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52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虹锋也算是赵老提拔上来的干部,杨翔远和他并不陌生,说话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兜圈子。
  “是飞扬的事情吧?”杨翔远说道,“王书记,算你电话来的及时啊!这件事情,赵老已经知道了。”
  赵家第三代只有孟爽这么一个嫡系孙女,包飞扬作为孟爽的未婚夫,那可是被当做赵家的接班人来培养的,又怎么可能不被重视?虽然看似包飞扬是孤身一人在江北省,可是暗地里赵家至少在江北省放了三个人跟在包飞扬周围,这些人直接受赵办主任杨翔远领导,他们的作用除了对包飞扬进行观察,把包飞扬的一举一动都汇报道玉泉山赵家大院外,另外主要作用就是暗中保护包飞扬——当然,除非是遇见威胁到包飞扬人身安危的紧急情况,在一般情况下,这几个人是不会露面的。而包飞扬在水岸丽宫会所所遭遇的一切,也是这些人通过特殊渠道紧急汇报给杨翔远的。

  听杨翔远说赵天海已经知道了,王虹锋也并不意外。作为赵家的孙女婿,赵家重点培养的接班人,包飞扬受到怎么样的保护都不奇怪。想到这里,王虹锋心中更是痛恨尚弘德、罗昭德那几个王八蛋!真特么的是一群不长眼的东西,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赵天海赵老的孙女婿,也是你们这些王八蛋能动的吗?你们这群王八蛋即使想死,也不要祸害其他人啊!
  “杨主任,我没有照顾好飞扬,我要向你做深刻地检讨  !”王虹锋语气沉重无比地在电话里向杨翔远说道,“你能不能帮我把电话转给赵老?我要向他老人家请罪!”
  “虹锋书记,”杨翔远对王虹锋换了一个称呼,“我跟你透个实底吧,赵老这个时候是不会接你电话的!”
  王虹锋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看来赵老这一次怒气真的不小啊,否则绝对不会不接自己的电话啊!
  “杨老弟,这一次千错万错,都是你老兄我的错!我没有照顾好飞扬,才让他险遭那群王八蛋的陷害!看在咱俩多年交情的份上,你能不能帮老兄我想一想办法,让我跟赵老通个电话?”
  “虹锋书记,我看你真是当局者迷啊!”杨翔远说道,“你就算是想要向赵老做检讨,也不能这样空口白牙的啊!要拿出实际行动来啊!”
  停顿了一下,杨翔远又说道:“更何况,你身边有个更管用的人你不求,却来求我帮你向赵老求情,岂不是南辕北辙嘛!”
  叮的一声,王虹锋脑袋里一道亮光闪过。
  “杨老弟,你是说……”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杨翔远一下子打断了王虹锋的话,“总之,该怎么办,老兄你现在应该都清楚吧?”
  说到这里,杨翔远的口吻又严肃了起来,“王书记,你只有三天时间来处理这件事情。如果到时候还没有结果,京城会派人过去帮你处理!”
  “是是,我明白!请杨老弟、杨主任你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最晚明天,我就给你一个答复!”
  挂了电话,王虹锋脸色铁青。他知道,这次罗昭德父子和邢洪林联手给包飞扬下套陷害包飞扬,已经触犯了赵天海赵老的逆鳞。也不怪赵老如此震怒,将心比心,如果换做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婿被人如此陷害,自己恐怕反应比赵老更为强烈。
  王虹锋知道,现在是自己拿出霹雳手段的时候了,如此还能亡羊补牢,对自己没有照顾好包飞扬进行补救。如果稍有犹疑,恐怕自己在赵老心目中的评价会大大降低,被打入另册处理,也不是不可能啊!
  想到这里,王虹锋烦躁地往外瞥了一眼,高声喝道:“雨城,怎么搞的?过这么久了,茅中钢人怎么还没有到?你再打电话给他,问他是不是需要我到公丨安丨厅去亲自迎接他?”

  茅中钢是江北省政法委书记兼省公丨安丨厅厅长。王虹锋听到下边人关于包飞扬在水岸丽宫会所遭遇的情况汇报后,第一时间久让秘书陈雨城打电话通知茅中钢来自己办公室。
  陈雨城在外面挨了骂,却不敢吱声。从他给茅中钢打电话到现在还不到十分钟,除非是茅中钢正好在省委大院,否则这么短短的时间,茅中钢怎么可能赶过来呢?
  他拿起电话,正想再催催茅中钢,却见办公室门一开,茅中钢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跑了进来。
  “陈处,你别……别打电话了,我到……到了!”茅中钢手扶着膝盖,弯腰喘着粗气。刚才王虹锋骂陈雨城的话他全听到了。他心里不由得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机灵,距离省委大院也不远,接到陈雨城第一个电话后,一路鸣着警笛就赶了过来。倘若自己反应稍微慢一点,在路上再耽误几分钟,王书记还不知道要暴怒成什么样子呢!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大地震
  “报告,省公丨安丨厅丨党丨委书记、厅长茅中钢奉命报到,请指示!”茅中钢健步走到王虹锋宽大的办公桌前,双脚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警礼。知道了王虹锋书记心情不爽,茅中钢这是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向一把手表示自己一切行动听指挥的立场。
  王虹锋威严地扫视了茅中钢一眼,也没有让他就坐,开口就问道:“情况你都了解清楚了吗?”
  茅中钢当然知道王虹锋所说的情况指的就是今天晚上在水岸丽宫会所发生的海州临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包飞扬被人陷害的事情。在接到陈雨城的电话后,茅中钢一边让司机以最快速度往省委大院赶,一边在车上不停地拨打电话,向省监察厅厅长陈玉清等相关人士了解情况,虽然只是短短的七八分钟时间,但是凭借着自己的身份,茅中钢还是详细掌握了今天晚上在水岸丽宫会所案件现场所有细节  。

  “报告书记,我都了解清楚了!”茅中钢干脆利落地回答道,“请您指示!”
  王虹锋面容十分严肃,一字一顿地说道:“中钢同志,这是一起犯罪分子和某些**分子内外勾结,公然陷害国家干部犯罪案件。犯罪**分子将国家干部作为犯罪对象进行陷害,严重藐视国家法律法规,是对国家公权力和社会管理秩序的公然挑衅,也是公然挑战公丨安丨执法机关的底线,影响了我们江北省安定团结的社会大局,性质极其恶劣,绝对无法容忍,请你们公丨安丨机关务必尽快侦破此案,对所有涉案犯罪人员给予严厉打击和惩处,这个案子不管涉及到什么人,涉及到什么部门,都必须一查到底。绝对不能手软!”

  王虹锋话说到这个份上,可谓是字字千钧,每一个字都如同千斤大锤重重地砸在茅中钢的心上。省委一把手该震怒到何种程度,才说出这样的话来啊?
  日期:2017-01-30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