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555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惜,东北军在张作霖时代是全国军阀里最能征惯战的军队,但是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张学良接手这批军队带着他们入关以后,老虎就直接变成猫了,一路吃败仗,走到哪败到哪,也根本没有参与过中条山的大战,
  那么,通过这军装就很好辨认战死者的身份了他应该就是当年那支让日本人闻风丧胆的“冷娃”军了,在中条山和日本人拉锯爆发过十三次战斗,击毙两万多日军的陕西子弟兵,
  英烈已死,魂,却归不了故土,流血又流泪,可悲可叹,
  这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
  这功夫,我的行为已经吸引了碉堡里的其他人,出乎我的预料的是,云中子这个一直都给我感觉非常儒雅的前辈此时情绪却出奇的激动,看我从地下挖出了尸骨,几乎是一个箭步就冲了上来,然后狠狠一把我扒拉到了一边,整个人扑倒在了那堆尸骨前,颤抖着双手轻轻抚摸着那一堆骨头,摸着摸着眼里的泪水就下来了,满头白发再配合着不断垂落的眼泪,看着分外的凄凉,

  说实话,这一幕搞得我真的有点懵,正准备询问是怎么回事,结果青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身边,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不动声色的对着我摇了摇头,然后拉着我退到了一边,轻声叹道:“云师叔……他的儿子当年就战死在了中条山,”
  然后,青衣压低声音详细和我说了一下,我这才明白,原来云中子曾经有过一个独子,
  道士娶亲,这倒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道门和佛门不一样,除了全真道禁止门人婚娶,并将断淫作为修道的重要标准以外,其余的道门道统对娶不娶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有娶亲的,也有不娶亲,全看个人意志,若说这条规矩的来由,恐怕还得从道门的过去开始讲了,
  元代的时候,青衣他们这一脉的天师道大兴,以天师道统掌各符箓派法坛,上清、灵宝、天师等派合在正一名下,号称“三山符箓”,自此,上至上清灵宝等名门大教,乃至走草根路线的闾山派、六壬门等法教,统归天师府掌管,这些道派门下又分火居出家两种道士,出家道士居住宫观之中,不婚娶,奉斋戒;火居道士可以娶亲蓄子,但是也要持戒奉斋,
  据我所了解,青衣应该是属于出家道士的,不婚娶,但是云中子却属于火居道士,虽然修行,但却娶妻蓄子,
  青衣说,当年云中子的儿子其实是一个特别有“灵性”的孩子,绝对是个修行的好材料,当时的天师道掌门人都想收为亲传弟子,认定此子心性向天,资质不下于青衣,甚至高于青衣,如果一心问道,最后成为大天师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的,就算是改命成功,与天地融合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无奈,云中子的儿子心怀天下,热血未泯,时值天下大乱,日寇踏破山海关发起全面侵华战争,扬言要在三个月内亡我中华,奴我子民,云中子的儿子愤慨不已,无心在山上修行,干脆加入了杨虎城的军队,因为他听说杨虎城是最赤诚的将军,不肯内战,连蒋光头都敢软禁,心里特别的佩服,干脆就加入了杨虎城的军队,后来七七事变以后,全面抗战爆发,云中子的儿子跟着杨虎城的军队进入中条山,并且在这里和日本人血战三年,彻彻底底打怕了日本人,

  云中子的儿子所在的部队,是177师新兵团,
  众所周知,这个新兵团成员大都是16-18岁的陕西子弟兵,全都是孩子,在血战中被日军逼上了绝壁,二百多人在白刃战中战死后,剩下的八百人全都大吼着进驻中条山时候的誓言“余将以血肉之躯报效国家,舍身家性命以拒日寇,誓与日寇血战到底,但闻黄河水长啸,不求马革裹尸还”,一起跳进黄河殉国,成为千古绝唱,
  云中子的儿子,自然不能幸免,
  再后来,云中子几次进入中条山找自己的儿子的尸首,一直都没找到,也曾经亲自去了阴间,可惜阴间仍旧没有他儿子以及其战友的阴魂,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他们死后阴魂就留在了中条山,
  可惜,他们血战了三年,中条山还是没守住,
  1941年的时候,日军发起中原会战,再夺中条山,那个时候驻防中条山的已经不是陕西子弟兵了,于是,数十万人没能挡住日军,打出了抗战史上最为耻辱的一战,丢了中条山,也丢了关中门户,
  这一次,云中子也是听说中条山闹将起来了,所以才跟着过来了,说到底还是想看看能不能再见他儿子的阴魂一眼,
  懂了这一茬,我终于明白云中子为什么看到国军的尸骨那么激动了,
  因为……这里的每一具尸骨,都有可能是他儿子留下的啊,

  他儿子到底是跳了河,还是死在了战斗中,谁也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他儿子绝对是战死了,177师新兵团在厮杀中无一投降、无一被俘、全部殉国,事后找尸体的时候,所有尸体全都是趴在地上,伤口在前胸的,也就是说他们全都是死在冲锋路上的,壮烈到了极点,云中子的儿子不可能幸免于难,
  了解的这一茬,再看云中子,我心里愈发的难受了,
  满头的白发,满眼的泪水,纵然他是天师,也仍旧难逃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这条伤口,怕是横亘在他心上七八十年了,,
  曹小七尝试着上去拉云中子,结果被云中子一把甩开了,最后,我们所有人都只能在一旁看着他把一具具的尸骨从土里刨出来,一共凑齐了七具,也就是说,当年在这个碉堡里,曾经战死了七个士兵,
  云中子颤巍巍的将这些尸体包裹了起来,然后放到一旁,拜了又拜,声音呜咽,
  这一幕,让我们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嘴,安慰都没法安慰,黑黢黢的碉堡里只剩下了云中子的呜咽,安静的落针可闻,

  “咚咚咚咚,”
  毫无征兆的,一阵激烈的声从外面传了进来,撕裂了碉堡里悲戚的气氛,我们几个人的神经也一下子紧紧崩了起来难不成,云中的哭声惊动了外面的东西,
  不等我们做出反应,一道苍老干哑的声音就从外面穿了进来:“喂,里面的,借块地盘歇歇脚,”
  这声音干哑难听,就像是铁皮在水泥地上来回蹭的时候发出的动静一样,再加上来的诡异,听的我浑身鸡皮疙瘩不断往出冒,
  不过,最关键的是,这声音听着似乎有点耳熟,
  不及我多想,青衣就豁然从碉堡的一个角落里站了起来,沉声道:“该来的果然还得来,怕是来者不善,道行不浅啊,”
  不用说,谁也知道来者不善,
  人三鬼四,方才那敲门声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的,“咚咚咚咚”四下,一下不多,一下不少,每敲四下停一会儿功夫,然后再敲四下,人敲门谁这么敲,如果有谁敲门本能的会敲四下的话,那这个人不是先天阳弱就是阴邪上身,男的体弱多病,女的脚凉痛经,准没跑,
  在现在这鸟地方,先天阳弱的活不下去,只能是鬼了,
  他娘的,而且道行八成不低,这碉堡里面贴了那么多天师符箓还能发现我们,厉害啊,
  只不过,外面敲门的这位的声音我是真听着耳熟,隐约觉得我肯定在某个地方听到过,可一时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心里奇怪的紧,
  “七哥,抄家伙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