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6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副书记的形象完全改变了,再也没有了紧紧张张,一切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恢复了以前那种睿智,屈副书记担华领导时间不短,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起起伏伏,看得多了,实事求是的评价,屈副书记头脑不昏,他是分管干部的,很善于处理关系。
  只是这几年他个人的小想法多了许多,这才让他变得阴沉可怕。
  在接受到峰峡县调查的任务以后,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中心人物,涉及的人太多了,还不知道今后有多少说情的,莫树春,白高飞的事情,没有人会说情了,这事情太重大,大家都在回避,
  但是,牵连到莫树春,白高飞两人案子中间的人,会有人为他们说情的。
  屈副书记也不是一个忘乎所以的人,目前的局面他看的很清楚,对于华子建的话,他是一定要听的,他已经感觉到了,华子建一定会在短时间,完全掌控北江市的政局,和华子建共事几个月来,屈副书记感觉,华子建身上有官味,前途远远不会在北江市这狭小的地域。
  所以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屈副书记是不想和华子建撕破脸的,除非事情危及到了自己的安危,那没有办法,只能鱼死破的拼一把。而且屈副书记历来的宗旨便是为官要左右逢源,今后在一起共事的时间还长。就算是下级来说情,屈副书记也会热情接待,大家都是一步一步起来的,要体谅他人的苦楚。
  通告的效果不明显,两天过去了,没有人到宾馆主动交代的,这年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念头深入人心,大家都抱有一丝侥幸心理,也许莫树春,白高飞记不清楚了,也许他们压根就没有说,如果自己去说了,岂不是撞到枪口上去了。
  屈副书记很无奈,自己在峰峡县必须要做点事情出来,不然说不上别人会人为自己处理不力,最后华子建来个走马换将那才更麻烦,但现在的局面是峰峡县的干部不见棺材不掉泪,总是想着蒙混过关,这让屈副书记很头大,
  都到了这步境地了,他们也不想想,市纪委是那么轻易就到北江市来的吗,通告就那么轻易在电视台播报吗,到了第三天,屈副书记忍不住了,他不能在等待,更不能落下一个让华子建换下自己的机会。
  调查正式开始,峰峡县宾馆暂时不对外营业了,首先是峰峡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依次被通知到宾馆,这些人,直接由市纪委的干部问话,场面是很严厉的,往往是屈副书记先和被审查对象见面,简单说几句话,不超过5分钟,接着,审查对象被带到其他房间,那里的气氛严肃,一天时间下来,有交代的,有部分交代的,有和莫树春,白高飞交代不一致的,还有矢口否认的,不过,事情的发展,由不得这些人否认了。

  鉴于情况的复杂,屈副书记不得不给华子建请示,他自己也觉得,目前,不能使用峰峡县纪委的干部,还是抽调市纪委的干部参加调查,华子建表示同意,于是,超过50名市纪委干部进驻峰峡县,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了。
  首先崩溃的,还是峰峡县的领导班子成员,他们看见了事态的严重,在屈副书记面前捶胸顿足、痛哭流涕,请求得到组织上的原谅,接着,被请到宾馆的干部逐渐多起来,有些说清楚的,早早回去了,不愿意说的,被留在宾馆,暂时失去自由,而如何处理,屈副书记没有表态。
  他需要在观察一下,他不会这样盲目的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之上,但毫无疑问的,所有交代问题的干部,都已经的到屈副书记的暗示,他们也都把交代的问题放在了峰峡县的范围,没有人提及市里,或者更高层的情况。
  对着一点,屈副书记是相当的满意,这也是他来负责调查最重要的一个作用。

  华子建心里其实也是希望这个事情能早点结束,不然自己的很多精力都要放在这个上面,对下一步的干部调整也无法进行,但华子建只能暗示屈副书记,却不好当面的把话说的很清楚,因为对屈副书记这个人,华子建还是要防着一手,怕万一将来这人反咬自己一口。
  可是今天却有人来找华子建说情了,本来日一早到北江市时间不长,不应该有人找到他说情的,不过,华子建没有想到,那个《时代瞭望》的记者黄涛打来了电话,接到这人的电话,华子建就有点腻歪,但华子建还是记着一点,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这样的小人,还是凑合着应付一下。
  “呵呵,是黄记者啊,好久没有看见你了,工作还忙吧。”
  “华书记,我哪里有您工作忙啊,听说北江市正在整顿干部作风,介意我来采访吗?”
  华子建露出了意思讥笑的神情,淡淡的说:“我看还是算了吧,报到要正面的东西,这些事情,有什么好报道的,你可不要无事找事,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
  那面黄记者就呵呵的笑着,说:“遵命,听从书记你的指示,不过,我有事求您。。。。。。”
  华子建皱下眉头:“什么事情,吞吞吐吐的,有事情就直接说,否则我挂电话了。”

  “别,您别挂电话,我说,我说,我是替人求情的。”
  华子建很警觉的问:“你替人求情,是峰峡县的事情吗?”
  黄记者忙说:“是的,是的,我有一个同学,分配到峰峡县公丨安丨局了,也是想着进步,所以,经人介绍,见到了莫树春,送了三万元钱,后来,被提拔为派出所副所长,这次,被查出来了。”
  华子建在心中衡量了一下,觉得这事情到也不是太严重:“真是你的同学吗?”

  “华书记,我说的是真的,是我的同学,这人啊,在学校里,成绩很不错的,您也知道,现在这种局势,都是这么做的。”
  “黄记者啊,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我承认,现在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可是,谁能够保证自己一辈子不出事情啊,所以说,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好好考虑考虑。”
  这黄记者果然也是个狠角色,一听华子建这话,就口气有点不善了:“华书记,这么说,您是不愿意帮我了?”
  华子建摇摇头,倒不是怕这个黄记者,只是觉得这个人和疯狗一样,没必要和他结怨:“好了好了,你不要激动,说说名字,我尽力而为吧,不过,这要看他的问题有多大,如果仅仅是你说的这个问题,关系不大。”
  黄记者这才有笑嘻嘻的说了起来。

  放下电话,华子建也是很感慨,中国本来就是一个人情社会,谁都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华子建是很嫉恶如仇的,但同时,华子建在很多不算是大原则的问题上,也经常会有很灵活的思路,莫树春和白高飞的事情,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们的问题也是太大了,谁都包不住,但下面很多干部,在那样的环境中工作,要想洁身自好也可以,但那肯定只能回家种红薯了,所以对它们的问题,要区别对待,该开一面的时候,华子建也能想通的。

  日期:2016-04-04 06:32: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