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53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怎么看一个行政区有没有拥有合法的行政户口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这个行政区有没有拥有独立的行政区划码  。行政区划码是一串六位数字,也就是华夏国居民身份证前面开头的六位数字,没有一个行政区没有这一串独立的六位行政区划码,那么这个行政区就没有获得国务院的承认,属于行政“黑户”的行列。
  现在,海州市凤山管理区就是这么一个行政“黑户”,当地人的身份证不得不和新凤山市的身份证公用一个行政代码。可是实际上,却是两个地方。
  如果仅仅是身份证代码的问题,也就罢了,可是实际上。凤山管理区的行政“黑户”的身份,给生活在凤山管理区的居民造成了极大困扰,也严重影响了凤山管理区的社会经济发展。
  由于凤山管理区不是国家承认的行政区,所以在凤山管理区就没有办法设立丨党丨委、政府、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只能由海州市派出的行政区工委、管委会、代表大会联工委、政协联工委部分履行正常行政区所必备的四套班子的职能。
  为了照顾老凤山市干部群众的情绪。在凤山管理区,管理区工委、管委会大门口甚至连显示机关名称的标牌都没有挂。连带着凤山管理区的公检法机关名称也都不冠“县市区”,只是模糊地称为“凤山公丨安丨局”、“凤山人民检察院”、“凤山人民法院”。
  当然,这些还都在其次,最重要的,也是对凤山管理区人民群众和社会经济影响最大的就是,由于没有行政“户口”,凤山管理区根本拿不到国家的各种拨款。

  比如每年国家都要向各个区县下拨防洪抗旱资金和物资,但是凤山管理区由于没有得到民政部的批准,没有在国务院登记在册。一点资金和物资都拿不到。
  不光是防洪抗旱资金,什么农田水利建设资金、扶贫资金、环保资金、技改资金等等等等,总之,只要是国家层面所发放的资金,凤山管理区一分钱都拿不到。
  对于这种情况,凤山管理区方面做过统计,从一九九一年凤山市和方陆县合并到现在,凤山管理区除了享受不了国家层面的政策、自建了、项目等扶持外,仅仅在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这一项上,凤山管理区损失就超过两亿元。
  因为国家层面不承认凤山管理区。只有江北省承认,所以凤山管理区只有把精力放在江北省一级,可是由于凤山管理区简称为凤山区,和凤山市就差一个字。经常回有些张冠李戴,凤山管理区好不容易申请的拨款,一不小心就被划拨到凤山市的账上去了。凤山管理区还要到凤山市去讨要,来回折腾不说,还经常没有效果。

  这样仅仅六七年下来,凤山管理区的经济就由原来海州地区的第二名下滑到海州市所有区县的倒数第一。根据去年所统计的数据。凤山管理区的经济增长率为负百分之十二点三,是海州市下属十个区县唯一负增长的县区。在海州市全市会议上,凤山管理区领导享受不点名批评已经算是很给面子,指名道姓的批评也是家常便饭。
  凤山管理区的这些领导本来已经够窝火加委屈了,可是就在两个多月前,发生了一件事情,为了修一座大桥,凤山管理区一把手徐国栋率领交通局的人到京城找交通部申请扶持资金,好容易让交通部领导同意拨款三百万,可是交通部负责拨款的部门一查询,说是没有凤山区这个地方,差点把徐国栋当骗子给抓起来。虽然徐国栋解释了半天,又提供N种材料和方式让交通部官员查询,最后证明徐国栋真的不是骗子,可是三百万拨款却也黄了。

  徐国栋回来之后,满腔怒火,直接找到分管民政工作的张星海撂了话,说如果再不解决凤山管理区的行政“户口”问题,他和凤山管理区班子成员集体辞职!
  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说,尤其是体制内的官员来说,动不动就闹辞职,显然是一种极其幼稚的做法,套用体制内流行的一句话,这叫做政治上的不成熟。一名官员,如果在领导心目中被打上了“政治上不成熟”的标签,基本上前途也就完了。不但断绝了职务上的升迁之路,还要被领导打发到某个边缘部门去坐冷板凳,然后查着日历计算着自己退休的日子。
  既然这样,徐国栋为什么敢闹辞职,甚至还要拉着凤山管理区班子成员集体辞职呢?原因说穿了很简单,因为徐国栋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仕途上已经升迁无望。
  五十九岁现象,是华夏官场一个非常奇特的存在。体制内的一些有权势的官员,包括政府官员和国企官员,一旦在面临退休的时候,怀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心里,趁着还在位的时候了大捞特捞,因此把自己捞进纪委、捞进大牢的人也不在少数。
  同样,徐国栋既然快要退休,心态上也放开了。不过他不同于那些打算在退休之前大捞一把的官员,而是打算在自己退休之前,实实在在的为曾经的老凤山市、现在的凤山管理区十四万多人民做一件大事,想办法在自己仕途的最后一站,把老凤山市的行政“户口”给找回来。
  徐国栋自己也是一名老凤山人,当年从老凤山市当的兵,从部队退伍之后,又回到老凤山市,成为人民公社的宣传干事,直到最后成为凤山管理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徐国栋在三十四年官场生涯中从来没有离开过老凤山市,再套用一句时髦的政治用语来说,徐国栋可谓是把毕生精力都贡献给了老凤山市  。因此,在徐国栋退休之前,想着要为老凤山市、为老凤山人弄一个正式的行政“户口”。并不奇怪。所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既然在仕途上没有什么要求,徐国栋为了老凤山市的行政“户口”跑到张星海跟前撂挑子也不算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可是这样一来。张星海张市长就受了难为,不但受了难为,心中还万分委屈,甚至张星海觉得自己的委屈比徐国栋还大。虽然名义上凤山管理区的行政“户口”问题属于他张星海分管的民政事务,可是这么天大的事情。又岂是他张星海所能够决定的?别说他张星海解决不了,就是市委书记沈国生、市长邱成德也解决不了啊!你徐国栋要闹,也该到市委市政府去找沈国生、找邱成德去闹啊!找我一个无党派的副市长,算怎么回事啊?当然,这话张星海也就是心中想一想而已,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不敢对天天到办公室纠缠自己的徐国栋发飙,又担心徐国栋万一真的辞职了自己承担责任,张星海张市长最后灵机一动,干脆装起病来,找医生开了一个病假条。躲到京城大医院去养病去了。
  现在,沈国生在常委会上讨论包飞扬担任市长助理的时候忽然间提起了张星海,邱成德又哪里会不明白,沈国生这是要把张星海留下这烂摊子塞给包飞扬来处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