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46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昨晚上,在你的地盘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相信你心里也是有数的,这些人既然不敢在你的山庄里头闹事,毕竟是知晓山庄的相关背景,看上去也是你们山庄的熟客,我到你们山庄消费,原本也不过是去休闲一下,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不愉快,这件事任是放到谁的身上,想来都会心里不痛快,这一点还请胡老板能理解。
  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只要求胡老板把这件事跟我解释清楚,这帮人跟你们山庄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在你们山庄的大门口对客人动手,山庄的保安和服务人员只当没看见一样,这里头到底有什么猫腻,只要胡老板能跟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我自然不会跟胡老板过不去。
  胡老板听了秦书凯这话里的意思,似乎怀疑,昨晚他在山庄门口被人围攻竟然跟山庄有关联,赶紧喊冤说,秦县长,您可千万别冤枉了我们山庄的员工啊,这开门做生意的事情,大家的心里都明白,上门就是客人,客人之间发生些摩擦也是常有的事情,现在客人都到了门外私自解决问题去了,一般来说,商家又怎么会愿意没事找事的,自寻麻烦呢?
  秦书凯听了这话,怒声呵斥到,距离你们山庄大门几步远就成了外头了,那外头不是还有你们山庄那么大的停车场吗?怎么就成了自找麻烦了?按照胡老板的说法,只要是出了你们山庄大门的客人,哪怕是在门口出现什么重大意外,也跟山庄没有半点关联啰?
  面对秦书凯的质问,胡老板一时无言以对,只能低声下气的哀求样口气说,秦县长,这件事的确咱们山庄有错的地方,但是话往回里说,这不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吗?我作为山庄的负责人也亲自登门道歉了,秦县长您大人有大量,这件事就这么结了吧,别为难像我这种不上台面的生意人了。
  胡老板说着,随手拿起自己带来的包说,这包里是一件好东西,听说秦县长喜欢收藏古物,这不,我给秦县长拿来了一张真迹,还希望秦县长能消消气,别跟我们小老百姓一般计较。
  见胡老板要从包里掏东西,秦书凯立马抬手阻止说,别,胡老板的东西太贵重了,我可不敢随便收,否则的话,不是要被人说成是受贿了,依我看,胡老板今天似乎没有带来解决问题的诚意,这件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现在已经很晚了,胡老板请便,我就不送了。
  秦书凯说完这句话,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做出一副要走的架势,胡老板一看这阵势,不由慌了手脚,他赶紧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冲着秦书凯哀求道,秦县长,这东西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不拿出来,但是,我那山庄里头,歇业一天就是一天的亏损啊,还请秦县长看在做生意不易的份上,放我们山庄一马吧。

  秦书凯见胡老板跟自己演起了苦情戏,忍不住摇头道,胡老板,你既然能把这么大的山庄在普安市的闹市区开起来,我相信你的智商应该没差到那种地步,我跟你从一开始就把话全都讲清楚了,胡老板却一直顾左右而言其他,这样的谈话,我看不出胡老板想要解决问题的诚意,如果胡老板诚心要想要你的山庄早日恢复营业的话,我相信胡老板应该知道会怎么做的?
  胡老板听了这话,一时有些尴尬的立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应答才好。
  刘丹丹早已看出秦书凯今晚有些喝多了,脸上都已经泛起了红晕,依照秦书凯的酒量,不喝到一斤酒以上的量,他的脸色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变,眼见秦书凯对胡老板的态度不甚客气,刘丹丹赶紧适时的拎起地上胡老板带来的袋子塞到胡老板的手里,把自家客厅的门打开,脸上带着客套的笑容,送胡老板离开。
  胡老板刚一走,秦书凯立马*重新跌坐到沙发上,冲着刘丹丹低声说道,哎呀,今天可只能是真的有些喝多了,老婆赶紧的帮我倒杯茶解解酒。
  刘丹丹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酒量不够还逞能,要是把身体喝垮了,看谁管你。
  女人都有同样的毛病,尽管心里也心疼自己的丈夫,却是嘴上不饶人,喜欢罗嗦似乎是每个女人的通病,刘丹丹也是,嘴里边抱怨着,边起身去帮自己的丈夫倒水。

  这世道有各种类型的夫妻,尽管大部分的人结婚是跟爱情这个词语有关的,但是也不排除有一些人是怀有某种目的找男(女)对象结婚的。
  刘丹丹和秦书凯之间,起初应该算是有一定感情基础的,尤其是当初刘丹丹暗恋秦书凯的时候,听说秦书凯选择跟孙静结婚,她几乎肝肠寸断,但是随着时光飞逝,人的年纪越是增长,似乎人对情感的某种免疫力也逐渐增强了,更注重的是过日子三个字。
  否则的话,刘丹丹也不会因为生活过于平淡,导致在某一阶段做出出轨的荒唐事情来,刘丹丹错就错在,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若是刘丹丹当初看上的另一种安心本分过日子的男人,说不定,现在的日子倒是比跟秦书凯在一起过的更加幸福些。
  有些男人天生适合做丈夫,而有些男人天生适合当大众秦人,帅气的外表,博爱的情怀,内心的闷骚程度跟出众的外表往往成正比,男人的生理特点决定了他对女人的态度,想要从这种男人身上得到专一的情感,无异于水中捞月。
  秦书凯这样的人,在官场中不算少数,从小底层的生存环境让他的内心,天然有种仗义和善良的基因基础,与人为善有时候是一种本能,但是,当意外情况出现的时候,人为了自保,往往会一下子顿悟出很多道理来,不管这道理是对,是错,反正,生活给人的教训是最直观的。
  可以这样说,没有金大洲的背叛,就不会成就现在的秦书凯,那种心灵中代表某种情结的丰碑一旦倒坍后,就很难再重新树立,尽管王耀中的仗义,有时候的确是能打动秦书凯那颗已经有些坚硬的心,这种感动却是瞬间即逝的。
  名利场上,人人都为了一己之私使尽手段,随便的轻信别人,必将意味着自己成不了棋局的主人,而当棋子的命运,有时候实在是太可悲了。

  正因为想明白了这一点,秦书凯的心里才会坚定要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决心,他抛撒诸多的财物,联络一些高官达贵并非没有目的,当这些人陶醉于别人对他们的巴结讨好时,岂料自己不经意间,其实已经成为别人的棋子,这世道原本公平,得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对等的。
  而现在的秦书凯,最想扮演的角色,是一个执掌棋盘的人,不管是在什么样的位置上,一定要做到一点,那就是绝对不会成为别人的下酒菜,重蹈当年被金大洲耍弄的覆辙。
  一个人第一次吃亏是不小心,第二次再吃同样的亏,那就是犯贱自找了。
  日期:2017-01-28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