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7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儿让一切都变得无比复杂,而此刻我的脑子也有点儿乱,一是不确定这件事情倒是是真是假,二来也不知道如果真的如此,陆左又说了些什么。
  此时此刻,我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将所有的担忧藏在心底,然后安安稳稳地待在这里。
  然后就只有期待着屈胖三能够照顾好朵朵,不被白合的人找到。
  这是最好的结果,然而如果真的被找到了,那就打死不认,毕竟朵朵也经过屈胖三的易容,这些人未必能够确定。
  而如果我现在选择逃遁的话,绝对会被诬陷,身上被泼上无数的脏水。
  到了那个时候,我估计也得跟陆左一样,亡命天涯了。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好言安慰了杨操几句,当着外人的面,我也没有将传递消息的事情交代给他,而且杨操也未必会冒险给我办,这事儿说不定还是一个套,我只有保持最大的谨慎。
  杨操与我聊了几句,然后说道:“你别多想了,在这里歇息一夜,过了二十四小时,一切就都会没事的。”
  我说好。
  杨操离开之后,我打量了一下房间,瞧见里面的东西很简单,一张床,一个桌子,还有一个洗手间。

  唯一显得有些突兀的,是墙上有一面挺大的镜子。
  我走到了那镜子的跟前来,凝望着里面的自己,过了十几秒钟,我指着那镜面,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这后面有人,但我警告你们,不要试图偷窥我。”
  说罢,我把灯给关上了,然后躺在了床上。
  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我也做惯了牢,都不知道是几进宫了。
  此刻我就算是再为屈胖三担忧,也是无济于事,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好好的睡一觉,养精蓄锐,等待明日的结果。
  尽管腰间绑着一绳子,弄得我挺难受的,但我最终还是闭目而眠了。
  事实上,昨天我一夜没睡,今天又折腾叙旧,其实我也挺困的。
  闭上了眼睛之后,我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过去。

  而在睡梦中,我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瞧见了茂密的丛林之中,突然间有一只巨手从天而降,落到了我的跟前来。
  砰……
  一声巨震,整个大地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之中,而就在此刻,有人站了出来。
  那人居然是我。
  丛林之中,并非只有我一人。

  天空之上,也并非只有那宛如大厦高楼一般巨大的黑手——天地之间,有无数的生灵在哭嚎与颤抖。
  我瞧见了连绵无边的战火,无数的生存与毁灭,火山爆发,大地断裂,无数种超出我想象之外的生灵在其中苦苦挣扎。
  很快,我发现这儿的生灵,其实是分得有阵营的,双方对立,然后互攻。
  与影视剧里己方傻白甜,各种光伟正,浑身冒着白光,而反派则是黑烟滚滚、无端丑恶,就算是长着人样也得化一个烟熏妆表达邪恶所不同,这些生灵都丑恶得超出我的想象极限,我无法从外貌上来分清楚这些到底哪个是敌是友。
  然而另外一个我,却能够分辨出来。
  因为他本来就融入其中。
  当那巨大黑手不断毁灭生灵之时,他站了出来,然后朝着那东西高声挑衅着。
  说的这语言我完全不明白,却知道是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有种来干我”的表达。
  果然,那恐怖到了极致的巨手被成功挑衅了,然后放弃了正面的战场,朝着我拍了过来。
  我甚至都看不见对方的脸。
  因为那一只手,就如同一座高楼大厦,又或者一道山峰。
  更远的地方,则被黑色浓雾所遮盖。

  当那遮盖一切的巨掌拍下来的时候,我以为我要死了,然而下一秒,我却发现自己消失了去。
  哦,错了,不是消失,而是化作了空气。
  我依旧存在,只不过是没有了实体。
  当巨掌拍下来的一瞬间,天地都为之震颤,大地抖动,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仿佛碾压了一切,然而当它提起来的时候,从深坑之中,我却又爬了出来,然后继续奔跑。
  巨大的手掌再一次的落下,将整个世界震得再一次的颠倒。
  随后抬起手来,我却还是在奔跑。
  这个……
  我就如同打不死的小强一般,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
  就这般,仅仅凭着一人之力,就将那决定战场走势的巨手给引开了去,而在一次又一次的形态转化过程中,我也了解到了这门手段的奥妙之处。

  它能够让修行者凭借着某种虚空之力,在一瞬间,将自己从现实存在的躯体变成虚无化。
  这种虚无,并非是化作了灵体。
  因为即便是灵体,也会受到那种湮灭性的力量攻击,这种是真正的虚无,进入到一种不属于这个维度的状态,却还是能够接受到此间的无数信息。
  它的名字,叫做大虚空术,而这个人,也就是这个我,他的名字叫做观察者。
  观察者是个旅行家,他在当初的耶朗大联盟宗属于一个奇葩。
  他有着耶朗的血脉,但是却与任何高层都截然不同,他漠视世间的规则,将自己一生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探索未知世界的旅程中去。
  他走过许许多多人类未曾涉及的地方。

  他走过了许多的路。
  到了最后的最后,作为耶朗哥伦布的他终于回到了家乡,而这个时候的耶朗大联盟,已经处于风雨飘摇的末端,正被某种他曾经以为是低等生物的三眼小人入侵,并且那种曾经让他丧命的巨手再一次出现,带走了他的朋友。
  他的朋友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
  一剑神王。

  观察者最终没有死于那一场大战,而是活了下来,然后开始办理起了耶朗大联盟的后事来。
  一个王朝的灭亡,最终需要守坟人。
  他在耶朗王的继承人兴被汉人太守陈立灭掉之后,将残余的耶朗力量打散,化作了三十六峒不同的传承,让他们分散在了茫茫的群山密林之中,延续下去。
  这是一个遗老最后能够做到的。

  在某一个月圆之夜,他,或者说我仰望星空,看着满天璀璨的星子,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来,闭上了眼睛。
  咚、咚、咚……
  敲门声让沉睡中的我显得异常烦躁,睁开了眼睛的时候,我仿佛还活在梦中一般,心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悲伤。
  “我”走过了无数的世界,看过了不同的风景,但是最终的最终,我却在一个小院子里死去。
  无数的信息在一瞬间挤压进了我的脑海,让我有点儿头疼欲孽。

  而现实中的境遇,又让我回忆起了自我来。
  我是陆言,而不是观察者。
  刚才的那些,都不过是我的梦境而已,也正是聚血蛊的十八个梦之一。
  只不过……

  我原本以为经历过这么长时间的等待,聚血蛊会给我带来一场不同寻常的法门,按照那奎师那投影的级别,至少也得比一剑斩和大雷泽强身术强一些吧?
  然而没有,这种将自己转入虚无,再重新恢复实体的手段,怎么看都不觉得有多厉害。
  日期:2016-08-13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