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2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楚天齐面上的表情,宁俊琦狠狠瞪了他一眼。她以为他在暗示那天把涎水流到自己衣服上的事,以为她是故意装醉占自己便宜呢。
  如果知道自己还有那样的糗事,楚天齐打死也不会说的。
  看到对方拿吃饭要挟自己,楚天齐只得闭嘴,低头吃饭。虽说心里有事,但这几天确实也没吃好,肚里很饿,见到饭也很香。楚天齐也预感到没什么好事,但和前几天相比,他觉得心里踏实了一些。因为今天见到宁俊琦了,无论什么结果,他都要向她问清楚。最起码要比电话不接,人也不见,要好的多。因此,他稀里呼噜的吃了两碗米饭,吃了好多菜,还喝了一碗汤。
  等楚天齐放下碗筷的时候,才发现宁俊琦就喝了点稀水,饭和菜几乎就没动。
  “你怎么不吃?多少也得吃点呀,跟谁过不去,也不能和自己身体较劲呀。”楚天齐认真的说。

  “我不像某些人,没那么大肚量。”宁俊琦虽然说着话,却并没看楚天齐,而是往后挪了挪,靠到床头放的被子上。
  楚天齐“嘿嘿”一笑:“此言差矣,这些天没见到你的人,打电话也不接,我是茶不思饭不想。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了,我要把这些天缺的饭补回来。对了,你今天明明在家,怎么说是出差了呢?”
  宁俊琦心里话:要没你那破电话,还不至于差点撞到你呢。心里这么想,但她嘴上却冷冰冰的说:“最后的晚餐吃完了,你走吧。”
  “是吗?这就完了?”楚天齐问道,“那么咱们谁是犹大,谁又是耶稣呢?”

  宁俊琦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随便。”
  “随便?这可难办了。”楚天齐嬉笑道,“我记得,犹大当时和祭司长说‘我亲吻的就是耶稣’,咱们的身份不弄清,那到底是我亲你,还是你亲……”
  宁俊琦沉声道:“楚天齐,够了,不要拿无知当有趣,赶快走。”然后又补充道,“你不走我走。”说着,向床边挪去。
  楚天齐收起了嬉笑的表情,深呼吸了一下,说:“俊琦,不必这样,你坐那,咱们好好谈谈。”说着,把餐桌挪到了一边。

  “有什么好谈的?”宁俊琦虽这么说,但还是没有要继续下地走开的意思。
  楚天齐坐到椅子上,盯着宁俊琦道:“俊琦,你这是明知故问。我想问的是,咱俩的事怎么样了?你家人是什么态度?”
  宁俊琦躲开了对方的目光,把头扭向一边。
  见对方不回话,楚天齐又问:“换句话说,咱俩以后该以什么关系相处?”
  宁俊琦这次接了话:“你是你,我是我,互不干扰。”
  “俊琦,你这不是自欺其人吗?前几天都要带我见你家人了,现在又说互不干扰,总得有个理由吧。我知道,我那天的做法让你伤心了,可能也伤害了你的家人。”楚天齐诚恳的说,“如果就是因为这个,我可以向你赔不是,就是上门请罪也行。当然,我这绝不是因为你爸爸是市委书记,而是因为他是你的家长。我做为晚辈,做错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
  虽然楚天齐的态度很虔诚,宁俊琦却无动于衷,依然把脸扭向一边。
  楚天齐继续说:“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你的家人不同意我们的事情,也请你告诉我原因,当然我更想知道你的态度。如果我的家庭或是我个人不符合你们的要求,那我可以通过自己努力奋斗,让你过得幸福,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如果你的家人担心我会对你不好,那我还可以当面向他们做保证,保证对你一心一意,呵护你一辈子。
  我那天的逃跑,是懦夫行为,我也深深自责,并做了深刻检讨,一定下不为例。从那时起,我就做好了接受一切惩罚的准备,做错了当然要付出一些代价。所以我一直跟你打电话,想要联系到你,让你知道我的态度,可你手机一直没开。当然,我也想上门找你,当面说这些。只是我对你家住址实在没有印象,更重要的是我不能不期而止,不能在你们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让你难堪,让你的家人难堪。

  第二天等了一天,没有任何消息,我这才坐车回了县里。但我心里一直想着要和你见面,要当面说清楚一些事情。我深深的爱着你,在我心里已经把你当成了终身伴侣,我也曾经想过,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和你在一起。如果是因为家庭阻止,那我可以用诚心去融化其中的隔阂,为了你我可以舍弃尊严,何况还是在长辈面前,也不丢人。如果是外界有障碍的话,那我会不顾一切去清除,那怕因此而伤痕累累,那怕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惜。在我心里,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因为我们彼此深爱着……”

  宁俊琦嗓音嘶哑,把头转向一边,打断了他的话:“够了,你走吧,以后你是你我是我。”
  楚天齐摇摇头:“不行,你得告诉我原因。不能因为误会,不能因为彼此不沟通,而伤害相爱的两个人。即使是你的家庭坚决不同意,即使因为我的家庭或是我不符合你们的要求,也请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宁俊琦摇头哭泣道:“你别说了,别说了好不好?不是因为你,都是我的原因,都是我的原因。我……我变心了。”
  楚天齐很固执:“俊琦,我根本不信,你就不是那样的人。否则,咱俩不会发展到现在,甚至根本就不会有开始。你不要把苦痛都藏在心里,咱俩一起抗,好不好?”
  “不好……我没苦痛,我……我有什么苦痛?我解脱了。”宁俊琦的话断断续续,她已经泣不成声。
  “俊琦,看到你这样,我也难受,比刀子扎在心上都难受,都难受的多。你不要折磨自己了,也不要折磨我好不好?”楚天齐的声音也已嘶哑,眼中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我们是相爱的,我爱你,你也爱我。”
  “不,不,我不,不,不爱你。”宁俊琦咬着嘴唇,哭诉着,“我从来……从来就没爱过你。”
  楚天齐一下子楞住了,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但他稍微一想,就又摇了摇头:“你这么说我也不信,只能说明你心中非常痛苦,只能是你万不得以说出的违心话。”

  “楚天齐,你给我走。”宁俊琦哭着吼道。
  楚天齐摇摇头:“我不走。”说着,他忽然“哎哟”了一声,蹲了下来,“我的腿,我的腿。”
  “天齐,你怎么啦?怎么啦?”宁俊琦扑了过来,用手去挽他的裤腿。
  楚天齐心中一喜:还是苦肉计好使。但还是继续“哎哟”着。
  忽然宁俊琦停止动作,站了起来:“腿疼是吧?我马上让人送你去医院。”说着,拿起手机拨了出去,“让司机过来一下。”
  楚天齐很无奈,站了起来,说道:“你,你心够硬的。不过,我知道你还是装的。我不走了,直到你说出原因来。”
  宁俊琦把头别向一边:“你,爱走不走。”

  屋子里很沉闷,只有宁俊琦的哭声在回荡。
  “笃笃”,敲门声响起,并传来说话的声音,“书记,我是小孟,我回来啦。”
  日期:2017-01-28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