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陆羽这家伙真有什么他没发现的独特气质,对一般女人没用,而只吸引这种完美女神级别的女子?
  他再次开始怀疑人生。
  不过他温良自矜,自诩君子,人姑娘挑明是来找陆羽的,他便把位置让开。

  倒是不怎么羡慕陆羽有这等艳遇,这家伙真跟这女人对上眼了才好,那样的话,倾城不就是他的了?
  顾惜朝不是流氓不是种-马,他是个痴情男子,简称痴-汉。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不请我喝一杯?”
  女人清冷眸子看着陆羽。
  陆羽直接摇摇头。
  顾惜朝张大嘴巴,一脸见鬼表情。
  这家伙注孤生吧!
  这么一天字号大美女,他居然拒绝了?
  然而陆羽还是拒绝了,他的理由很充分:“请你喝酒倒是没什么,但今天不行,出门就跟我老婆说好了,身上每分钱都得花在她身上。我老婆很聪明,哪怕少花了五毛钱她都一定会知道。”
  “你很怕她么?”女人问道。

  陆羽摇摇头:“那倒不是。”
  “那是什么?”女人有些好奇。
  不仅是他,顾惜朝也等着,他也挺好奇。
  “这是爱。”陆羽无比严肃的说。
  “噗——”
  顾惜朝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

  爱你大爷,这孙子太能装了,又矫情又恶心。
  “如果我是这姑娘我肯定转身就走了,陆羽这家伙太不解风情了。”顾惜朝心想。
  “没关系,我请你也是一样!”女人却是浅笑,从皓雪般手腕上解下了一个翡翠青的酒壶,抛给陆羽。
  顾惜朝脸色微白。
  他又猜错了。
  还有没有天理啊。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主动搭讪这野人就罢了,被这野人拒绝了都不生气,还要倒贴请喝酒?
  陆羽接过,没有喝,而是狐疑地看着眼前这个让他感到很恐惧的女人。
  就是那天停车场那位,一巴掌把卡宴拍飞两米的那个风一般的婆娘。

  “不敢喝?”女子有些揶揄地看着他。
  “我喝。反正又不是第一次。”陆羽打开酒塞,喝了一口,同样甜绵微苦的口感,还是竹叶青。
  顾惜朝脸色又变。
  擦,这还不是第一次。
  这是什么样的无耻劲儿。
  “你先一边去吧,我有话跟他讲。”女人回过头来,看着顾惜朝。
  没有说请,语气间没有丝毫客气成分,就只差说“小子我觉得你很碍眼你还是滚一边去吧”那种。

  换别人,顾惜朝早怒了,这次他没怒。
  不敢。
  不知怎么的,这女人就不清不淡看了他一眼,他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就好像,六岁那年,他在草丛中看到的那条五彩斑斓的毒蛇。
  顾惜朝果断撤离。
  陆羽很是疑惑地看着这个女人。
  上次在停车场陆羽就察觉了,这女人看他的眼神有点不一样,就好像她很早就认识自己一样。
  “有人出了一千万,找我买你一条命。”女人冷声说道,丹凤眼微微眯着,隐有杀气。
  陆羽浑身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身体不可抑制地细微颤抖,怕的。
  没办法不怕,这女人真想要他的命,这么近的距离,一百条命都不够死。
  “没吓得尿裤子,还不错。”女人浅笑,眉眼弯弯如新月,笑得风情万种。
  “额……”
  陆羽擦了擦冷汗。
  “想不想知道谁想买你的命?”女人问道。
  “能猜到,这么大手笔,应该是吴天南吧。”陆羽答道。

  他踢爆了吴云的卵蛋,儿子废了老子自然就该出场,只是没想到对面这么狠,直接请了这么一位神仙妞。
  “大姐,别人杀我哪怕打不过怎么的我也要挣扎一下,不过你太厉害了,下手的时候能不能温柔点,我怕疼。”陆羽干笑道。
  “别套我的话了,我真要杀你,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女子冷声道。
  “哈,你早说呀,把我吓得。”陆羽冷汗直冒。
  “能把你的烟灰缸放下了么?”女人突然说。
  陆羽尴尬一笑。
  放下了刚才藏在袖管里的钢化玻璃烟灰缸。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打不过也得挣扎一下不是,刚才这女人神色稍微有点不对,陆羽保管一烟灰缸拍过去再说。
  不过看现在这个架势,这女人应该不是来要他命的。
  女人吐了口气,依旧是冰冷的语气:“在江海,甚至整个长三角,认识我的人都在背后骂我是黑寡妇、竹叶青,不过我再怎么心如蛇蝎,也没有为了一千万就杀掉自己男人的道理。”
  她语气淡然,眼神清冽。

  不用笑,就已经颠倒众生。
  陆羽张大嘴巴,结巴道:“你……你就是……”
  女子淡声说道:“不错,我叫叶青竹,你的未婚妻,或许要加一个之一。”
  她叫叶青竹,倒过来念就是竹叶青。
  青竹蛇儿口,一种惯用来形容恶毒女人的毒蛇。
  陆羽皱着眉头,打量着这个女人。
  太强大了,即便是三年前他武脉没有被自己那爹废掉,这三年再次进步,也不可能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看够了么?”叶青竹冷声说道。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敢用这种眼神看她了,三年前倒是不少,现在嘛,他们绝大多数都被她沉到了黄浦江。
  杀的人多了,也就渐渐不拿人命当回事,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身份太过特殊,她并不介意今晚黄浦江再多一具尸体。
  陆羽连忙收回自己最终定格在她恰到好处挺翘****上面的目光。
  他怕自己有命看,没命摸。
  叶青竹继续说道:“陆羽,当年陈先生对我和我师父都有大恩,虽然最终我师父还是没能逃过那次劫难,死在了那个家伙手里,不过我信守承诺,你要真敢娶我,我就敢嫁。”
  陆羽没有答话。
  他知道这娘们儿话还没说完。
  叶青竹笑了笑:“不过我劝你还是放弃的好,在你打得过我之前,我不会让你上我的床。而你应该不会有打得过我的那天。”
  “刘三爷家桌子上的那道掌印,是你留的?”陆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叶青竹点了点头。
  陆羽哦了一声。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师父。
  叶青竹的师父,想必就是刘三爷口中那个差点儿统一整个东南****的虎人。
  那能杀掉这个虎人的又是谁?
  他空前好奇。

  虽然好奇,但陆羽并不打算直接问叶青竹。
  他有预感,问了叶青竹也不会告诉他。
  好奇心不止能害死猫,还能害死人。
  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总是善变的。
  陆羽可不敢保证这风一般的婆娘不会突然就给自己一掌,这娘们儿卡宴都拍得动,拍他可不比拍一熟透的西瓜轻松。
  叶青竹冷声道:“陆羽,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若是三年前的你,或许真有能打得过我的那一天,不过你也知道,现在你也就是个稍微比废物好一点的废材,你是个聪明人,不应该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陆羽笑道:“看来你对我的调查十分详细。”
  “比你以为的还要详细一些。”
  “其实你说得都对,但有一点是错的。”陆羽正色道。
  “哪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