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这次发烧全拜这家伙所赐。
  心里还是有些小感动。
  喝完姜汤,她情况并不见好,身体愈发滚烫,意识都有些模糊。
  “老婆,我送你去医院吧。”
  “喂……我们这个样子,怎么去医院?”苏倾城无比虚弱。
  两人衣服全是湿的,难不成裹着浴巾去?

  “这……老婆,你要是信我,那我帮你按摩按摩吧,发发汗就退烧了。”陆羽正色道。
  “按摩?”苏倾城心里一紧,“怎……怎么按摩?”
  “就是刺激身体的一些穴位,让你出汗呀,只是……需要脱掉衣服……我才好认穴位……”
  “喂……那……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我又不是没看过……”
  “额……”
  苏倾城小脸更红了。
  也不知道是发烧红的还是羞怯。
  她闭上眼眸,细长睫毛微微颤抖,脸薄如她,自然不会再说话了。
  陆羽深吸一口气,拉开她身上的被褥,颀长手指微微颤抖,解开她的睡袍。
  暖色灯光下,露出肌肤如雪,说是造物天赐也不为过。
  震撼。
  动人心魄。
  在陆羽记忆中能比拟的景象,大抵是第一年进山的那个暮春。
  大地回暖,冰雪消融,万物复苏。
  彷如一夜之间,山花就开始烂漫。
  推开门,或白皙、或嫣红的山花蔓延进了眼瞳。
  自然的壮丽之美,生命的奇迹之美。
  那个场景,让陆羽第一次爱上了大山。
  而眼前这个场景,则让陆羽第一次爱上了一个女人的身体。
  陆羽深吸一口气,压制心中旖旎,开始给她按摩。

  中医观点,发烧就是外感风邪。
  陆羽跟学究天人的陈道藏学了三年,上下九流旁门左道的手艺都有涉猎,深谙医理。
  最先需要刺激的穴位,叫风池穴。
  胸锁乳突肌与斜方肌上端之间的凹陷处就是。
  良久。

  苏倾城喘着粗气,睁开了眼睛。
  眼眸里蕴着水汽,脸颊带着诱人的红。
  “行了,好好休息吧,睡一觉,明天什么都好了。”陆羽正色道。
  “那……你睡哪里?”
  “沙发。”

  衣柜中只翻出一床薄毛毯,关上灯,陆羽躺着便睡。
  黑暗中。
  苏倾城悠悠吐了口气。
  其实她刚才已经决定了,如果这家伙要求的话,大不了就挤挤咯,只要他不动手动脚就行。
  不过他提都不提,她总不能主动提吧?
  那她成什么样的女人了?
  这姑娘估摸也是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陆羽在沙发上躺着,端着烟灰缸,关上灯,静静抽着烟,望着灯火辉煌的外滩,怔怔出神。
  天人交战的某人抽完倒数第二根烟,望了眼大床方向,模糊朦胧却玲珑有致的身躯,唉声叹气道:“妈蛋,刘家沟那些个小媳妇儿、俏寡妇要知道了,不得把老子笑死了,别说禽兽了,老子连禽兽都不如。”
  “噗……”
  苏倾城没忍住,所以她笑了,笑得很欢畅。
  第一次觉得,其实这位陆小爷,挺可爱。
  “你再笑,再笑我就跟你大战三百回合。”陆羽老脸一红,眯着眼,暗含杀气。
  苏倾城不敢笑了,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啦,你陆爷顶天立地,还能欺负我一弱女子?”
  “傻妞。”陆羽没好气吐出两个字。
  掐灭烟头,睡觉。
  其实挺好。

  禽兽不如就禽兽不如咯。
  喝了酒就上床,太像一夜情了,幼稚,肮脏,庸俗!
  老子就是有崇高道德品质和个人修养,怎么滴吧。
  第二天清晨,苏倾城被某人呼噜声吵醒。
  望着天花板,她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瞥了沙发一眼,某人盖着一条薄毯子,蜷缩成一团。
  真可怜,她心想。
  江海初春的早晨,不是一般冷,有空调也白瞎。
  “喂……”她叫了一声。
  “怎么了?”
  “沙发那么小,你怎么睡呀,到床上来吧。”她俏脸通红。
  “老婆,不怕我犯错误?”陆羽问。

  “你要犯错误,昨天就犯了。”苏倾城小声说。
  “傻女人,你太高估男人的自制力了。”
  陆羽也不矫情,很不客气地躺到她身边,睡了一晚上沙发,终于舒坦。
  几分钟后。

  “喂,你睡着了没。”他问。
  苏倾城摇摇头。
  陆羽很安分,什么都没有做。但她还是很紧张,身体紧绷。
  长这么大,第一次跟男人睡在一张床,零距离。
  “老婆,我想抱着你睡。”陆羽在她耳边唇语。

  苏倾城又红了脸,说道:“流氓。”
  “我这还流氓,我都成禽兽不如了,就当收点利息。”
  陆羽将苏倾城轻轻扳过来,两人面对面。
  她小脸红彤彤的,吐气如兰。
  有些女人,是那种见到男人就拼命绽放的花朵,而有些女人,则矜持骄傲地只为一个男人娇艳摇曳。
  “老婆……”陆羽嘀咕。
  “怎么啦?”

  “以前我被一个娘们儿狠狠骗过,打那时候起,我觉得全天下女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也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爱上任何一个女人。”
  苏倾城不说话。
  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倾听。
  只是很好奇。
  这家伙以前,到底都经历过什么?
  “但我现在突然觉得,如果是你的话,我会尝试着爱上你。”陆羽正色道。
  “鬼才稀罕你爱。”苏倾城撅着嘴巴。
  “那可是你说的,以后我爱上别的女人,你可别怨我出轨!”陆羽笑道。
  “你敢!”
  “额,倾城……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傲娇?”
  苏倾城脸更红了。

  “你……睡觉!”
  良久,她吐出两个字。
  “好。”陆羽点点头。
  “喂,手往哪里放?”
  “那我换个地方……”
  “滚,哪里更不行,信不信我把你踹下去?”
  “安啦安啦,你是老婆你最大!”

  “唔……王八蛋,别顶我!”
  苏倾城很明显高估了某人的自制力,睡到一张床后,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
  陆羽亵渎着她身上羊脂暖玉般的每一寸肌肤,赚了个盆满钵满。
  没有上垒。
  苏倾城肯定不会同意。
  但该占的便宜还是要占!
  那李白还是杜甫的不是说过么,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大概十点过的样子。

  苏倾城一个叫孙丽的女助理叩响了房门,给他们送来了两套衣服。
  见开门的居然是陆羽,一脸见鬼表情。
  陆羽贱笑着接过衣服,笑道:“你懂得……”
  孙丽脸颊一红,说道:“额……我懂了。”
  “小丽,你懂什么了,要死不是!”
  苏倾城气得,没好气道。
  “苏总,人家真的懂了嘛。”孙丽眨了眨大眼睛,将衣服塞给陆羽,转身就走。
  要不然看苏倾城那个娇羞的样子,说不定会把她杀人灭口。
  两人换好衣服,楼下餐厅吃了早餐,期间陆羽一直在贱笑,苏倾城恨不得将他灭掉,恶狠狠道:“喂,姓陆的,昨晚的事情,谁都不能告诉!”
  “了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