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6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与向立志说完之后,我又回身过来,揪住了夏夕的脖子。
  我差一点儿就要将她给勒死。
  然而那女人却是铁了心一般,最终还是一句话也不多说,显然是吃定了我不敢动她。
  这事儿让我有点儿郁闷。
  如果没有向立志和李副部长这样的外人在场,我估计早就动刀子,将那女人给大卸八块了去。
  不过此刻我却不得不放弃那样的逼问方法。
  因为没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而后便是当地派出所的民警,以及当地的民兵组织,已经围了上来。
  我叹息一声,知道估计是问不出太多的东西来了。
  不过这一次倒也不算白费,毕竟到底是谁教夏夕炼制的聚血蛊,这事儿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重要。
  我的恨意仅仅只是针对于她而言,如果这女人下半辈子都需要坐牢,又或者直接另一颗花生米下了黄泉,对于我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可以接受的结局。
  当地的派出所民警冲进这个房间里面的时候,也给吓了一跳。

  满地躺倒的人,他们以为都是死尸,有人甚至吓得直接跌倒在了地上去,而即便是站着的,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惨白。
  不过好在有人认识李副部长,倒也没有太多的冲突。
  这些都不过是些普通人。
  李副部长先前的时候,一直都显得很沉默,然而当这些人赶到的时候,却终于缓过了气来,与这些同志们握手寒暄,然后介绍起了目前的情形来。
  我们救了李副部长,而且还是两次,对于这件事情,李副部长心里面是清楚的,所以对我们还算是挺尊重的。
  不过我并没有与这些人完成交接。

  在我看来,这些民警除了一个拿枪的,其余的真的是一点儿战斗力都没有。
  别人不说,光罗坝那么一个少年郎,都能够将他们全部都给撂趴下。
  我生怕我这边一撒手,这些好不容易抓到的家伙,就全部被放跑了,所以坚持让他们联系上级,最好能够让有关部门前来交接。
  对于我的要求,一开始的时候这些民警还有一些不理解,甚至可以说是反感。

  然而关键时刻,向立志和李副部长站起来给我撑了腰。
  他们没办法,只有在附近设立警戒,然后积极与上面联系,另外就是找人去公路那边,把翻车的死者给弄出来。
  这些事情十分繁琐,不过与我们的关系倒不算大。
  一切都由向立志和李副部长来接洽,我倘若不是担心放跑了夏夕,真的就想告辞离开了。
  一个小时之后,镇宁县的刑警队也来了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州宗教局的官员也赶到了这里来,由刑警队的人给我们做了笔录,如此一番折腾,终于在第二天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来了一票人马,穿着灰色的中山装,一看那架势,就知道大部分都是修行者。
  其中还有一个人我却是认识的。
  杨操。

  当初养鸡场失窃案的时候,我就跟此人认识,也知道他跟我堂哥陆左也有一些关系,所以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
  随后我与杨操谈及了昨日之事来,并且把这些受困于此的人交到了他的手上来。
  与杨操交接,我还是比较信任的,也相信夏夕在他的手中跑不了。
  对于夏夕,以及当初在广南玉林那边的案子,宗教局这边其实也是有过备案的,只不过一直都没有能够将她捉拿归案,这一回是人赃并获,人证物证齐全,两案相并,倒也算不得有多复杂。

  弄完这些之后,杨操过来与我握手,说感谢我的见义勇为。
  我谈及了闻三儿,说出了我的担忧。
  杨操说这个没事,回头的时候,由他这边出面,通知当地的民政部门,然后通知家属过来就是了。
  处理这些事情,杨操还是比较专业的,随后将人分批押出了山谷,暂时前往镇宁县城。
  我们也正好搭车前往了镇宁县城。

  因为之前做过了笔录,所以杨操并没有一定要留我的意思,只是留了我的联系方式;而向立志和李副部长都有许多的事情要处理,也需要跟上级领导汇报工作,所以就在县城分道扬镳了。
  临走之前,两人跟我约时间,说等过两天,请我吃饭,表达感谢。
  我并不热衷,说看时间吧,到时候联络。
  随后我前往了记忆之中的大田溪洞,结果发现真的盖了房子,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当初的藏剑洞早已不知了影踪。
  我试图唤醒一剑神王的记忆,然后去感受剑的气息,结果傻乎乎地绕着那小区转了一整天,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事情让人郁闷,不过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这一次过来,本来就是碰碰运气而已,没想到机缘巧合,居然逮到了夏夕。
  这事儿已经赚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接到了杨操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他话语很严肃,说陆言,你在哪里?
  我感觉到了杨操的语气有些严肃,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怎么了?”
  杨操说案件有了新进展,你若是在镇宁的话,来一趟宗教局招待所,我有事情跟你谈。

  我说谈哪方面的?
  杨操感觉到了我话语里面的谨慎,说与你无关,就是跟你通报一下案情的进展,不过有些事情不方便在电话里面讲,你若是在镇宁,我跟你当面聊一下。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告诉我地址,我自己找过去。
  杨操说我一会儿发到你的手机上来。
  与杨操通话的时候,我和屈胖三两人正在路边的一小馆子里吃饭,点了一锅镇宁的红酸汤,这汤里面有农家田鱼,鲜嫩爽滑,再加上鲜红的颜色、清香以及醇酸回甜的味道,让人大呼痛快,屈胖三连吃了三大碗饭,还不停歇,非要泡着汤再添一碗。
  屈胖三吃得爽快,听我说起此事,他不愿走。
  他说你先去,一会儿过来找我。
  我说不会吧,我也不确定要在那里待多久,要是搞一晚上的话,你难道要在这里吃一个晚上?
  屈胖三笑了,说好哇。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撑死你去——带钱了没有?
  屈胖三一想,说哎呀,还真没带呢。跟在你身边,从来就没有想过带钱……

  我从钱包里面掏出了一沓红票子来,递到了屈胖三的手上,然后指着旁边斯斯文文的朵朵,说你照顾好朵朵啊,要让她有半点儿事,看我弄不死你。
  屈胖三拿起一串三味臭豆腐,递到了朵朵跟前来,说你放心了,朵朵可比我厉害,我哪里欺负得了她?
  我说你们小心点,这会儿人多,特别是朵朵,一定不要显露原来的面目。
  日期:2016-08-12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