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5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喻义摇下头,不愿意在想这些问题了,他看了看自己对面的财政局李局长,说:“你忙你的去吧,我没什么事情。”
  这个李局长也是刚从党校学习归来没多久,本来华子建是想动一动他的,后来交通局的易局长被拿下之后,华子建觉得已经起到了杀一儆百的效果了,再说其他的事情也多,华子建也不想为了他一个人的事情在和杨喻义发生冲突,更不想节外生枝,影响自己其他的事情,反正下一步就要对干部做出调整了,先让他在到财政局混上几天吧,这样,才没有动他。
  但这个李局长却不思悔改,依然准备靠着杨喻义,抽机会和华子建较量一番呢。
  他就说:“杨市长,这华子建太过分了,您可要做好准备啊,我看,他下一步就会直接对付您了。”
  “老李啊,我现在是为了大局才让他的,真要是他把我逼急了,我自然也有手段对付他。”杨喻义自己给自己壮着胆气。
  “杨市长,可是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如果让华子建继续如此强势,今后会很麻烦的啊。”
  “不是麻烦的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是不能现在和他硬碰硬的,他正在风头上,兵法云: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等他的斗志被耗尽,磨损之后,我们自然会找到他的破绽。”

  李局长也颇有感触的说:“这倒也是,但我们要有思想准备,华子建的想法不简单,他是要彻底击垮您,完全掌控北江市的局面啊。”
  杨喻义点上了一支烟,想了想问:“老李,你说说,到现在了,该采用什么手段来对付华子建啊?”
  “杨市长,我就斗胆说了,华子建刚刚到北江市的时间不长,要想抓他的问题,不容易,现在能够让人倒下的,除了金钱美色,还有决策失误,一言堂等等,表面上,可以拿这些问题来攻击,暗地里,以后可以鼓动县市的主要领导,敷衍市委的决定。”
  “老李啊,你这等于没有说,县市的主要领导,哪里有那么容易听话的,于他们有利的事情,高兴不已,抢着做,于他们不利的事情,还不是能躲多远是多远,他们都是县处级领导了,没有那么容易做出决定的,再说了,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如果暴露了,就不会是小问题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啊,这个办法还是不要想了。”
  “杨市长,华子建召开几次常委会,都是直接拍板做出决定,没有充分征求大家的意见,这算不算一言堂啊。”
  “老李啊,你也是老领导了,这民主集中制,要民主,更要集中,华子建是市委书记,有最后的决定权,况且,市委的其他常委都是支持他的,从这个方面来对付华子建,没有任何的胜算,你太小看他了。”
  李局长一时也就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好一会,杨喻义却提出了另一个问题:“李局长啊,那个你。。。。。你那个。。。。。。。”杨喻义的脸上就有一种不太自然的表情出来。
  李局长一直等着杨喻义的下文,却见他很反常的结结巴巴的,这不像是杨喻义的性格啊,他从来都是果断干脆的一个人,今天怎么了。

  “市长,你有什么话要说?”
  “这个,是这样的,最近一个阶段啊,我心情不好,所以你懂的,这个,这个生理上就不太配合,你有没有什么辅助的药物。。。。。。”
  李局长一下就明白了杨喻义的意思,马上就想笑,但他知道,这可不敢乱笑的,万一激怒了杨喻义,很不合算,李局长很是理解的连连点头,表情庄重的说:“我当什么事情啊,这男人到了50多岁的时候,肯定谁都会遇上的,我有时候也是这样。”
  “奥,老李你也有过。”杨喻义很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有有,我遇到过好几次了,我给你推荐一个药,叫‘速挺坚’效果还是不错的。”
  “好好,我试一下。”
  事实上这个李局长仍然怀疑“速挺坚”的药效的,想起自己的岳父是吃过一种“蚁力神”的,赵本山和范伟下的广告。赵本山还用了极神秘的表情说“谁用谁知道”,药效应该是惊人的,他就给岳父老泰山买了一粒试服。
  岳父年过七旬,伤了老伴后又找了个小他十岁的再婚,想着给新老伴一个惊喜,吃过了药也不上床,专等着**之后给显出威猛。结果大冬天脸上先冒出莫名其妙的汗来,全身热腾腾的,以为火候已到,上床扎好了架势,果然入了港。谁知不及发起少年狂,三五下竟又缩了回来,惹的新老伴扭着脸笑他。
  老爷子起床之后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女婿的,大骂女婿是耍着老头看洋相,李局长只好解释自己是以稳为出发点,忽视了稳不是目的。
  过后李局长又到了夫妻用品专卖店,下了工夫挑选,选中了一种“干塌床”,兴冲冲地送给老岳父,说:“我看了说明,厉害得很,您老人家还真要悠着点。”
  老爷子就照着说明服下了,上了床自然不肯闭眼睡觉,吭吭哧哧的总想弄些铺垫,新老伴说:“大冷的天,你鼓捣的四下里冒风,躺好睡呀。”
  老头望望表,时间到了,说:“我让你暖和暖和。”
  支起身子要立马架,新老伴是见识过他本事的,叹口气,说:“毕竟年龄不饶人,别逞强了,说个话有个伴就行了。”
  老头得过女婿的保证,一颗心雀跃着是难以安静下来的,抖擞着精神来了个骑跨,结果没见床干塌,自己倒先灰了面皮,当天晚上就患了感冒。

  老岳父有半年多不搭理李局长,女儿不解,追着问原因,李局长垂头丧气,说:“老爷们的事你就别问了,我承认栽了还不行吗?”
  后来又给老岳父买了一种叫“速挺坚”的药,至于效果怎么杨,李局长是不知道的,但老岳父再也没有骂他了,现在他就把这个介绍给了杨喻义。
  这杨喻义最近也是无可奈何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就从那天去见缉毒队的副队长黄成德,遇见了那个女孩开始,自己下面再也没有了动静,有时候杨喻义也很想那事情,但到了干的时候,不管他用尽什么办法,下面那老鸟就是稳如泰山,动都不动一下,让他实在的尴尬。
  他老婆也很是奇怪,就老说是不是他在外面把子丨弹丨打尽了才回家的,这不是冤枉人吗?
  杨喻义好久都没敢到婉儿哪里去了,一个是怕徐海贵跟踪自己,暴露了婉儿的目标,现在婉儿重新换了一个地方,杨喻义牢记大隐隐于市的道理,这次给婉儿找了一个普通的小区,那个小区人比较杂,里面也很大,不那么招人眼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