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6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张文定就又说了一句:“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可以,可以。”潘小荣的母亲点点头,声音都有些变了,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张文定要进屋,人群自然而然地让出了一条道路。
  这些村民敢和丨警丨察对恃,但真正面对一县之长的时候,心里还是很有些惧意的。

  张文定进到屋内,见到潘小荣的父亲还躺在床上,屋内的摆设还是那么破旧,不,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破旧——毕竟遭到了一次打砸,并且这打砸之后,似乎也没有特别的收拾,也不知道是不是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意见。
  “你……”潘父见到张文定,似乎是认出来了,刚要打招呼,却猛的几声咳嗽,“咳咳咳……”
  咳嗽之后,潘小荣的父亲脸色一苦,继而张开嘴,一口啖带着鲜血就吐了出来。
  潘母一声惊叫,潘小荣那木然的神情也有了些变化。

  这时候,张文定手一探,便搭到了潘父的手腕上,看脉相还算平稳,心中稍安。
  虽然张文定没把吴长顺一身的医术学到多少,治不了什么疑难杂症,但看一个人生机强弱,还是看得出来的。
  潘小荣的父亲生机不强,却也没弱到有生命危险的程度。
  “赶紧送医院吧。”张文定一脸沉重的神色,严肃地说道,“病人这个情况很严重,马上送医院,全力抢救。”
  这种时候,潘母眼中只有丈夫的性命,连忙点头答应。
  那个不为五斗米折腰也跟了进来,在这种时候,他自然是不会阻拦去医院的,但怪话却还是要说:“就这样子送到医院里,就怕不交钱医院不肯收啊!现在的医院啊……”

  张文定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这钱由县里出的话,只是淡淡然来了一句:“我跟你们一起去。”
  有这句话,县人民医院再怎么样也不敢说要先交钱再入院了。
  不为五斗米折腰虽然不是体制内的人,但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没再纠缠。
  这时候,不管是村民还是丨警丨察,谁也不会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什么,重点是都开始帮忙出力,去抬潘父。

  潘小荣站起来跟着走,眼中有焦急的神色,但却没有什么要帮忙的举动,而潘母则手脚麻利的收拾衣服——到了医院,总得有换洗衣服。
  丨警丨察开有车过来,张文定也有车过来,但潘父现在没办法坐车,只能找了辆村里的四轮农用车,在车厢里垫上一层棉被,然后将人抬了进去。
  “我这个车没牌照的,进城会不会被交警抓啊!”司机也是本村的村民,虽然知道救人第一,但眼见潘父被抬进了自己车里,还是有点担心自己的车的问题。
  边上就有村民大笑:“你现在跟县长一起,还怕什么交警。说不定跑到县城去一趟,车牌子都不要钱给我办一个。”

  听到这些话,张文定心里也是满满的苦涩,但这种事情吧,他还真是什么话都不合适说,只能装作没听到了。
  等人都装好后,警车在前面开道,农用车跟在后面,不急不缓的往县城而去——农用车本身速度就不太快,再加上有个病人,也不能开得太快。
  但就算这样,由于有警车开道,赶到县医院,在村民们看来也挺快了——村里也有人跟来了。
  把潘小荣一家送到医院以后,张文定亲自指示医院院长,要全力以赴医治,如果县医院能力达不到,那就转到市里甚至是省里。

  这个话,张文定可不仅仅只是说一说,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当然了,如果省里也治不好,那张文定也尽力了——他这是出于一个县长的身份,对于潘小荣在县里受到的不公,所作的一种补偿。
  对于这个家庭,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至于说要办赵佩华,这并不属于补偿潘小荣,而是应该要办。
  在医院里安排了一番,张文定又见了潘小荣的母亲一次,一脸和蔼地问她:“医院里会用心治疗的……大婶,你还有没有什么诉求?”

  这个用心治疗,张文定是相信的,反正潘父这个是病,又不是急诊,所以治起来,速度应该不会有多快。当然了,院长亲自交待的,这正常入院的病人,肯定也是跟急诊差不多了。
  潘母一脸惊讶,欲言又止。
  张文定反应不过来,她可能是没太懂诉求是什么意思,便又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还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讲一讲。”
  潘小荣的母亲对于张文定的帮助已经是千恩万谢了,她作为一个农村妇女,那种天生的善良在心里根深蒂固。
  她觉得,只要治好了这父女两人的病,只要是自己能过上好日子,就是老天开眼了。
  甚至,她都觉得潘小荣的事,都没必要再多提了。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吧,只要以后一家人在一起,把日子过下去就好了。
  这么想着,她就满眼含泪,一个劲的道谢:“没有,没有什么要求。谢谢您,谢谢您。”

  看着她这张脸,张文定心中叹息一声,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心中暗自决定,不管潘家要不要再找赵佩华的麻烦,但赵佩华做过的事情,那就要担起责任。
  带着沉重的心情,张文定回到了县政府,还没对县局吴山为和钱海等人有所指示,赵佩华就托人找上门来了。
  赵佩华没有亲自来,而是拖了一个关系,这个关系不是别人,正是荷花园大酒店的总经理柳如风。
  其实这件事也巧了,柳如风帮张文定搞清楚打架的幕后指使者,她把赵佩华出卖了,而赵佩华现在有难,第一个就想到了柳如风。
  不得不说,有时候吧,事情就是这么可笑。
  推你下水的人往往就是拉你上来的,而可悲的是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拉你上来的就是推你下去的那个人,这就是做人的悲哀。
  赵佩华根本就想不到是柳如风把自己拉下去的,但他现在也只能去找柳如风,毕竟柳如风在张文定面前说得上话啊,虽然他不是求她去给自己求情,但只要是能摸清张文定的意思,那么这个忙就算帮自己了。

  甚至,赵佩华还答应了柳如风,如果她能说服张文定放自己一马,那么他定会重谢。
  柳如风找到了张文定,而张文定是万万没想到,柳如风竟然是为了赵佩华的事来找自己探底。
  张文定搞清楚了柳如风来的目的,他的第一反应是让赵佩华自己跟潘小荣母女商量,如果赵佩华能够狠狠的赔潘家一笔钱,然后在支持一下自己的工作,自己放过他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事情发生得太久了,取证的难度太高,真要按证据链来讲的话,很难给赵佩华定罪。
  更何况,赵佩华在县局里人面很熟啊,只要随便一个办案人员做点手脚,那事儿就会出现无数的变故!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刚一冒起来,张文定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看潘小荣一家人的样子,就算是赵佩华站到他们面前任他们发落,估计他们也不敢索要什么赔偿。
  至于说村里的人,或者说他们别的亲戚,估计面对着在县里能量巨大的赵佩华,就算是能够出点主意,可实际上,却也很难有什么底气。
  日期:2017-01-31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