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3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心不在焉,也确实跟不上母亲的思维跳跃,干脆就不再接茬,只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其实脑子早走神到一边去了。
  尤春梅自顾自的说着:“我看你还是抓紧时间去见见小宁姑娘父母,也让我俩尽快和他们见见,商量一下你俩的终身大事。人家把闺女嫁给我们,自然是我和你爸上人家门去谈,虽然我们是乡下人,可这大道理却懂。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有些事要提前说说,到时别让女方亲戚挑理。结婚的事可以推几天,可以先订婚。要是人家没这个讲究,那就直接结婚,那样更省事。
  城里乡下规矩不一样,我们要多听听人家的说法。只要不太难为我们,就按人家的规矩来,为了儿子,我们什么都能豁出去。人家肯定有好多亲朋好友,肯定要专门摆席面,这是人之常情。就是这席面时间上,必须得咱们先办,咱们是娶媳妇,又不是做上门女婿。
  我估计人家肯定要说房子的事。你们都是公家人,不可能回农村来住,那就在城里买房。省城的房子太贵,我们确实也买不起,那只能是你们以后有钱自己买了,现在还是先在县城买吧。本来这些年也攒了一点儿钱,你爸住院的时候花了不少,就剩那张定期存单了。这两年你给家里的钱,我都攒着,你爸又挣了一点,再出去借点,县城买楼肯定能够。要是你们单位分房,估计更花不了几个钱。

  还有就是三金,不管人家女方提不提,我们都要给,这是规矩,也算是婆家的见面礼。还要说说银子钱,我听说城里人都不要,那我们也要提一提,显得我们懂礼逊。对了,买那些家三货四也得钱,这些也要考虑进去。人家把闺女嫁给我们,怎么得也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该有的也得有……”
  虽然楚天齐的思维一直在溜号,但母亲说的话,他还是听了好多。听着听着,他的眼圈红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呀。同时他也很是伤感,母亲那里知道,事情早出了岔头,她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是一厢情愿。
  等到母亲说完,楚天齐含糊的应承了一下,就出了院子。
  来到街上,楚天齐给郝晓燕打了电话,让她多照看一下宁俊琦。
  郝晓燕说自己刚从宁俊琦屋里出来,宁俊琦除了哭就是发呆,就跟中了魔症一样。她还说“真不知你们年轻人是怎么回事”,并让楚天齐放心,有她照顾着呢。
  挂了电话,楚天齐遥望着前方,久久出神。仿佛眼神要穿过高山阻挡,要直接看到那间屋子里的人似的。
  回家期间,楚天齐去了一次山上,去看弟弟的果园,还给弟弟带去了两条烟。经过这几年的悉心照料,果园的情况也有所好转,去年的时候就有了盈利,今年比去年又增加了两成利润。只是由于一些客观条件限制,客户不太稳定,好多走的都是零售,这样就增加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要是当地有罐头厂,或是果品厂,就好了。那样就能够就地消化,不但可以减少运输的中间环节,销路也就有了保障。当然,这样的厂子不可能就在村里或是乡里,就是县里能有这样的合作单位也是好的。
  弟弟皮肤黝*黑,手上皲裂了好多口子,脸上胡子拉茬、头发蓬乱,衣服也是脏兮兮的,上面还坏了好多口子。楚天齐很是愧疚,只顾忙单位的事,只顾想着别人,却忽视了对弟弟的关照。他把果园的事放到了心上,想着一定要帮弟弟找到好的销路。
  弟弟楚礼瑞倒是很知足,知足果园的收成,知足哥哥给了买农用三轮的钱。更知足因为哥哥的人缘,三里五村卖水果的时候,人们都很捧场。村民都说楚乡长给他们办了实事,让他们多挣了钱,是个好官。

  看到弟弟良好的心态,听到弟弟的转述,楚天齐很是欣慰,也很感慨。欣慰自己做了一点实事,感慨老百姓的知足,也感慨弟弟的懂事。
  和弟弟在山上窝棚里吃了一顿饭,就被弟弟“赶”下了山。
  楚礼瑞不让哥哥和自己在山上住一晚,怕哥哥受凉或是受风,而楚礼瑞说他自己已经习惯了,已经锻炼成了钢筋铁骨。
  楚天齐只得对弟弟叮嘱一番,回到了家里。
  在家里这几天,除了去山上看了弟弟一回,楚天齐专门选择星期日,去看了姐姐一家。去的时候,他给妞妞买了文具和吃的,给姐姐带了一件新买的红色风衣,还给姐夫带了一条烟、两瓶酒。他是和村里的三楞子乘摩托去的,三楞子在铅锌矿打工,每天上下班都经过姐姐的村子。
  妞妞看到大舅进门,直接就扑到了身上,又是亲又是在身上蹭来蹭去的,足见对楚天齐的依恋。

  姐姐看到弟弟到来,很是高兴,又是急着说话,又是张罗包饺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姐夫知道大小舅子要来,当天也没出去干活,专门在家等着,还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面对小舅子调侃“你穿好的,让姐姐穿旧的”,刘栓柱也风趣的表示“我平时穿的都是带补丁衣服,今天收拾一下,是专门接见县领导的”。
  饺子就酒,越喝越有。楚天齐一边和姐夫喝酒,一边听姐姐、姐夫说着一些喜事、趣事,也回答着他们的一些问题。在他们问到和宁俊琦的事时,楚天齐都一语带过了。
  姐姐经营小买部、照顾着家,姐夫走街串户修鞋、卖东西,日子过的不错。姐姐满脸喜色,不只是因为家里收入上去了,更重要的是男人在身旁相伴,觉得有了依靠,心里更踏实了。
  看到姐姐一家日子过的很红火,楚天齐很是欣慰,放心不少。嘱咐他们有什么事别客气,可以给自己打电话,吃了一顿饭后,返回了家中。
  专门去看弟弟和姐姐,一是因为很长时间不回来,确实应该见见面、说说话。二是楚天齐总有一种预感,预感自己在开发区待不长,也不知道下一步等着自己的是什么。见见亲人,好像有一种话别的意味。
  除了看弟弟和姐姐,还有一项工作就是赴宴。本来不想去参加,在家里吃的更合适,还能多和父母待着。只是请客的乡亲总会给扣上“当官了,瞧不起人”的帽子,他也就只好就犯了。

  已经回家待了六天,明天就该回去了。
  在接受了母亲的一番叮嘱后,楚天齐回到了西屋。见父亲已经睡了,他也上炕躺到了被窝里。
  楚玉良说了话:“明儿就走?”
  以为父亲睡着了,没想到还醒着,楚天齐答了一声“嗯,明儿就走。”
  “天齐,我看你这次脸色不大好,也经常走神,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楚玉良又问,“是工作不顺遇到了问题,还是和小宁有什么不愉快?”
  “什么事都没有,主要就是这段太累。再有两个来月,就到元旦了,开发区能不能升级保留,在此一举。虽然做了好多工作,从现有引资数额、建设规模来看,升级应该没问题。但世事难料,还是不免担心。开发区这一年确实发生了很大变化,取得了好多成绩,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人们在这事上寄予了很大希望,也投入了足够的热情和能量,升级与否关系着好几十人的前途,更关系着玉赤县的发展,确实也有一定的压力。

  日期:2017-01-30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