来,脑海中再次出现“宁俊琦”三个字。
  当早上得知宁俊琦离开乡里后,楚天齐就判断,她一定是回了省里,一定是和她父亲见面。至于是李卫民找的她,还是她找的李卫民,不得而知,但肯定是回了省里。因为他们的父女关系一直保密,所以不可能在市里见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