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6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若仅仅只是这两点,还算不上虚报,最多只是误报——面积没错的话,报上去的名称错了而已,多大点事儿?
  可最让人郁闷的是,燃翼县里,有一处一百亩的生态林地址上,第一年报的是生态林要的补贴,可第二年,那个位置上立马又上报了一个房产项目——就是那种绿化做得不错的山体大盘。
  就在城边上的山上开发房地产,绿化当然不会差了。
  这事儿吧,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了。
  听到这个,张文定也无语了。
  擦,燃翼县,不,应该说望柏市里,这都干的些什么糊糊事儿啊!
  基本情况听过之后,张文定摆摆手,让丁奉出去了。
  坐在椅子上,张文定寻思着,这个事情吧,自己躲是躲不过了。毕竟,这是政府事务,肯定得自己这个一县之长来处理,不可能把锅甩给吴忠诚。

  最重要的是,这事儿吧,还得从省里或者市里打探点消息,搞清楚一下省林业厅和望柏市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要不然的话,这根本就没办法搞事情啊!
  呃,对了,吴忠诚那里,也要争取一些条件。擦,虽然这是政府事务,但你吴忠诚毕竟是燃翼一哥,真要搞出大事情,你也是要担责任的,我就不信你不怕!
  这么一想,张文定抬手就给吴忠诚打了个电话:“班长,你在办公室吗?我这儿有个情况,要跟你汇报一下。”

  吴忠诚的声音有点幽远:“哦,文定啊,什么情况?”
  这一声文定,叫得还是比较亲切的。
  不过,是不是真的亲切,那叫的人和听的人,都心知肚明。
  “电话里说不清,我去你办公室吧。”张文定这时候可没心思和吴忠诚多说什么,直接要面谈。
  吴忠诚对他这个要求,也没办法拒绝,当然,心里也不想拒绝,嗡声嗡气道:“嗯,行,那我等你。”
  挂断电话之后,张文定翻出了望柏市长曹子华的电话。他想给曹子华打个电话问一下,看看望柏市和省林业厅之间,到底出了什么情况。
  然而,在电话既将拨出一瞬间,张文定又止住了这个念头。
  说起来,张文定在省里有靠山,可在望柏市里,他跟各个市领导,走得都不近。甚至于,大部分的市领导,他都没怎么接触过。
  可以说,从张文定来燃翼的日子开始,到现在为止,他基本上就属于那种只知道埋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路的人了。
  说起来,张文定接触得最多的市领导,就是曹子华了,可这个最多,真要说起向曹子华当面汇报工作的次数来,也是屈指可数。

  如果勉强划分一下阵营的话,张文定算是靠近曹子华这一边的,但他真心不是曹子华的人。现在遇到了这么个情况,他可以向曹子华去汇报工作光明正大地谈这个事情,但还真的不适合私下打个电话去问具体的缘由。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张文定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然而,这个事情不适合问曹子华,却也还是要找人问。
  张文定在省委党校学习过,在省城白漳还是有不少同学的,甚至有些同学能量还很大,比如说交通系统的赵世豪。
  只是,这种事情吧,他也不适合问赵世豪,更不适合问别的同学,那样会显得他消息太不灵通了。如果他的身份实力很强了,要问一下没事,但他现在身在县里,这么问省里的同学,那就多少有点自认低别人一截了。
  这些人没办法问,那张文定左思右想,只能抬手给木槿花打个电话了:“老板,我文定啊。”
  “嗯。”木槿花应该心情比较愉快,声音中都透出几分笑意,“知道是你,手机有显示呢。怎么突然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想老板了。”张文定的甜言蜜语那是张嘴就来,“好长时间没向您汇报工作了,没有您的指点,我感觉有点迷茫。”
  “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小子。”木槿花轻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小小的不爽,然后又很大气地说道,“说说看,遇到什么情况了?”
  木槿花这个话,就真的对张文定相当不见外了。
  以她的身份,跟张文定丝毫不打哈哈,不东扯西拉,而是直奔主题,可见她对张文定的信任,并没有因为张文定离开随江而减弱。
  当然了,张文定对木槿花的尊重,也没有丝毫减弱。要不然的话,这个事情,他就算是找武云去探消息,也好过找外人啊!
  从势力上来讲,武家和文家,其实是尿不到一个壶里的。当然,两家想要接近一下,还准备让武玲嫁到文家去呢,但后来武玲却和张文定好上了,而张文定这个武家的女婿,和木槿花这个文家的媳妇,却相处得这么好。

  不得不说,有时候世事真的难料。
  张文定与钱海的交集不多,但在赵佩华与潘小荣这件事情上,二人是有共同的目标的。
  也就是说,这二人,目前是紧密联合在一起的,当然了,以张文定为主。甚至于,这还可以看作是钱海投奔张文定的投名状。
  在这种情况下,钱海在张文定挂断电话之后,还敢立马再打电话进来,那这事儿,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赵佩华那里出现了一些特殊的情况了。
  想到这一点,张文定就两眼定定地看着手机界面,既没马上接听,也没有像刚才一样迅速挂断。
  吴忠诚见到这个情景,心里那尴尬就别提了,但他现在毕竟是和张文定搭班子,眼见张文定这个表现,肯定是想接电话了,便只能故作大方道:“你先接电话。”
  张文定就对吴忠诚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没有出办公室,只是走到了一边的墙角,接通了电话,开口就一个字:“讲。”
  钱海没有废话,直奔主题道:“领导,潘小荣家里被砸了。”
  张文定设想过各种可能,可怎么也想不到,潘小荣家里会被砸了。

  这都不用细想,第一个怀疑的对象,肯定就是赵佩华了。
  毕竟,潘小荣这事儿,现在搞得赵佩华很被动,赵佩华如果派人去潘小荣家里威逼利诱的话,让潘小荣一家人不掺合进来,那网上再怎么闹腾,也没用——都没苦主啊!
  这种应对事情的思路,效果一向都是非常好的,但是,也太粗糙了。
  最主要的是,在这种节骨眼上,赵佩华怎么就敢派人去潘小荣家里打砸?

  不管是直接打砸,还是先以利诱,利诱没谈拢的时候再打砸,这都不应该在这风口浪尖之上干啊!
  心思电转间,张文定嘴里却平静地问道:“怎么回事?”
  “赵佩华的人去了潘小荣家里。”钱海很干脆地说道,“他们想拿笔钱出来,潘家不收……然后,就这样了。”
  日期:2017-01-27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