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7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丰盛的一桌,我早就有点儿饥肠辘辘了,也不客气,直接就开吃。
  这味道合口,我什么都不说,呼啦啦先往肚子里扒了一碗饭,又喝了一碗热烘烘、暖洋洋的酸汤,百骸舒张,忍不住美美地打了一个饱嗝,这才举起酒杯来,说老杨,今天这件事情呢,是我陆言对不住你,这杯酒我干了,给你赔罪。

  杨操与我碰杯,一口饮尽了去,这才红这样说道:“跟你有个屁关系?那帮人做事不地道,摘果子的时候跑得飞快,尼玛真正出力的时候全特么躲在后面,老子早看不顺眼了。”
  呃……
  杨操的话语让我有点儿把握不住,感觉十分的奇怪。
  按理说,在体制里面混了那么久,该有的谨慎还是应该有的,这小馆子里,怎么着也算是公共场合,说出这样抱怨的话语来,他就不怕传到别人的耳朵里去?
  还是说他估计讲这些话,赢得我的信任?
  坐了一会儿牢,我的疑心病却是又犯了,不过也是没有跟杨操搭茬,再一次劝酒。
  这农家酿的米酒,放了一点儿白糖,喝起来的时候甘甜可口,可酒入喉咙,再往下,却是一股烧劲儿升腾而起,三两口不觉得什么,多喝了一些,立刻就有一些飘飘然起来。
  我不与杨操谈太多的东西,就是一个劲儿的喝酒吃菜,又安慰了他几句。
  到了后面,我整个人就有点儿发飘了,杨操说陆言,你酒量不行啊。

  我笑了笑,醉态可鞠,说怎么可能,再来。
  我去喊老板再沽几斤酒来喝,他却拦住了我,将账抢先给买了,随后又扶着仿佛醉得有点儿厉害的我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宾馆,开房住下。
  我装醉,让杨操帮我弄这些东西,他比我清醒一些,弄完之后,也没有离开,在我隔壁开了一房间睡下。
  我是真困了,借着酒意睡到了半夜时分。
  凌晨一过,我立刻就睁开了眼睛来,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瞧见黑乎乎的房间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
  我平静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然后开始用炁场感应周遭。
  而几秒钟之后,我身子一动,人便离开了宾馆房间,出现在了一里之外的街巷之中,而随后,我开始隐入了黑暗中,然后几个翻身而上,落到了附近的屋顶处。
  这个时候,我方才仔细打量起了宾馆附近的几个地方来。
  这些地方,都是很不错的监视位。
  而果然如我所料,这些地方,居然都站着了人,而我仅仅只是一瞥,就能够认定那些都是些有身份的差人。
  这样的办法,对于一般人或许会有效,但是对我却是没有什么用处。
  拥有了地遁术的我,永远都不是他们能够监视得了的。
  我确认了这件事情之后,便转身而走,然后去了之前我们转了大半天的那个小区。
  我在那儿走了一段路,就听到有人在叫我。
  我回过头去,瞧见有一棵大树的身后,正站着屈胖三和朵朵,两人小声叫着我的名字,然后朝着我招手呢。

  果然是有默契,我知道想要找到屈胖三,就应该找到我们共同的思维点。
  没想到这一试,还真的给我蒙对了。
  我笑了笑,也走了过去。
  三人汇合之后,屈胖三拍了拍我的大腿外侧,说怎么着,他们没为难你吧?
  我说没有,对了,你是怎么避开那帮人搜查的?
  屈胖三嘿嘿笑,说大人我的经验可比你这个傻波伊强多了,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哪里能够瞒得过我的眼睛?
  说罢,他又问我,说那帮人把你扣下,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难道因为前天你杀了人?
  我说我那是见义勇为好吧?
  屈胖三说总得有一个理由吧……
  我看了一眼朵朵,心有些紧张,说我说了,你们可别激动啊。
  屈胖三说有啥好紧张的,你赶紧说,费什么话?
  我说那帮人说我堂哥陆左被抓了。
  啊?
  朵朵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怎么可能?陆左哥哥怎么会被人抓到了呢?
  我苦笑,说我也不知道啊,他们是这么说的,然后问我跟陆左是否有关联,我是否有包庇的行为,另外还问起了朵朵——得亏你带着朵朵先溜了,要不然这事儿还真的难说呢。
  我这边说着话,朵朵还在想着陆左的事情。
  她的表情都快要哭了,想了一会儿,说难道陆左哥哥是去找黄菲那个女人的时候,中了埋伏?
  屈胖三在旁边提醒道:“朵朵,你别一口一个黄菲那女人——我可听说了你的许多事情,那黄菲说起来,还是你堂姐呢,你怎么能那么说她?”
  朵朵十分着急,说这事没错,只不过现在的她,我感觉很不好。

  啊?
  我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说哪里感觉不好?
  朵朵的表达能力有点儿问题,一着急就摇头,说我说不上来,但就是有问题。
  我瞧见这状况,也断了找寻那青蒙剑的心思,说要不然咱先回去吧,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归心似箭,只不过现如今宗教局大部队驻扎在这附近,想要名正言顺地离开,还真的有点儿费力气。
  我们不得不使用地遁术出城,然后沿着公路附近的小道徒步而行。
  我们走了一晚上,倒也不觉得疲惫,而到了清晨四五点多的时候,有卡车开往晋平方向,于是我们便小心扒车而上,坐了一趟顺风车。
  这一段回程比较折腾,一直到了次日的傍晚时分,我们方才赶到了敦寨外围。
  而返回敦寨的路上,我们并没有走大路。
  我们走的是小路,一路上都十分谨慎,而且还特别注意周遭的情形,这是屈胖三给我的提醒,而很快,我发现这个时候的敦寨与往日简直不能比。

  几乎每一个山头,都能够瞧见藏得有人。
  热闹非凡。
  而且这些人给人的感觉,都十分专业,我绕了好大一条路,最终都没有办法进入其中。
  这风声鹤唳的情形,让我们的心中多出了几分担忧。

  而我也知道,即便是到了敦寨,我也未必能够见得到杂毛小道以及陆左,他们要么就是出事儿了,要么则是远遁而走了。
  当尝试了许久之后,我放弃了强行突入其中的想法。
  我与屈胖三商量在与左道失联之后,该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屈胖三沉默了许久,突然间抬起了头来,问我道:“如果陆左被抓了,你觉得他会去哪儿?”
  我说应该是白城子吧,听说那个地方专门关押修行者。
  屈胖三又问,说你觉得陆左落网,最大的可能是因为谁?
  日期:2016-08-14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