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6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啦!”陈汉杰道:“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学做猴子,还是挨打的猴子,那是自甘下贱!”
  陈汉隆道:“族长,这鹿尔日、鹿尔月兄弟怎么办?”
  老爹道:“他们既然满身是毒,无人敢碰,那就不用管他们。只是——”老爹看向班火正道:“班局首杀了他们部中所有的精英弟子,以后,这仇可就结的死了。”
  日期:2017-02-06 23:07:00
  班火正笑道:“陈族长带着您的族人先行一步,我稍微办点事情,随后就来。”

  老爹“嗯”了一声,道:“咱们走吧。”
  我心中一凛,暗忖道:“老爹这意思,就是想要班火正杀了鹿尔日、鹿尔月兄弟吧。”
  往前走了两步,便听见那鹿尔日在后面叫道:“陈汉生,我没有看错你!你确是狠毒!难怪你坐的上族长的位置!难怪我们遗世仙宫要躲避你二十余年!相脉阎罗,怎么及得上你?!啊——”
  一声惨叫,撕心裂肺,听得我浑身一颤,老爹却好似充耳不闻一样,继续往前走。
  我实在忍不住了,问道:“爹,爷爷不是交代过,不要滥杀吗?”
  老爹看了我一眼,又意味深长的瞥了叔父一眼,道:“你记好,杀伐果断与刻薄好杀是两回事。一个不乱因果,一个坠了魔障。走吧!”
  日期:2017-02-06 23:09:00
  我沉默着,琢磨了许久老爹所说的话,虽然他的意思我懂,但是却并没有想得十分明白。
  老爹让严介夕走在最前面,陈汉礼跟在严介夕身后,然后是老爹,再然后是张宝梁,随后是陈汉隆,其后是张宝檩,接着是班火正,陈汉杰背着陈汉雄尾随,业火局和痴水局各自的属下也都分散着,叔父、顾水娘和我走在最后,众人列成一纵走路,没有谁和谁并列,且前后之间,相隔都有三尺多的距离。
  这样排布是为了防备巩长治的机关,发作时好脱身方便,也不至于一网打尽。

  老爹也让我们各自施展起“千闻”的功力来,仔细凝神倾听除去我们自己声息之外的一切动静。因为不管机关做的多么精妙,多么隐秘,发作启动的时候,总还是会有一些声音的,如果能听得到声音,或许就能找得到巩长治,毕竟,机关的操控大多时候还是需要人的。
  日期:2017-02-06 23:09:00
  陈汉杰兀自不放心陈汉雄,走在路上,他问老爹道:“族长,八哥他真的没事吗?”
  老爹道:“中了毒肯定是有事的,但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最坏的结果可能是道行尽失去,一身的本事从此以后不再有,不过性命应该是无碍的。”
  顾水娘道:“说来也奇怪,中了鹿尔日、鹿尔月兄弟的毒,从来是无解的,也绝不会有活口的。这位陈汉雄朋友,竟然还能活着,叫人佩服。”
  陈汉杰怒道:“我八哥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说风凉话!?”

  班火正道:“你不要误会,水娘说的确实是实情。以我们以往的经验,中了医术部的毒,那是绝对无治的,陈汉雄还活着,已经是个奇迹”
  “你说这话是什么居心?”陈汉杰道:“班大胖子,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东西!还有姓顾的!你们既然知道医术部的毒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提早说明?!”
  班火正道:“他们四部联手,来的仓猝,我又怎么能料得到?又怎么能提早说明?”
  陈汉杰道:“你总可以告诉我们,他们的毒厉害!”
  班火正道:“这种事情难道还要我说吗?如果他们的毒不厉害,又怎么能称得上是五部之一?”
  “好了。”老爹说道:“不必吵了。汉雄能活着,可能与毒蛇有关。”
  日期:2017-02-06 23:11:00
  “毒蛇?”叔父道:“大哥说的是御灵部的那些毒蛇?”
  “是的。”老爹道:“汉雄喝了蛇血,吞了蛇胆,又吃了蛇肉,且他从前就爱吃毒蛇,长年累月下来,或许体内已经有所异变,抗毒的本事要比常人厉害些,这才没有立时毙命。”
  班火正道:“陈族长说得有理。”
  陈汉杰道:“你少拍我大哥的马屁!现在你就说说八大幻领的底细!就算他们的具体本事你不了解,他们的样子,你总该清楚吧?”

  班火正道:“这里除了咱们之外,都是敌人,还管他们长得是什么样子吗?”
  顾水娘道:“也有不是敌人的,有些是被抓来仙宫关押着的囚客……”
  “咔——”
  顾水娘正说话时,我突然听见了一声很微弱的清脆响声,心中一凛,老爹和叔父已经同时叫道:“小心!”
  众人都慌张起来,只听得“隆隆”乱响,头顶和脚下都有极大的动静——顶上的土呼呼而落,脚下轰然陷落,露出一方惊人的陷坑来,土扬尘飞之际,我瞧见陷坑中明晃晃的竟是一片刀丛剑林!
  日期:2017-02-06 23:12:00
  我心中又惊又怒,万万没有想到,那巩长治竟然这样狠毒,他连严介夕、张宝梁、张宝檩也不放过,只等着我们都进入了机关伏击的范围内才启动,这上有落土,脚下踩空,无处借力,辗转腾挪全无可能,坠入陷坑中以后,即便不被乱刀乱剑戳死,也会被乱土砸落掩盖活埋!
  正叹息必死无疑时,却见叔父翻转身子,两腿蜷缩起来,后背朝下,急坠而去,似流星般砸落入陷坑!
  我吃了一惊,知道叔父必然是用了“雷公印”的功力,否则提着一口气,断然不会落得这么快!
  眼见着叔父后背就要被那些刀剑戳中,我一颗心都快要跳到了嗓子外,全然没有想到要不了片刻功夫,我也该落将下去了。
  却听见“咔咔嚓嚓”几声脆响,叔父背下的刀剑竟然尽数折断!

  我猛然想起来,叔父穿着软甲的,刀剑哪能伤得了他?
  欢喜之余,我也已经落入陷坑中,叔父双脚齐蹬,喝道:“踩着我上去!”
  我立时醒悟,原来叔父施展“雷公印”提前坠入陷坑,砸断刀剑,就是为了救我!
  他这份临敌之时的应变能力真是远非我所能比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