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5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奥,这样啊。”谢部长理解了,不过他的理解是错误的,他认为是齐玉玲和华子建关系好,所以华子建的对手才整治的齐玉玲,现在华子建就有点念旧,想把齐玉玲提升起来。
  看着谢部长恍然大悟的样子,华子建是心里想笑,现在回忆起过去自己做过的很多事情,真的感到不可思议,也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感觉,就觉得那已经很遥远。
  “行了,这两个人我都会安排下去,你们就等着消息吧。”
  “不过还请谢部长把时间赶一赶,峰峡县现在急需他们到位。”
  “呵,你现在急了,我不叫你来,你自己都不知道考虑,这会你到摧起我来了。”谢部长开玩笑的说。
  华子建说:“部长啊,你哪知道啊,我最近过的都是非人的生活,整天都是手忙脚乱的,事情怎么就那么多呢?永远干不完一样?”
  “哈哈哈,你现在抱怨是一点用都没有了,好好干吧,多少人都羡慕你呢,真让你清闲下来了,恐怕你自己都难受。”
  华子建想想也是这样一回事情,要是自己真的到那些什么事情都没有的部门去工作,自己肯定是不习惯的,自己天生的就是一个劳碌的命啊。
  接下来华子建和谢部长又谈了谈下一步北江市干部调整的问题,谢部长也答应了,他说只要是华子建提出的想法,自己都会尽量的办,而且从华子建调整的设想中来看,真正能上省组织部会议的倒也没有几个人。
  两人又喝了一会酒,这才客客气气的道别分手,华子建说要请谢部长吃饭,谢部长也推辞了,说大热天的,回家喝碗绿豆汤,比吃什么龙肝凤胆都舒服。
  华子建离开了省委大院的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本来她还想去秋紫云那里坐坐,但看了看时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上车准备直接回家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华子建接到了钟菲依的一个电话,钟菲依问华子建能不能陪她去新天地酒吧喝酒,她说她心情不好。
  华子建也从钟菲依的声音中听出了他的情绪,华子建只是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华子建总是认为,作为朋友,不管是那一种性质的朋友,当朋友需要自己的时候,还是应该义无反顾的出现在朋友的面前。
  华子建跟钟菲依最近联系少了,谈的也少了,但这一点都没有淡漠他们彼此的感情,有时候华子建会觉得钟菲依庸俗和市侩,也有时候华子建会为钟菲依担心,担心她的贪婪,但就算有各种各样的不认同,感情还是感情,华子建一点都没有让疏远。
  华子建问钟菲依:“我在省委门口,你在哪里啊。”
  “你在省委门口啊,那等我,我马上就来。”
  省委和省财政厅的距离并不远,华子建就让小周把车开出去,在省委门口等了一会,钟菲依就到了,华子建看到钟菲依的眼圈红红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着小周在场,华子建也不好多问,就对小周说了要去的地点,让送自己和钟菲依过去。

  他们坐在车里,华子建隐约的看到钟菲依的眼泪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打转,此时,也许沉默感受车轮的声音才是对吧,华子建还是没话找话跟钟菲依说了两句,她说她今天太伤心,华子建不再想说什么,因为此时再说,万一她在车上哭起来,华子建怕吓倒出司机小周,华子建更怕自己,因为眼泪会引流的,本身自己也是一个超级感情动物。
  车很快行驶到人民中路的新天地,小周在华子建他们下车后就离开了,华子建他们先找了一个地方进餐,华子建知道钟菲依什么也不想吃,也许是照顾自己吧,她也陪着吃了一点,钟菲依就是这样首先为别人想的女人,在她最需要人关心的时候,还在想着华子建,虽然她吃的很少,而且把增加能量的肉都给了华子建,华子建很感动,心里想,她吃了一点,她哭的时候不会晕倒。
  随之而后,他们来到了新天地没有目的逛了一遍,甚至华子建想到,打车送她回家,华子建怕这是她一次的冲动,让她不快乐,出来逛逛就罢了。
  但钟菲依说要去酒吧,她是那样的坚持。
  华子建没有再说什么,他们很快走进了一家叫luna的酒吧,她说以前来过,华子建也就默许了,心想,熟悉的环境也许会让她更能发泄自己。
  进了酒吧,他们找一个位置坐下来,感觉不合适,又换了一个位置。他们叫了桶装啤酒,因为钟菲依是来喝酒的,而且是冲着醉来的,就没有想过咖啡与饮料。

  服务小姐拿来了木桶放在他们的桌子上,华子建环视一周,发现他们好厉害。
  钟菲依说:“别人会以为我们俩是“酒鬼”。”
  华子建说:“酒鬼也没办法了,因为今晚你不快乐,很简单,我是听众,我是你的朋友,应该陪你。”
  钟菲依就觉得好感动的,本来她就是一个热情中带有岑香的女人,有点小姐脾气,拥有着北方女孩子的优点,不据小节,善良大方,说话的嗓门都比上海小女人大多,但不失温柔,这就是她。

  今天他们是因为情感的事走进酒吧的,刚开始都不愿意说什么,华子建想是“酒后才能吐真言”吧,所以当钟菲依提议做一个“0.5.10.15.20”游戏时,华子建同意了,很快这个游戏,让他们多了一些欢笑,肚子里多了一些酒。
  由于酒精的刺激作用,钟菲依开始说起她最近的麻烦:“子建,我们厅里今天刚做了调整,我调到离退休人员工作处了。”
  华子建便一下明白了钟菲依为什么今天情绪很糟糕了,华子建也知道,这个离退休人员工作处是财政厅里最没有意思的一个处了,他是负责机关离退休人员工作;指导厅直属单位的离退休人员工作,说起来不仅没有一点油水,还要经常受那些离退休老头子的气,这对钟菲依来说,肯定是很难受的。
  “奥,希望是短时间的吧。”华子建无法给出更多的安慰,因为那样太过虚假了。

  钟菲依有点伤感的说:“这就叫人走茶凉,原来老。。。。。”钟菲依说到这里,自己也有点不好继续说了,是啊,老木做厅长的时候,多少处长,副厅长都一天讨好自己呢,现在老木下去了,自己也经常遭受别人的白眼,这也到罢了,现在还把自己工作也动了,钟菲依越想越是想不过,自己工作能力不必别人差吧。
  好一会,华子建才说:“先好好干吧,说不上也就是临时的调整,再说了,钟菲依啊,我觉得你应该找个对象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
  华子建想要转换一个话题,让钟菲依忘记现在心里的不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