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4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吴军等人不过来侦察火情,如果吴军等人不选择从这里下山,那么这名妇女生还的概率几乎等于零!
  更加糟糕的是,十几分钟之前,吴军身上的单兵电台最后一点电也耗尽了,而还有一部没怎么用的对讲机也因为超出了通信距离也发挥不了作用。
  彻底和部队失去联系了。
  很快,吴军有了办法,他对余安邦说,“我和你沿着沟边慢慢探索,看能不能找到路绕过去,希望这是一道山体裂缝,长度不会很长。”
  随即,他对李牧说,“小李,你待在原地不要动,听清楚了吗?”
  李牧连连点头,“听清楚了。”
  他也听到了自己的声线在颤抖。
  留下了他自己,吴军和余安邦一左一右,从他的两侧往前一些的地方开始,慢慢的用铁扫把的木棍探索着向两侧摸索,希望能找出一条可以跨过深沟的路来。难以想象,这种在黑暗之中摸索悬崖边的感觉是如何!

  希望能找到一条路,然后他们最终还是失望了,足足摸出去了有二十几米,加上就足有五十米的距离,居然发现深沟一直在延伸。
  吴军当机立断,喊道:“余安邦!往回撤!这是一条狭长的断裂带!”
  他的判断非常的准确,那道深沟就真的是山体的一条狭长的断裂带,一直从山顶往山下延伸的!
  很快,他们就撤了回来。
  那名妇女已经没声息了,刚才还在说话。
  吴军急声喊道:“老乡!你还能说话吗?”
  “嗯,我还没死……”声音非常的微弱。
  “你告诉我你哪里受伤了!”吴军问道。

  那名妇女说,“左边的脚动不了了,肚子也在流血,好痛,我想睡觉……”
  “千万不能睡!我们马上就过来!”吴军喊道,随即扭头对余安邦说,正想说话,也喊了李牧一句,“小李,你也过来。”
  沉吟了一下,吴军沉声说,“小李,你身上带了个单兵急救包,是吗?”
  “是,排长,我带着。”李牧拍了左胳膊口袋几下,他是下意识的带上的,就放在那里,但一直没派上用场。
  吴军也许是点了点头,但是黑暗中看不见,他说,“现在这样,只有一个办法,从她掉落的那颗树杈爬过去,她的情况可能不太乐观,先进行紧急治疗,然后再把她救上来。”
  不等他们说话,吴军说,“我先过去,你们用铁扫把拽着我下去。”
  余安邦不由说:“要是带着绳子就好了!”
  “想那些没用,利用手上的工具吧。”吴军说,“来,准备。”
  黑暗中的余安邦,嘴唇其实是在动了动的,他想请求吴军让自己上,但是他没有把握,吴军也不会让他上。

  别怪干部拿的钱多,有事首先干部上,然后是士官然后是义务兵。
  “李牧,你抱着我的腰!”余安邦喊道。
  李牧赶紧上去抱着余安邦的腰,余安邦把铁扫把的木棍带扫把头的那一端伸下深沟,就在那颗树杈的上面,吴军整理了一下衣服,深深呼了一口气,从李牧身上取出单兵急救包,就抓着木棍慢慢的往下落。
  余安邦和李牧几乎是半坐在地上了,不如此,很难承受一个人体的重量。吴军的动作非常小心,在一片黑暗的状况之下,每一个动作都要靠摸索!
  李牧不知道当时吴军是怎么在那种情况下摸到了可以落脚的树杈,也不知道他是经历了一番怎样的心理考验,才从那里慢慢的爬过将近五米宽的深沟,去到了那名负伤老乡身边。
  “我过来了!”吴军说了一句,余安邦和李牧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虚脱一般地坐在了地上。
  “大姐?大姐?不要怕,没事的!”吴军一边安慰着,一边动手开始检查那名妇女的伤势,幸好此时云开了一些,月光更多的投下来,稍微有些一些能见度。
  检查完毕之后,吴军飞快的对那名妇女被树枝扎破的肚皮进行包扎,还好不深,不然就危险了。
  但是她的左边脚腕应该是脱臼了,根本没法行走。
  只能背着她了!
  “余安邦!做好准备,我准备带着人过去!”吴军咬了咬牙,把那名妇女扶起来,此时那名妇女已经近乎半昏迷状态了,而且体重估计有一百斤的样子,很沉。
  “排长!我们准备好了!”余安邦深深地咽了一口口水。
  吴军把妇女扶到深沟旁,打量了一下刚刚过来的那颗树杈,现在有了一些光线,可以看得清楚,树杈经过第一次的重砸,以及第二次他的重压,看上去有点不堪重负的样子了。
  但是没别的办法!
  只能从这里过去,不然待到明天天亮再想办法,这名妇女恐怕就救不回来了!
  吴军不再有丝毫的犹豫,拼死也要把人救出去,老百姓养着自己这些当兵的,关键时刻不上,还等什么时候!
  他想了个办法,一边脱下上衣,一边冲余安邦喊道:“余安邦!把你的上衣扔过来!”
  余安邦飞快脱下来使劲扔过去。
  吴军急忙用两件衣服相连捆绑接在一起,随即把妇女扶起来,把她背上,然后用衣服把她紧紧地和自己捆在一起!
  检查了一边足够牢固,吴军深深呼吸了几口,朝边缘走过去,向余安邦上面喊道:“做好准备!我要过去了!”
  铁扫把的木棍只有一米七左右长,而深沟的宽度加上角度,超过了五米,吴军要一个人爬完三米多将近四米的距离,才能够得着铁扫把的扫把头,而这一段最危险的几米距离,就是那颗粗大的树杈。

  但是经过了两次重压,尤其是那名妇女掉下去重重砸下去的那一次,树杈能否可以承受第三次两个人重量,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未知数!
  “李牧!快点!马上撤离山谷!”
  陈韬的声音在耳麦里乍起,唤回了恍神中的李牧,就那么一瞬间,他想起了吴军排长,想起了那终生难忘的深夜,他不敢往下回忆,他用力地甩了甩脑袋,小跑到护林员身边。
  “大叔!我来救你来了!”
  护林员哭了出来,“解放军同志……我以为我要死在这了!”
  “大叔!我会救你出去的!你可以自己走路吗?”李牧急忙问。
  “我没受伤,我是躲到这里来了,一不小心就滑了下来,骨头没事。”护林员说道。
  那只退役老军犬,看见李牧就使劲地摇尾巴,安安静静的,尽管李牧身上穿的是非常醒目的橘红色的消防服。
  当兵的气质永远都是与众不同的。
  李牧松口气,说道,“大叔,快跟我走,大火烧过来了!”

  他话音刚落,余光中突然看到,好几丛燃烧着的树枝从斜坡上掉下来!
  “快!”李牧来不及多想,猛地伸手拉住护林员的手,就朝对面的斜坡奔跑过去,也不管地表植被有多茂密了!
  他们才跑开没多远,那些燃烧着的茂密的树枝,噼里啪啦地倒在了方才护林员待的地方,很快,地表植被被烘干然后点燃。火势慢慢扩大,当地表植被彻底燃烧起来之后,整个燃烧过程就变成了一个速度极快的流水生产线,生产出来的是大火。
  日期:2016-04-03 06:12: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