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哟呵,这孙子有点门道,见好就收的道理都不懂,老子倒是来兴趣了。”
  张小花舔了舔嘴唇,顺着李慕白所指,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古怪。
  陆羽抱着手臂站他的前前,唇角微翘,笑容清朗。
  颀长手指不清不淡地夹着一根香烟,说不出的淡定和温润。
  偌大地下停车场,光线微暗,突然就变得十分寂静。
  陆羽吐了个烟圈:“大表哥,这次来得倒还真算得上是高手,凭我现在的状态,真打不过。”
  刘乐狠声道:“小子,这下怕了吧?告诉你,给我磕头认错都晚了。”
  李慕白道:“刀疤哥,道上的规矩我懂,帮我下着小子一条胳膊,多少钱我都认。”

  陆羽吓了一跳,说道:“卧槽,这么狠,还要下胳膊。”
  “陆羽,你他妈现在怎么不拽了?老子就是比你有钱,你能怎么着,这个时代,就是钱说了算,有钱能使鬼推磨,你他妈懂不?”李慕白无比猖狂的说道。
  陆羽叹了口气,“那大表哥,你觉得这事儿要怎么才算完?”
  李慕白阴笑道:“先跪下,扇一百个耳光,每扇一下,就骂自己一句小赤佬,老子说不定一高兴,就不要你胳膊了。”
  “对,姓陆的,别怪老子不给你机会!”刘乐也说道。
  “那就这么着吧。”陆羽点点头。
  “那你他妈还不跪下?”李慕白和刘乐两人怒声道。
  “对呀,那你们他妈为什么还不跪下?”陆羽反问。

  李慕白和刘乐两人怒极反笑。
  “哈哈,刀疤哥,看到了吧,这小子太猖狂了,现在都还看不清楚形势!”李慕白狠声道。
  “确实看不清楚形势。”张小花说。
  “刀疤哥,怎么还不出手?”刘乐问。
  “我这就出手。”张小花咧嘴一笑。
  “先踢跪下。”李慕白补充道。
  “好。”
  张小花点点头。
  啪——
  一脚踹在了李慕白膝盖上,咔的一声,只怕骨头都错位了,李慕白立马跪下,表情扭曲,疼得哭爹喊娘。
  刘乐大叫道:“刀疤哥,你疯了,你踢慕白哥干嘛,我叫你踢那小子呀!”
  啪——
  张小花也不厚此薄彼,一脚踹在刘乐膝盖上,这家伙也跪下了。
  “刀疤哥,你疯了,为什么打我?”刘乐又是愤怒又是委曲。
  刘三爷可是他堂叔,刀疤是刘三爷的头号亲信,为什么会打他?

  “刀疤哥,教训一顿也就得了,我这人肚量大,不能他们要下我胳膊我就非要下他们胳膊,弟弟我还有事儿,就先撤了,改明儿再带着媳妇儿去拜访刘叔。”
  陆羽拱拱手算是道谢。
  走上前掏出自己的大前门,一人发了一支,挨个点上,接着也不废话,转身上车就走。
  大山里面,狼只会把东北虎、黑瞎子和野猪看做对手,狗要是成了群,那也只是稍微重视。
  至于圈养的羊,一百头、一千头,也不会被狼看成是敌人。
  陆羽没有对李慕白和刘乐等人赶尽杀绝。
  不是他有多大度,而是压根儿不屑。
  孤狼,有孤狼的骄傲。
  陆羽走后,张小花吩咐道:“按照少主的吩咐做,别打死打残,就按照在医院躺三个月的标准来吧。”
  一众大混子得令,钢管片刀冲着李慕白和刘乐等人劈头盖脸砸了下去,远比十分安静的地下停车场,顿时热闹的好似正在杀猪的屠宰场。
  李慕白和刘乐,到现在也没有明白,浓眉大眼的刀疤哥怎么滴就叛变了。

  还叫陆羽少主,他是哪门子是少主?
  这家伙不是刚从东北老林子出来的一野人么?
  夏晚秋这个女人很会挑地方,地点是在徐汇区的一间咖啡馆,不是最豪华的,却是最有格调的,这从外面停的车就看得出来。
  找不到奔驰宝马这种煤老板都开始不屑土财主标配,也不会有法拉利、玛莎拉蒂等年轻人才钟爱的、略显浮夸的超跑。
  都是些低调又不失身份的中档轿车。
  以奥迪、辉腾和沃尔沃居多。
  中年人的最爱。
  实用性和安全性才是他们考虑的第一要素。
  停车时候,陆羽犯难了,车是真多,车位是真不好找。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就要开车进去,有一辆奥迪A8显然想法跟他一致,从另外一个方向开来,且还比他领先了一个车位。
  然而陆羽并不是没有机会。
  看得出来,对面车技很一般,多半是个女司机。
  像这种侧方位停车,向来是女司机心中永远的痛。
  陆羽甩了甩盘子,一个犀利的漂移,稳稳当当停了进去。
  开车这种事儿真得讲究天分。
  陆羽第一次摸车就敢上路,那天分绝对有成为赛车手的潜质。
  砰砰——
  有人在敲他的车窗。

  按下车窗,陆羽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瞳孔蓦地一缩。
  他不是没见过女人的雏儿,也不是没见过漂亮女人。
  苏倾城和赵有容都是万中无一、各有风情的大美人儿,甚至唐萌萌都是个难得的美少女。
  陆羽在她们面前很放的开。
  在他看来,再怎么高贵的女神,真到了床上,还不得被他按倒身下狠狠蹂躏?
  作为一个胯下有杀气的爷们儿,陆羽有这个自信。
  但这种很微妙的自信,在此刻突如其来就消失了。
  他就是觉得,若真有机会和这个女人滚到一张床上,在下面的那个,十有八九会是他。
  很漂亮,漂亮到让他忽略了长相。
  这句话不矛盾。
  他看这女人第一眼,就被她古井般幽澈的眼瞳吸引,自动忽略了五官。
  他从未想过,世上会有一个女人拥有这般清冷的眼神。
  “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冷清秋。”

  不学无术如他,此刻脑海中竟也能想出这样的字句。
  “再看下去,我怕你的眼睛会瞎掉。”女人轻启朱唇,声音竟也是说不出的清冷,如小雪中纷乱的白梅花。
  她的唇很红。
  陆羽可以笃定,不是任何唇彩亦或口红。
  而是胭脂。
  最动人的上品胭脂,大红如血。
  他真的不敢再看。
  “我先找到的这个车位。”女人继续说道。
  依旧不清不淡,但有着不容置喙的强硬。
  她一定是个惯居高位的女人,要不然养不出这般雍容气度。

  一般男人,绝不可能生出勇气拒绝她。
  陆羽差点就把车位让给她了。
  然而他终究是个有点不一般的男人。
  似乎是第三次进山吧,那年冬雪很大,三十年难遇,人没有吃的,畜生也没有。

  陆羽破天荒撞大运猎到了一头两百来斤的野猪。
  这头野猪,能让他撑过那个冬天。
  出山路上,他被一头雌豹盯上。
  是早就应该绝种的雪豹,肚皮微鼓,有身孕。
  她需要食物,陆羽也需要。

  没有食物的时候,人跟人都没有道理可讲,何况是人跟畜生。
  在大山中,陆羽跟她对峙了三天三夜。
  不眠不休。
  结果是陆羽捍卫了自己的猎物,生生让这个大自然孕育的最有耐心和天赋的猎手铩羽而归。
  这个女人,让他想起了那头优雅清冷的雪豹。
  他下车,笑道:“你能把它叫答应么?”
  “不能。”女人摇摇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