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6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继续等着吧,领导有时间了,自然会叫你。”工作人员一脸严肃,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这,该不会就是双规了吧?
  赵佩华都有心立马冲出县纪委办公楼,然后逃出燃翼县了,可毕竟还是不愿走到这一步,想着自己在燃翼根基深厚,并且还有县委吴老板撑腰,应该是没问题的,便麻着胆子继续坐着,还不时拿出手机打几个电话——纪委并没有收他的任何个人物品。
  几个电话之后,赵佩华就又把电话打给了吴忠诚:“老板,县纪委叫我过来,现在又没人理会我。这个……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吴忠诚的话说得四平八稳:“县纪委允许你打电话?”
  “他们没有收走我的手机,也没说要怎么着。”赵佩华的话里透出浓浓的不解,“我一来,就进了会议室,到现在一个多小时了,还没人来理我。我这,我这公司里这几天特别忙,总搁这儿呆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等到下班了吧。”吴忠诚淡淡然的吩咐了一句,不等赵佩华反应过来,便果断地挂断了电话,也没交待等到下班之后要赵佩华怎么做,甚至就连潘小荣家里被打砸是不是赵佩华派人干的,都没问。
  握着手机,赵佩华从心中涌起一股惧意。

  他真的怕了。
  当初,他靠着吴忠诚,挣了钱,他也做过不少出格的事儿,都是吴忠诚给他摆平了。
  可是,现在,虽然吴忠诚没有说什么,可他却有一种感觉,似乎,吴忠诚要放弃他了。
  他也不知道这个感觉从哪儿来的,他都不愿相信这感觉,可这么多年,他也不是白混的,他的心一直都处于警惕之中。
  如果吴忠诚肯保他,那绝对不是现在这种说话的语气。
  靠天靠地靠关系,还不如靠自己!
  这事儿,既然吴忠诚不管,那自己就得自救,等从县纪委出去之后,一定要想方设法和张文定搭上线。

  张文定没去管赵佩华怎么想,他借着潘小荣家里被打砸这个由头,直接给钱海下了一个新任务:“把潘小荣一家接到县里,如果有人员受伤,就安排进医院,县局要妥善保护好他们的安全。”
  “保证完全任务。”钱海在电话里大声的回答,心中激动不已,看来张县长要直接出手了,这一下,自己就可以很好的借力了。
  现在,有了张文定这个话,就算潘小荣家里在这次被打砸的事情中,没有人员受伤,那钱海也会认定他们受伤了——哪怕是旧伤,钱海也只当他是新伤,必须送到县人民医院去!
  挂断电话之后,钱海立马安排人手,要将潘小荣一家带到县城去。
  可在这个时候,那位网络大V“不为五斗米折腰”却站了出来反对。当然,他一个人肯定是阻止不了,但有他一出面,潘小荣一家人却不肯离开家了。

  而这个事情由于朋友圈中传得很快,村子里很多人都知道了,但大家出于不在伤口撒盐的心理,也没去潘小荣家,但等到潘小荣家里被砸,那同村之人,也有点忍不住了,纷纷跑到了潘小荣家去凑声势,指着丨警丨察的鼻子大骂:“先前被打的时候,你们丨警丨察干什么去了,现在过来想把人抢走,你们想得美!”
  一瞬间,潘小荣家里的局面,矛盾突然变得特别尖锐了。
  在这种情况下,丨警丨察想把潘小荣一家带离村子,那难度就非常大了。
  潘小荣一家三个人,父亲卧床不能行走,母亲正常,潘小荣虽然有行动能力,但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呆滞的状态,基本的沟通都成问题。
  这时候,不为五斗米折腰这个家伙,俨然就成了潘家的代表,比村支书和村长说话还让潘家人信服——毕竟他来的时候,是真的给潘家带了钱来。
  这样一来,事情就僵住了。
  这时候,不管是钱海派的人,还是赵佩华派的人,都休想再动潘家分毫。当然了,过得两天,村子里的人火气没这么大了,上面再给村支两委施加一点压力,那时候再动手段,就行得通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时间不等人啊!
  张文定可以再等两天,但赵佩华等不了。
  确切地说,就连张文定,就这么硬生生地等两天,也压力相当大。这两天的时间,对于二级路扩建的重新招标来讲,影响不大,但是,如果县政府在这两天没有一个明确有力的反应,那么网上汹涌的舆论,却是不会放过燃翼县政府了。
  身为一县之长,张文定不得不谨慎面对这股舆论。
  当然了,他也可以很轻易的借这股舆论的势,来更方便地将赵佩华的事情深挖出来。

  所以,当潘家那僵持的局面传到张文定这儿的时候,张文定一个电话就打给了石三勇,开门见山地问道:“那个网络大V听不听你的招呼?”
  “放心吧。”石三勇毫不在意地说道,“他那儿有分寸,现在这样僵持着,只是为了更多的博得潘家的好感,到时候潘家就会对他言听计从了。要不,这事儿你干脆直接亮个相,到时候你一出面,不为会直接和你对话,表示对你以及县政府处理这个事情全程监督……”
  一听到这个话,张文定眼前一亮。
  这个石三勇,果然不愧是从警多年了,这些小手段,用得虽说不算是出神入化,但却是相当有效果的。
  现在,不为五斗米折腰是作为这起事件的发起人,作为舆论界的监督者,作为潘家的代言人出现的,这种身份,目前来讲,与赵佩华,甚至是与燃翼县里,都是一种反抗精神的存在。以这样的一种存在,直面张文定,并且表示只能有条件的相信张文定,并且还要监督张文定以及张文定带领的县府在这起事件中的表现,那绝对会让人觉得,他肯定会尽心尽力监督,他肯定是想要处处找张文定的辫子。

  等到最后,赵佩华与潘小荣的事情尘埃落定,这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站出来为张文定叫好,那整个事件,对于张文定在县里的群众基础,就是一个极大的促进了。
  不过,这么做的话,是不是有点沽名钓誉呢?
  张文定心中有点犹豫不决,他本质上,还是一个很质朴的人。
  石三勇仿佛知道了张文定的顾虑似的,笑着道:“现在这个社会就这样,你别想太多。只要你的目的是好的,那做事情用点手段又有什么?老弟啊!我现在不喊你喊张县长,就喊你老弟,你的处境到底怎么样,我也不清楚,但我猜也猜得到,肯定不轻松。你单枪匹马跑到燃翼,没有任何基础,要把这副担子挑起来,只能从名声上想办法,只要你在县里闯出个好名气,那以后办事也会轻松一大截呀工!公生明廉生威,你现在就得从这六个字上面想办法!”

  “唉,想做点事儿真难啊!”张文定叹息了一声,下定了决心,“我现在去潘小荣家,回随江了好好聚一聚。”
  石三勇大笑:“好,等你回来,我先给不为打个电话。”
  挂断电话后,张文定直接吩咐下去,带着司机和秘书,都没通知县公丨安丨局,一台车便直奔潘小荣而去。
  再次来到潘小荣家,虽然环境没变,但物是人非,丨警丨察、乡里的人、村里的人,将潘家的院子都给挤满了,还有许多站到了院墙外面。
  日期:2017-01-29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