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7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点儿失望,心里面充满了恍然若失的惆怅和不满,而这个时候,那铁门推了开来,白合走进了屋子里面来,对着躺在床上的我说道:“昨夜睡得还好?”
  我指着墙上的那面镜子,说我睡得如何,不都在你们的眼里么?
  白合笑了笑,毫不隐瞒,说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问你——你昨天睡觉,是不是发出怒吼,然后浑身冒汗,不断颤抖,肯定是做了噩梦,对吧?
  我不确定我做梦的时候,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按理说那不过是脑回路的风暴,但如果蔓延到身体上来,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不过被人这般看光,还是让我有点儿恼怒。
  但我没办法做太多,只是冷笑,说如果有个女人搂着,或许就会不一样。

  白合朝着我妩媚一笑,说哦,是么?
  我说你可别自荐枕席,我对不男不女的人妖,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我这般指着鼻子骂娘的态度并没有让白合恼羞成怒,而是笑吟吟地说道:“只可惜我们这儿是宗教局的招待所,不是乱七八糟的夜总会,也不可能给你找些小姐来——陆言,你那位叫做屈胖三的小兄弟挺机灵的啊,居然一扭头就不见了人影,很不错嘛。”
  啊?
  听到白合的话语,我才知道屈胖三最终还是凭借着老辣的经验,逃开了白合手下的搜查。

  对于这件事情,我心里十分高兴,不过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了,而是假惺惺地说道:“是不是没有找对地方?”
  白合说正想问你,昨天你们到底在哪家馆子吃的饭——两个小孩儿流落外面,倘若出了什么事情,大家谁都不愿意看到,毕竟这事儿也是因为我们羁押你才导致发生的……
  我说我们昨天在陈美丽家乡菜吃的。
  白合听到,忍不住“呸”了我一口,说你哄鬼呢,那个地方昨天根本没有接待两个小孩子的顾客好吧?
  看得出来,她昨天在我睡着的时候,应该是做了很多的调查工作,以至于此刻所有的情报都汇聚于心头来,十分熟稔。
  我笑了,说你觉得一定是我骗你么?要万一那老板娘没说实话呢?
  白合的脸有些阴沉,不过还是试图劝我,说陆言,你不要将我们的好意当作是驴肝肺,我告诉你,只有跟我们合作,你才能够摆脱陆左在你身上施加的脏水和污垢,从而得以解脱,成为一个自由的人……
  我盯着白合那张精致迷人的俏脸,突然说道:“对了,有一个问题。”
  白合说你讲。

  我说你既然是七剑之中的人,那么我很想问你一件事儿——你跟你们七剑的老大张励耘,关系如何?
  白合说我待他如兄长,亲人一般。
  我笑了,说那么如果你们的陈老大,黑手双城杀了张励耘,你会如何处理这事儿?
  啊?
  白合给我的问题突然间问着了,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冷了起来,说不可能,这件事情是永远都不可能发生的。
  我笑了笑,说不可能?那现如今的张励耘去了哪里?
  白合一下子就暴躁了起来,怒声吼道:“他就是被你这个家伙给骗了,结果走向了深渊,是你害死了他,你这个刽子手!你应该去死,用你那肮脏的身体,来给张大哥偿命……”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我却显得十分淡定。
  我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些都不过是黑手双城的言辞而已,你若是有心,不如去问一问林齐鸣和其他人的意见……”
  听到了我的话语,白合的身子突然一僵,深深地看了我好一会儿。
  她走了,临走前留下了一句话:“你会后悔的,我发誓。”
  白合离开之后,我在中午的时候又被拉过去做了一次提审,这一次主审的是那位朱处长,王局长旁听,而白合却不见了人影。
  提审过程中,所有相关于陆左的事情,我一律不知道,顾左右而言他,如果实在逼急了,就拒绝回答。
  如此磨磨蹭蹭到了傍晚时分,对方也有些精疲力竭,让我在审讯记录上面签过字后,提前将我给放了。
  一离开那栋红砖楼,杨操在门口不远处等我。

  看着有些疲倦的我,他上前来,说饿了没,我请你喝酒。
  我说算了,别影响你工作。
  杨操叹了一声,说影响不了,我现在也是闲人一个了。
  我现在满脑门心思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去找屈胖三,然而当杨操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忍心拒绝他。
  我知道他为什么会被闲置,不用猜,估计都是被我们连累了。
  当然,主要还是他自己不肯配合。
  这是一人情,我得还。
  再有一个,我离开这里,肯定有人跟在我的身后,我就这般径直去找屈胖三,估计会有许多的麻烦;不如先装作淡定的样子,然后等那帮人放松了警惕,我再想办法甩开这些人。
  如此想好,我方才对杨操说道:“怎么了,他们还敢停你的职?”
  杨操苦笑,说倒也不是,给我放假而已,带薪事假,好多人求都求不到,按理说,我应该心怀感谢的……
  我说啥也不说了,咱喝酒去。
  两人离开了这边的小红楼,然后往县城里走。
  两人并肩而行,杨操满腹怨气,说我也就想不明白了,陆左这样的人,也是给党国流过鲜血的,不知道帮着咱们做了多少好事,凭什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就成了通缉犯?世间还有没有这样的道理了?
  我听到他义愤填膺地说着,忍不住笑了,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习惯就好了,用不着说太多……
  杨操将我如此淡定,说你倒是心平气和。
  我说倘若愤怒管用的话,我肯定是第一个怒声大吼,但如果没用,生活依旧还在继续,有什么办法呢?
  杨操左右打量一番,仿佛在看有没有人跟踪我们。

  如此看了一圈,他方才问道:“你说他们是不是真的抓到了陆左?”
  我说这个我真不太清楚,我跟陆左也就几年前见过一面,那一次你也在场啊,当时是养鸡场的蛋失窃了,还记得不?
  杨操说你后来再没有见过陆左了?
  我说他出事儿的时候,我不是去了缅甸么,随后就一直江湖漂泊,哪里能够得见?
  我不确定杨操到底是真的在跟我发牢骚,还是带着特别的任务,故而一直往陆左的身上引,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表现得十分谨慎,并没有说太多过分的话语。
  小心驶得万年船。
  经受了太多的欺骗,我这点倒是不用人提醒。
  或许以后真相大白的时候,杨操会对我有所责怪,但那个时候,我跟他道个歉就是了,此刻没有必要将自己往里面去凑。
  两人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小馆子,点镇宁最有特色的酸汤鱼,红油汤和臭豆腐,再加上农家自酿的米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