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45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峰刚想开口阻止姚晓霞的小题大做,只见船老板从里面的船仓里拿出一个看起来不算是很大的牌匾说,这位小姐,您看看这个,整个洪泽湖上的所有渔船饭店,就只有我一家有祖传的招牌,这道“油爆海螺”可是我祖先传下来的绝招手艺,这整个江浙一带,也只有我们一家是最正宗的做法,您要是不信,等会尝尝咱们做出来的菜肴,只要吃一口,您要是感觉我有半点说瞎话的地方,您就一分钱都不付。

  姚晓霞见船老板说的真真的,不由笑道,真的假的?我怎么觉的像是听故事呢?
  船老板一听姚晓霞话里有怀疑的意思,索性手里拿着牌匾讲起了自己家里饭店这道菜的来历。
  原来,船老板姓秦,内战的时候,各处饥荒,船老板的祖父年轻时一个人一路讨饭流落到了青岛。
  有一天,实在是累的走不动了,见路口一家名叫“胡家馆子”的饭店正打告示招伙计,就摇摇晃晃地报上了名。“胡家馆子”当时是青岛口子附近生意最为火爆的饭馆,原因是这里的大师傅是位厨艺顶尖高手。
  大师傅姓王,福山人,祖上在巡抚衙门是专门为巡抚大人做饭的师傅,对菜品的研究很有一套。王师傅在继承祖上手艺的前提下,又进一步改良了菜谱,所以吃他炒得菜是一种味道与艺术得双重享受,同样的材料经过他的手炒出来之后色香味绝对不一样,吃服了远近的食客,甚至有人专程从即墨慕名赶过来,就是为了一品王师傅的高超手艺。
  王师傅有一道拿手的菜,叫做“油爆海螺”,选用近海捕捞的海螺,个大皮薄,肉嫩味鲜,王师傅的刀功那叫了得,一个海螺被一刀一刀均匀地片成八八六十四片,片片薄如封窗纸,码在盘中,可清晰地看到盘子底部的花纹,配以细如发丝一般的黄姜,以翠绿的小葱做为衬料,以底油滑锅,急火爆炒,快速出锅装盘,盘中雪白的螺片翠绿的小葱和鲜黄的姜丝,三色搭配色泽绝艳,螺片入口脆鲜,使人品过之后极难忘却。

  可是这王师傅偏偏是个犟劲头,在胡家馆子这几年宁可自己亲自动手也一个徒弟都不愿带,任何人不教,全靠自己上灶,用他自己的话说“教一个徒弟瞎一只眼”。
  船老板的祖父非常机灵,自从来到胡家馆子当上了伙计之后,就处处留心,没事就和王师傅套近乎,一来二去,慢慢博得了王师傅的喜欢。可喜欢归喜欢,这技术是不对外传授的,船老板的祖父也毫不气馁,经常悄悄溜到后厨去偷王师傅的艺,王师傅也知道这小子是在打炒菜的注意,也不避讳他,只要你自己能偷会了,这也算是个道行。
  船老板的祖父学的很真,把王师傅的一招一式都暗记在心,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地练,比如油爆海螺,必须先要掌握了刀功之后才能考虑如何上灶,他就用一些废弃的萝卜地蛋之类开始练习,然后再逐渐地学着片肉,工夫不负有心人,没想到,用了一年的工夫,他竟然把王师傅的全部技术都偷进了自己的脑袋。
  也就是在这一年过年之前,王师傅找到了胡掌柜说自己年事已高,要回家养老,不能在这里继续做下去了。胡掌柜一听就急了,知道来馆子吃饭的这些食客大都是冲着王师傅的名声来的,如果他一走,胡家馆子的生意立时就衰落了。

  胡掌柜只好以加薪加股为条件苦苦哀求王师傅能留下来,可是王师傅去意已决,不论掌柜的如何哀求也是坚决不做。掌柜的无可奈何,只得放其走人。
  王师傅走后,胡掌柜一筹莫展,这事还不敢对外说,如果一旦传出去说王师傅已经走了,那么这个店立马就完蛋了。过了年之后,心急火燎的胡掌柜就开始四处踅摸厨子,希望能有个人过来顶王师傅的缺。
  这时候船家老板的祖父站出来对掌柜的说,我试试吧!胡掌柜惊讶地望着这个其貌不扬一口苏北口音的小伙计,用不屑的口吻看着他问:“就你?你行吗?”
  船老板的祖父嘿嘿一笑说:“我自个也说不上行还是不行,我炒个菜掌柜的尝尝,行您就用我,不行您再另寻高明。”事已至此,胡掌柜也只好是有病乱投医了,抱着极不信任的态度勉强同意他上灶炒个菜试试。
  船老板的祖父也不客气,上来就学做王师傅的拿手绝活“油爆海螺”,不慌不忙地拿起炒瓢,滑锅投料,只见一团蓝悠悠的火苗在炒瓢里连翻了两个滚之后,一盘同样也是三色绝艳的油爆螺片旋即出锅,从上灶到装盘,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一气呵成,使站在一旁的胡掌柜看得两眼发直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半天竟然都没缓过神来,直到船老板的祖父把一双筷子放到他的手里请他品尝的时候,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用筷子捯起一片螺片放入口中,脆、鲜、嫩、滑一样不少,甚至比王师傅炒出的味道还要地道。

  船老板的祖父就此在胡家馆子里上了灶。
  光绪十七年,山东巡抚张曜陪同大清国总理大臣李鸿章前来胶澳视察海防,闻听胡家馆子的师傅很厉害,就专程前来品尝这赫赫有名的油爆海螺,没想到吃遍九州一百单八味的堂堂大清国总理大臣在吃下一片之后,竟然拍案叫绝,亲自来到后厨召见了这位年轻的师傅,并书写了“第一厨”的牌匾赠与。
  由此,船老板的祖父当时在青岛名声大燥,比昔日的王师傅还要风光。后来,到光绪二十二年,德国人进了青岛,为了保命,船老板的祖父回到了家乡,在家乡开了一家自己的餐馆,只是由于战乱的缘故,饭馆尽管手艺好,却并没有挣下多少钱,一家人的生活几度陷入困境。
  祖父去世后,船老板的父亲身体不太好,不适合整天站在厨房里头端油锅炒菜做大厨的工作,于是把父亲把祖父的手艺又传给了船老板,只可惜,毕竟不是祖父亲手交给船老板的手艺,船老板年少贪玩时,对学习厨艺又没什么兴趣,父亲手把手的交了几年,除了那道远近闻名的“油爆海螺”他还能做的像模像样之外,其他的一些菜早已无法和祖父当年的手艺相提并论了。
  正因为如此,现在到船上来吃饭的客人,大多是奔着这道“油爆海螺”来的,这次姚晓霞他们倒是挑的巧了,正好挑中了他们这艘船,别家船上一晚上也就接待一两桌客人,他们家船上却已经吃完了一批客人,姚晓霞等人过来,算是今晚的第二拨了。
  听船老板介绍完后,不要说姚晓霞,就连秦书凯和李峰等人也对那“油爆海螺”来了兴致,赶紧让船老板来两盘尝尝。
  船老板倒也利落,半小时左右的功夫,一些冷菜拼盘上完后,招牌菜“油爆海螺”也隆重出场了,几人都迫不及待的拿着筷子夹了几口放在嘴里,一个个吃的喜笑颜开起来,这船老板的确是没有吹牛,就算是秦书凯和李峰这种经常在五星级饭店里晃悠的人,也从没尝过这样的美味啊。
  日期:2017-01-27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