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6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如其来。
  这一切都是她预计的手段,估计同样的办法,她不知道在多少人的面前使用过,而且收效也的确良好。
  正因为如此,使得夏夕充满了自信,以为能够将我给一举拿下。
  只不过她到底还是忽略了一些东西。

  又或者她根本不知道。
  就在这翅膀上有着无数眼睛一般图纹的蝴蝶冲到了我的面前,挥舞着翅膀,洒下许多粉末,将我的精神一下子弄得恍惚的一瞬间,从我的胸口处,也浮现出了一个东西来。
  聚血蛊。
  对方是玩蛊毒的好手,我又何尝不是?
  除了聚血蛊,我还是苗疆蛊王的徒弟,镇压山峦十二法门和巫蛊上经、巫力上经这些东西,我也不是白学的。
  吱、吱……
  我听到了聚血蛊发出了兴奋的叫声,随后它十八根触须挥动,一下子就将那大蝴蝶给缠绕住,下一秒,这东西已经给聚血蛊吞入了腹中去。
  而我也在一瞬间恢复了神志,伸手过去,一把抓住了那女人的胳膊。

  不愧是当初勾引得我浮想联翩、想入非非的角色,那女人的胳膊好滑好嫩,不过我却丝毫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想法,一个过肩摔,直接将这女人给掀翻到底,然后扬起手掌来,在她的脸上噼里啪啦打了两巴掌。
  我这巴掌重,三两下,便将这女人给打懵了。
  而趁着这个时候,我伸手过去,将她的一对膀子给卸了下来。
  啊……
  女人一声惨叫,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冲着我疯狂大叫道:“你是陆言,你是陆言对不对?”
  她认出了我来,双眼泛红,显得十分地不理智。

  随后我又给了她两大耳刮子。
  夏夕给我直接扇晕了去,而这个时候,我方才抬起头来,瞧见那些弓手已经撤退进了竹林子里。
  我没有心思去追,而是揪着夏夕进了茅草屋里。
  我把她提拎着进了屋子里,而这个时候,我听一声悠悠的呻吟声,循声望去,却见昏迷了许久的李副部长此刻正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瞧见了我,不由得惊诧地喊道:“陆言,这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没有理会她,而是将那女子给绑了起来,刚刚要跟李副部长解释两句,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屈胖三走了进来,说外面有几具尸体,到底怎么回事?
  我抬头看,瞧见他带着朵朵和向立志走了进来。
  我指着夏夕,说你们走了不久,这女人就带着人反攻回来,差一点儿就栽在了她的手里。
  说罢,我还说起了她的身份来。
  屈胖三泛光,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过来,说原来如此啊,当真是冤家路窄——好,我来帮你审一审……

  屈胖三满脸泛起了**的迷之笑容,然而当着朵朵的面,他到底还是不敢做出太多出格的举动。
  而且这个时候,向立志告诉了我一个消息,他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已经跟当地的公丨安丨机关取得了联系,在确定了组织部的李副部长,以及县委书记的秘书出了事儿之后,那边的反应十分迅速,不但通知了当地的派出所,而且还说会派更多的人赶到此处来。
  听到这话儿,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慈元阁的黄小饼跟我说过一件事情,现如今的有关部门,将会对现如今的江湖人物进行严打,而在此期间,任何一点儿小事情,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甚至有可能因为一件小事情就丢掉了性命。
  所以我不敢当着向立志和李副部长的面,把夏夕这个女人给弄死了去。
  我甚至不得不将人交给当地的公丨安丨机关,并且由公丨安丨机关移交给专门处理这种事务的有关部门,只有这样,方才能够让我的身上没有半点儿污点,也不会给人有小题大做的理由。
  而在此期间,我需要尽快从夏夕的嘴里撬出一些我想知道的东西来。
  思索了一会儿,我让向立志给李副部长解释这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从夏夕的身上搜出了地窖铁门的钥匙来。
  我与屈胖三下到地窖,将里面的人给救了出来。
  一共十一个囚犯,每个人的精神都萎靡到了极点,而且我查了一下,所有人的身体里都种上了引蛊。

  这东西与当初夏夕弄在我身上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我没有让这些人自生自灭,而是避开了向立志和李副部长的视线,将聚血蛊放了出来,将这些人身上的引蛊都给吞噬一空,让他们得以解脱。
  引蛊消失之后,他们或许会虚弱一阵,但至少不会再有生命的危险了。
  处理完了这些之后,我找了一瓢冷水,将夏夕给弄醒了来。

  冷水泼脸,夏夕呛了一下,睁开眼睛来,打量了一下我,眼神之中掠过一抹惊慌,随后收敛了起来,硬着头皮说道:“你想对我干嘛?”
  我冷笑一声,说当然是感激夏夕小姐——哦,错,应该叫你甘九妹,我得感激你当初没有弄死我啊。
  夏夕强作镇定,说既然如此,那就放开我吧。
  我忍不住扑哧一笑,说你还真的以为我在感激你?想多了吧……
  我伸出手去,捏住了这个毒蝎心肠的女人那尖锥子一般的下巴,然后恶狠狠的说道:“上一次就让你逃了,结果你还敢作恶,真的是嫌命长了么?”
  夏夕紧紧咬着嘴唇不说话,而我则问道:“说,是谁教你培育聚血蛊的?”
  她看了我一眼,竟然闭上了眼睛。
  啪……
  夏夕摆出一副不合作的态度,我在瞧见屋子里那些受困囚徒的惨状,也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想法,直接上来就是一大耳刮子,将那女人的脸扇了一个脆响。
  一个巴掌我不解气,抬手就是噼里啪啦地一阵扇。
  我可不是装样子而已,是真的用劲,没一会儿,她那俊俏的脸蛋儿就开始肿了起来,肉眼可见。

  我呼啦啦地扇着,而这个时候,旁边的向立志终于看不下去了,喊住了我,说陆言,你别动私刑啊,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
  听到这话儿,我停了下来,然后看向了向立志。
  大概是感觉到我那一刻的眼神有些凶狠,向立志舔了舔嘴唇,然后跟我解释道:“这个,审问人的方法,有很多,不一定要用这种粗暴的办法,而且你也不是什么执法人员,到时候很容易被人诟病的……”
  我看了向立志一眼,笑了笑,说你说得也对啊。

  向立志瞧见我似乎在认真思考他的提议,有些高兴,说对啊,我们要以德服人嘛……
  我指着旁边那些瘫倒在地,陷入昏迷的囚徒,这些人个个都是破衣烂衫,面黄肌瘦,看着好像没了灵魂一般的样子,说如果你是他们,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么?
  这一句话说得向立志哑口无言。
  而李副部长是个老油条,懂得沉默是金的道理,一直都在旁边坐着,静静地看,也不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