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5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在摸了摸身边,就摸到了一具微热,柔荑的身体,单单凭手感,华子建就知道这应该是江可蕊的,那么自己在那里?
  他呆呆的看着黑夜,慢慢的,眼睛适应了这里,原来自己还在家里的床上,不过应该有灯光啊,过去每次江可蕊都会把小台灯开开的。

  华子建摸索着,打开了台灯,一下子,他也就彻底的清醒了,是在家里,身边趟的也确实是江可蕊。
  在这时候,华子建才发觉自己连衣服都没有脱,他也知道了,为什么江可蕊没有开灯,自己太困,江可蕊不想影响到自己休息,是的,一定是这样,华子建看看时间,凌晨6点,算一算,自己已经睡了10多个小时,华子建在赶忙看看手机,还好,电话没有关,也没有电话打进来,这也就说明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华子建想,干脆再睡一会吧?可是现在却异常的清晰,一点睡眠都没有,人也精神的很,他迟疑了一下,脱下衣服,走进淋浴室,冲起澡来,当水流从头顶洒落下来的时候,全身漾起的是一种惬意放松的感觉。洗完澡,回到卧室里,躺倒床上,这个时候,华子建才注意到江可蕊竟然只穿着黑色的小裤和罩罩,更衬得全身丰满而白皙。
  毛巾被也只是搭在肚子上,江可蕊就像一个睡美人一样,正看着华子建。
  “对不起,把你吵醒了。”华子建有点歉意的说。
  此刻的江可蕊很美丽,柔顺如黑绸缎般的秀发,淡若远山的柳叶眉,下面配着一双娇滴滴的含情目,小巧挺立的鼻下有一张如樱桃般鲜红欲滴的唇。精致的瓜子脸盘,皮肤犹如阳光下的冬雪,晶莹剔透,恍若要渗出水来,周身所散发出的气质,犹如仙子般不染凡尘。
  往下看,精瓷般光滑洁白的玉肤,娇似凝脂,吹弹可破,像清晨开的第一朵带露的芙蓉,不盈一握的杨柳小腰,仿佛一掐就会断似地,修长匀称的美腿,全身上下带着些妖媚的气息,然而妖媚中却也不乏清澈,简直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但两者却也契合的天衣无缝。就如同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般。
  “没有,我昨天睡的很早,刚才已经醒了。”说着话,江可蕊就伸手来替华子建擦额上的汗珠时,华子建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子冲动,一把将她就搂到了怀里。
  江可蕊还没来得及娇声惊叫,就被华子建一翻身压在了身下,嘴就覆住了她的红唇。

  江可蕊只听到自己两个人的心跳声和急促的呼吸声……在这张宽大舒适的床上,迎着他灼热的双眼,江可蕊羞涩的闭上眼睛。。。。。。
  天色已经亮了,华子建在哄高兴了江可蕊之后,也必须起来上班了,今天的事情还有很多,不仅是军区那面的调查事情,市里还有好几个事情要处理一下,比如王稼祥的棚户区新城,还有副市长岳苍冥最近负责的北江大桥等等,那面省钢好像前两天也有几个问题要处理一下,所以吃完了早餐,华子建就感到了市委。
  这一屁股坐下去,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他连一口水都没喝,一口气处理了好多个问题,等把这些人都打发走之后,华子建才长长喘了一口气,喝掉了大半杯子水。
  刚要休息,秘书小刘就走了进来,对华子建说:“书记,外面有一个女士,说是你同学,要见你。”
  “我的同学?”华子建思索了一下,说:“什么名字?”
  “姓齐,叫齐玉玲。”小刘很快的报出了名字。

  华子建“哎呦”一声,忙说:“快请,快请。”说话中,华子建也站了起来。
  小刘忙出去,很快就返回了这里,在他身后,华子建看到了好久都没有见过面的那个齐玉玲了,齐玉玲美丽是依然的,但要是足够仔细的观察,又似乎苍老了一点,在脸上,眼神中,多出了一种沧桑和忧郁的神情。
  华子建心中也是一揪,看的出来,齐玉玲在这段时间里过的并不很好,是啊,一个地方干部,到厂矿企业去,总会有很多难以适应的地方。
  可是这一切应该说,都是自己赐予给齐玉玲的,也许,到今天齐玉玲还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落到现在的状况中,但华子建不能因为对方不知道,就变得心安理得,不管齐玉玲当初对自己做过什么,但现在她已经受到了惩罚,这应该够了。
  “你来了?”华子建有点黯然的招呼了一句。

  齐玉玲淡淡的看着华子建,看着这个自己曾经的同学,她的心里也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要是当初自己在学校爱上他多好。要是当初在新屏市对他一直忠诚,一直支持多好?可惜啊,自己一错再错。
  笑了笑,她说:“华书记,恭喜你。”
  华子建摇下头,知道她说的意思:“这没有什么值得恭喜的,不过是工作岗位的一个调整。”
  “是啊,但在我们这些人来说,这还是值得恭喜的,你见证了一个辉煌。”

  “或许是吧,但你不要忘记,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差别,你还是我多年之前的那个美丽的校花,我还是那个华子建,我们永远都是同学。”
  齐玉玲有点感动的说:“谢谢你,谢谢你还把我当成同学,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们已经不会再有坐在一起的机会了。”
  华子建苦涩的笑笑,说:“不会的,曾经是同学,永远都是,对了,这次怎么来省城了?”
  华子建不想在陷入到这个让自己有些伤感的话题中来,所以岔开问了一句。
  齐玉玲的想法也和华子建差不多,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不说也罢,她微微一笑说:“我现在管工会的,这次到省总工会来办点事情。”
  “奥,这样啊,对了,在企业有什么体会没有啊,那可是一种新的挑战。”
  说到了工会的工作,齐玉玲一下就变成了另一种精神状况了,她没有了刚才的忧郁,没有了对华子建的那份内疚和后悔,变得容光焕发起来,津津乐道的给华子建讲了好长时间的工会工作,华子建静静的听着,在心中也突然的感到了当初自己那样做是对的。
  一个宦海中人,当她一下子面对那些最淳朴,最真诚的工人老大哥的时候,官场中的虚来晃去,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都一下子没有了市场,因为最基层的工人阶级更愿意用直接,干脆的方式来处理所有的问题。

  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和你绕来绕去,当你还想用官场习惯的方式来和他们交流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错了,你根本走不进他们的心中。
  华子建很是欣慰的看着齐玉玲,听着她给自己讲述,虽然齐玉玲讲的那些并不能真正的引起华子建太浓厚的关注,但华子建一直那样认真的听说,没有一点点的不耐烦,他其实听的不是齐玉玲讲述的工作,他听的是齐玉玲的心声。
  后来齐玉玲突然的停住了自己的讲述,她一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华书记听这些一定很无趣吧?”
  华子建很亲切的摇摇头:“你应该叫我子建,另外,我告诉你啊,你在刚才讲工作的时候很美丽,真的,让我会想到多年前在学校的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