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沉声道:“我不是废材,更加不是废物。一个人强大与否,不一定就非得建立在他能不能打上面。”
  叶青竹冷声道:“那是你觉得,我现在抬手就能杀了你,而你无可奈何,我说你是废材,你就是。”

  陆羽无奈道:“大姐,你非要这么说那就没意思了,你这就是在耍流氓。”
  “你……”
  叶青竹俏脸微红。
  她没想到陆羽胆子这么大,连她都敢言语调戏。
  “其实你说的不错,我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我也不会去幻想征服像你这么强大的女人会有什么特别成就感,会不会让我天天高-潮,我又不是二傻子。我同意你的要求,说吧,我有什么好处?”陆羽直接问道。
  有婚书,他不一定就能上这娘们儿的床,没婚书,他也不一定就真上不了。

  这个选择对他这种不把所谓的面子放在第一位的狗犊子来说,其实不难。
  “你倒是不难为情。”叶青竹不屑道。
  陆羽正色道:“不难为情,我除了老二不小哪里都小,你直接那我当一小人就成。”
  叶青竹没再跟他废话,直接抛给他三根针。
  不是普通的绣花针,而是合金打造的钢针,一根大概有十五公分那么长,看起来倒像是一种特别的武器。
  陆羽有些疑惑。
  叶青竹解释道:“这三根针给你,你以后可以找我帮你办三件事,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什么事情都行。”
  陆羽接过,小眼睛顿时眯起。
  猥琐了。
  叶青竹冷笑道:“那种事情……当然不行。你要是敢提,我就杀了你。”
  俏脸含霜,毒蛇吐信。
  “我什么都没说……”陆羽满脸无辜。
  叶青竹没答话,脸色更冷。
  “行,我接受。”陆羽点点头。
  叶青竹转身就走。
  “等等。”陆羽突然道。
  叶青竹回过头来,眉眼愈发冷艳。

  “我没怎么见你笑过,我觉得你这张脸如果笑起来,绝对是小爷这辈子见过最美的一张女人脸,你能给我笑一个么?我说的是这种笑。”
  陆羽笑给叶青竹看,露出两排大白牙,比傻狍子还傻,比猪还诚恳。
  “你是不是嫌自己的命太长?”叶青竹冷声道。
  “我给你一根针。”陆羽直接说。
  叶青竹表情很错愕。
  “你知不知道我叶青竹的一根针值多少?”叶青竹表情明显有些诧异。
  他真傻还是假傻。
  一份婚书换来的三根针,如此草率就用掉了一根?

  陆羽浅笑道:“不知道,我也没兴趣知道,我虽然是个小人,却是个很文艺的小人,就不能矫情一次?我觉得有生之年能看到一张让我永世不忘的女人笑脸,少活十年都值,何况是一根针?”
  叶青竹表情有些错愕地接过这枚刚刚送出去的钢针。
  像他这么笑?
  他说的是发自内心的开怀大笑吧。
  师父死了之后,她这么笑过么?
  答案是没有。

  整整三年,她都没怎么笑过。
  更何况是这种笑。
  似乎,她已经忘记了应该怎么笑。
  咧了咧嘴,唇角微翘,很尴尬的样子。
  “大姐,麻烦你有点敬业精神,好歹我也是拿一根针换的。”陆羽无奈道。

  “你……你先闭上眼睛。”叶青竹说,脸颊微红。
  陆羽闭上。
  大概过去了十几秒。
  “好了,睁开吧。”叶青竹悠悠地说。
  陆羽睁开了眼睛,然后世界万物都不复存在。
  大地回暖,最后一抹寒冰融化。
  晴日破晓,第一朵鲜花盛开。
  动人心魄。
  原来世间真有如此动人笑容,只一眼,就能定格住一段时光。
  陆羽终于了然。
  为什么当年周幽王为了褒姒会点燃三千里烽火,戏耍天下诸侯只为美人一笑。
  为什么当年唐玄宗为了杨贵妃会从此君王不早朝,葬送了盛唐也甘之如饴。
  这世上,真有一种女人,能称为祸水。

  陆羽看得差点口水都掉下来。
  “看够了么?”
  叶青竹眼眸一冷,收敛了笑容。
  陆羽嘿嘿咧嘴,傻笑。
  影帝嘛,这时候不用演技什么时候用。
  “你其实是个很不一样的小人。”叶青竹说,然后转身就走。
  有句话她没说出口。
  小人其实没什么不好。
  一个小人若是修炼到了极处,那就不叫小人,而是奸雄。

  叶青竹走到门头,有个家伙实在是没忍住,跑上去问道:“那……姑娘,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顾惜朝这个家伙。
  “问。”
  “为什么你只找陆羽说话,而不找我?”顾惜朝说道。

  认识陆羽开始,他已经怀疑了好几次人生,要不然也鼓不起勇气去问这个很像毒蛇的女人。
  他是真想知道,陆羽这王八蛋身上到底有什么他没有发觉的逆天优点。
  那样他就算是输,也能输得甘心服气一点。
  “其实你和他有个共同点,你们的脸都很白。”叶青竹说道。
  这倒是实话,顾惜朝养尊处优,又没刻意晒过,脸白很正常。
  陆羽却是因为体质的原因,怎么晒都不会黑,皮肤还特好,要不在山里饮了三年北地风雪,早变残了。

  顾惜朝洗耳恭听。
  叶青竹继续说道:“不过你就是个小白脸而已,而他……我觉得他有成为白脸曹操的潜质。”
  她说完,留下错愕的顾惜朝,转身就走。
  正在此时,二楼卡座里面突然爆发出极为嘈杂的声音,唐萌萌哭哭啼啼的跑下来,见了陆羽,一把拉着他的胳膊:“小七郎,不好啦,里面打起来了,有个疯女人要划了倾城姐的脸!”
  有个叫黑格尔的家伙曾经说过,存在就是合理。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职业叫“看场子的”,为什么要看场子,因为场子里容易出事。
  譬如像babyface这种夜场。
  酒精刺激,美女挑拨,是个男牲口肾上腺素都容易分泌,那碰撞出点火花出来也挺正常。
  其实不是什么大矛盾,跟着苏玲珑一起来跟唐萌萌庆祝生日的人里面,有个家伙叫李行知,外号知了,刚才停车的时候,跟隔壁桌的两男两女擦出了些火花,本来互相瞪瞪眼也就过去了,哪知道进来了还碰到了,就在隔壁桌。
  李行知这种富二代跋扈惯了,寻思自己这边人多,一挑拨就要去隔壁敬酒,说是敬酒,其实就是挑衅,十多号人过去,全给对面一不显山不露水啃着黄瓜的小胖子干趴下了。
  然后对面两男两女全过来了,说是来而不往非礼也,要回敬,其中一男的点名要苏倾城跟她喝,苏倾城哪里肯,然后就有对面一个婆娘就冷笑,说不喝就划了你的脸。女人嘛,总是见不得比她好看的同类。
  这边还剩下七八个男牲口也不全是怂包,提着酒瓶子上去,胆汁都快被踹出来就飞了回来。
  这次动手的是另一个长得很俊俏的青年,陆羽跟顾惜朝上楼后就正好看到这一幕,陆羽看得皱眉不止。
  打得过才有鬼。
  这个死人妖和小胖子全是练家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