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5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叔父道:“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
  顾水娘道:“那晕过去的是弟弟。”
  老爹看向鹿尔日,道:“你把毒砂的解药拿出来,我饶你们兄弟不死!我言出必行,决不食言。”
  鹿尔日道:“你就是神断先生陈汉生吧?”
  老爹道:“正是区区。”

  鹿尔日又看向我,道:“看你的年纪不大,本事却如此了得,你就是被风传为‘武极圣人’的陈弘道吧。”
  我默然无语。
  鹿尔日又环顾其余众人,道:“哪位是相脉阎罗陈汉琪?”
  叔父道:“是我!你要怎样?”
  鹿尔日点了点头,道:“历来传言都说神断先生陈汉生谦逊沉稳,是长者风范,又说武极圣人陈弘道是慈悲心肠,少有杀戮,而那相脉阎罗陈汉琪为人刻薄,下手狠毒,最是嗜血好杀,今天看来,都是假的!陈弘道上来连伤三人,陈汉生断我兄弟两条腿,连眼都不眨!”
  日期:2017-02-05 21:24:00

  叔父嘿然冷笑,道:“姓鹿的,我问你,那刚才一阵业火,烧死了你们多少人?”
  鹿尔日怨毒道:“第一次的火势不大,只烧死了三个人,第二次的火势骤大,我们四部二十三名精英,尽数毙命!班火正,班局首,我真是小瞧你了!从前我还以为你的本事不过是与我们相当,纵然是高,也高不出半筹,却不知道你竟然深藏不露到这种地步!你要是早早的显露出来,我们何必跟你争斗?早奉你为下一任宫主了!”
  班火正道:“鹿兄弟,你这可就高看我了。”
  鹿尔日道:“怎么,你还敢做不敢认吗?”
  “嘿嘿……”叔父狞笑道:“第一次业火,是班火正烧的,第二次业火,那是我的手笔!”
  鹿尔日怔道:“是你?!”
  叔父道:“既然叫做相脉阎罗,总不能叫你失望吧!”
  鹿尔日愣了半天,忽然凄声大笑:“哈哈!哈……”
  “别笑了!”叔父喝道:“就像我大哥说的,把解药拿出来,饶你们不死!否则,那一地的灰烬,就是榜样!”
  日期:2017-02-05 21:25:00
  “笑话!”鹿尔日道:“亏你们个个都是高人,竟然如此天真!我那毒砂是要人命的毒药,既然是要人命的,又怎么会有解药?”

  “放屁!”陈汉杰抱着陈汉雄,上前骂道:“你们不配解药,难道你们自己人失手中了毒,也看着他死么?!”
  “嘿嘿……”鹿尔日冷笑道:“难道你以为不是?刚才在沙尘中,我们医术部的弟子抛洒毒砂,已经毒死了机关部一人,山术部两人,命术部两人,你问他们,有救没有?”
  那严介夕冷声道:“就算是有解药,也不会给你们!”
  “不错!”张宝梁恨声道:“不过是个死而已,废那么多话做什么!?我们不是班火正,也不是顾水娘!不怕你们威胁!”
  这把叔父和陈汉杰给气得七窍生烟。
  老爹看向班火正,班火正也摇了摇头,道:“据我所知,医术部的人制造毙命的毒药,确实不配备解药。”

  “这帮混账!”叔父道:“我偏偏不信,我来搜搜!”
  “慢!”老爹扯住叔父,道:“小心他浑身是毒!”
  陈汉礼道:“让我来吧,用烟枪。”
  日期:2017-02-05 21:26:00
  “嗯,小心。”老爹点了点头。
  陈汉礼挺着烟枪走到鹿尔日跟前,挑开鹿尔日的上衣,把衣服里的口袋和身上绑带,以及皮囊,还有瓶瓶罐罐,全都抖开、砸开。
  我们都凝神屏息,唯恐那些药粉是毒,挥发出来害人。
  老爹问道:“鹿尔日,当真是没有解药吗?”
  鹿尔日冷笑道:“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无非是要蘸着这些药粉,涂在我们兄弟的伤口上,一份一份的试验。看哪些是毒药,哪些是解药。我也不怕你试,你若试出来有一份不是毒药的,算我医术部部首徒有虚名!”
  陈汉杰道:“七哥,就试他!”
  老爹摇头道:“不必了。”
  叔父道:“大哥,他或许是故意说这种话的。”
  老爹道:“我看得出来。”
  叔父道:“那八弟他?”
  老爹道:“不用担心。我看鹿尔日也不过是虚言恐吓,他的毒,并没有那么厉害。”

  “陈汉生,你要激我也不必说这种话!”鹿尔日冷笑道:“我的毒砂见血封喉,我自己难道不知道?你说不厉害,那怎么样的毒药才算厉害?”
  日期:2017-02-05 21:27:00
  老爹笑道:“你的毒砂是不是见血封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八弟被你的毒砂打烂肌肤,已经见了血,可是到现在,他还活着。他不但没有被封喉,呼吸还算平顺,脉搏也并非十分虚弱。”
  鹿尔日惊道:“你胡说!我不信!”
  陈汉雄虽然一直昏睡不醒,不能动弹,但确实有呼吸,因为我能听到他孱弱的呼吸声,也看得见他胸口微微起伏。
  “是不是胡说,我自己自然知道。”老爹道:“既然我八弟中了你的剧毒,没有立时毙命,那么他此后也死不了。诸位,咱们继续前行吧。”
  叔父道:“这几个人怎么处置?”

  老爹道:“带上严介夕、张宝梁、张宝檩,让他们走在前面,做探路的石子。”
  严介夕大骂道:“陈汉生,你休想!我们宁死也不为你做任何事情!”
  老爹走上前去,五指轮开,施展起六相全功行云拂的指法,“哒”、“哒”、“哒”、“哒”、“哒”……数声轻响,真个如行云流水一般,在那严介夕身上连戳五处穴道,然后冷冷道:“你纵然是想要死,也得我点头。”又扭头对陈汉礼说道:“七弟,你来。”
  陈汉礼走上前去,老爹指着严介夕腿上的两处穴道,说:“他要是不肯走,你就用烟枪轮换着点他这两处穴道。”
  陈汉礼点了点头,挺着烟枪,在那严介夕的腿上一戳,严介夕竟不由自主的往前跳了一步,陈汉礼又戳向另一处,严介夕又情不自禁的跳了一步,虽然动作滑稽难看,但确实走起了路来。
  日期:2017-02-06 23:06:00
  ———————更新线———————
  严介夕又情不自禁的跳了一步,虽然动作滑稽难看,但确实走起了路来。
  顾水娘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真像个猴子!”
  张宝梁叫道:“陈汉生,士可杀不可辱!你这样,枉称做是真英雄,大豪杰!”
  老爹道:“我对付君子,自有君子的法子,对付小人,也有小人的法子。因人而异,不拘小节,才是英雄本色,豪杰手段。当然,你也算不得‘士’,你连小人也算不得,小人总还知道唯利是图,你却一心助纣为虐,不顾生死,损人不利己,只能称得上是恶人、蠢人罢了。你要是不走,我也用这法子对付你,叫你求死不得,求生不能,也难顾全脸面!”
  张宝檩叹息了一声,道:“哥,咱们就自己走吧。”
  张宝梁恨恨的“啐”了一口,站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