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6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实话,县局丨党丨委班子成员里,虽然大多数都说自己是跟着吴忠诚的,但实际上,真正说得上紧跟吴忠诚的,也就黄强一个人,别的都要差一些。
  毕竟,以前的吴忠诚,做事真的有点小气,让紧跟他的人,都心中有怨气。再一个,吴忠诚毕竟是燃翼一哥,以前的县局班子成员中,除了一把手之外,也就只有黄强一个人离吴忠诚最近了,别的人,难免离得远了些——级别摆在那儿呢。
  不过,这次在丨党丨委会上,这些人不想查赵佩华,更大的因素,却是因为他们跟赵佩华的关系都还不错。
  是的,吴忠诚为人虽然小气,但赵佩华出手却比较大气,把县局里的头头脑脑们,还是喂得比较饱的。

  在这种情况下,黄强不管怎么表态,都是要进吴山为的套子了。
  只要黄强进了套子,那事儿就好办了。
  如果黄强进了调查组,那调查工作马上就可以展开;如果黄强不进调查组,那别的副局长进来,在调查组里当个副组长,最多可以和钱海硬碰硬一样,但要跟吴山为硬扛,还差了许多——副处级就是副处级,哪怕还没当了副县长,也不是一般的副局长能挡得了的。
  不过,黄强毕竟不是一般人,吴山为给的两个选择,他都没选,而是避开话锋,提出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时间上都好说,现在的问题是,赵佩华赵总,在我们县里也是知名企业家,并且还是县人大代表。我们这边成立调查小组,那县人大那边……”
  这个话没明说,但却提出了一个丨警丨察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许可,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
  “就是一个正常的调查嘛。”吴山为立马就把县人大这个话题避开了,摆摆手道,“他是人大代表,相信觉悟是有的,并且也是在意舆论的。啊,咱们又不是要刑事拘留,只是了解一下情况。把事实真相弄清楚,给广大网民一个交待,也给他一个交待嘛。”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黄强也就没理由再拦着。

  其实,他刚才的阻拦,也只是做给别人看的——你们看看,不是我不帮赵佩华,实在是吴山为一意孤行,我挡不住啊!
  虽说黄强也得了赵佩华的好处,但现在这个情形,黄强也没必要为了他死撑——吴山为要办这个事情,可是有着县政府的压力呢。
  对于吴山为,黄强还可以扛一下,但面对张文定嘛……他就不愿意面对张文定。
  黄强不愿意硬顶了,别的班子成员,也不再多说什么,毕竟这是受到了县委县政府重点关注的事件,关系到县里两位大佬的斗法,他们就不想掺合得太深了,免得一个不小心,伤着了自己。
  一散会,县局这边就通知赵佩华,要他过来,了解一下情况,而钱海也悄悄给张文定打了个电话:“领导,他这个人大代表的身份,我们挺为难的。”
  接到这个电话,张文定也有些皱眉。
  这事儿,难不成一开始就要卡壳?
  “唔……”张文定轻轻发出了一个声音,然后就又给了钱海坚定的信心,“你们先把情况摸透,县人大那边,我去沟通。”
  “谢谢领导。”钱海先道了声谢,然后又道,“这个,还有个情况,他还是党员。”
  一听这个话,张文定就笑了,有办法了。
  “我明白了,我这里会跟县纪委沟通的。”张文定就不相信了,还治不了一个赵佩华了。
  县纪委那边,张文定虽说不可能做到如臂使指,但一般情况下,用起来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得到了张文定这么肯定的支持,钱海信心大增,也没请示吴山为,便直接派了两个手下,又给温大奎打电话借了两个派出所的合同丨警丨察,让他们前去潘小荣家了解情况,并且暗示了,就留在潘小荣家。
  一方面,这做么,可以有效监督网上那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真的到了潘小荣家之后,会不会弄出什么对燃翼县里不利的举动,另一方面,也是对赵佩华的一种防范——谁知道赵佩华会不会派人去呢?
  毕竟,以赵佩华的势力和手段,真要干点什么事儿,难度并不大。

  虽然说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班子成员中,大部分都是跟着吴忠诚的指挥棒走,但在中层以及基层干警中,钱海的威信还是比较足的——业务能力强,容易得到血性男儿的尊敬。
  只不过,毕竟他已经靠边站了,干警们就算是心里尊重他,但为了前途,也不可能紧跟他了。只是,现在他以调查小组副组长的身份,安排点事儿,还是有人愿意真心配合的。
  这个安排做出之后,钱海也没有亲自给赵佩华打电话,尽管他有赵佩华的电话。
  他只是叫一名干警,公事公办地通知一下:“赵总我们这儿有个情况,需要找您了解一下,您看是你过来局里,还是我们去您公司?”
  这个态度,是为人民服务的态度,但是却不是任何一个局领导通知的,这就让赵佩华有点不爽。
  不过,不管爽不爽,他这时候也不会乱发脾气——他也知道自己的那点事儿,闹到网上了,现在情况比较不妙。
  当然了,赵佩华在县里是紧跟吴忠诚的,而且公丨安丨局里他也熟人特别多,倒是不担心会出什么事,只是感觉到挺恶心的。
  以赵佩华平时的脾气,对这话自然是鸟都不会鸟的,但现在这非常时期嘛,他也就收起了性子,平静地回答道:“我先看看时间安排吧。”
  面对这种情况,他都不需要找出什么现在人在外地的借口——赵总在燃翼混得好,面对公丨安丨局一点都不虚呢。
  不等电话那边的人说话,赵佩华就挂断了电话,抬手又是一个电话打给了县局政委黄强:“领导,刚才你们局里来电话,要我过去……这是个什么情况?”
  黄强笑着道:“这我不太清楚啊,最近我都只抓思想政治工作,业务方面,都是吴局亲自抓的。要不,我给你问问。”

  这种推脱的话,赵佩华当然听得明白,心中恼火不已,也懒得和黄强废话,直接就压下了电话。
  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赵佩华觉得,自己还是要有所行动,不能任由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了。
  真当他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响了,不认识的号码。
  犹豫了一下,赵佩华还是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赵佩华吗?我这儿是县纪委,有些情况,需要跟你了解一下,你马过来一趟。”
  赵佩华顿时就慌了,先是公丨安丨局,这紧接着又是县纪委,这……这是要闹哪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