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526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伏地武士这东西,已经不能用道行两个字来形容了,
  尼玛,核弹头有道行吗,谁能说说它是几段修为,但一颗丢下来,十个大天师都不够轰杀的,
  这伏地武士和核弹头就差不多了,完全就是个超级武器,说是终极战士一点都不夸张,它就是为了杀戮而诞生的,无法用道行来衡量,刀砍不断,枪射不穿,火烧不透,水淹不死,只要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不枯竭,它就能一直这么轰炸下去,谁能受的了啊,
  而青衣那边,也已经被不老尸压制了,

  前世今生融会贯通,两世身融合,不老尸大成,
  大成的不老尸,相当于九段大天师,青衣这个天师根本不是对手,不一会儿就衣袍染血,看得出,这还是曹沅不断在退让,不断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青衣肯定已经陨落了,
  手足相残,同根相煎,
  看着眼前恍如末日的厮杀,我轻轻闭上了眼睛,
  过了不足一秒,我便再一次睁开了双眼,长长呼出一口胸腔间的浊气,终于朝着曹沅踏出了一步,
  曹沅是我珍视的人,青衣也是,胖子、林青他们全部都是,
  他们都是我父亲去世以后,待我如手足的人,
  我不能因为曹沅,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
  在楼兰王宫,我眼睁睁的看着曹沅被不老尸和罗刹鬼夺走,这一次,我不会再看着我所珍视的兄弟被夺走,
  一步踏出,厚重的军靴落地时碾压的脚下的土地发出“沙沙”的声音,我有些艰难的将百辟刀高高举起,霎时,杀气冲天而起,入眼之处一片绯红,

  此刻,我犹如一个置身疆场中的士兵,从第一步踏出开始就再没有回头的余地,脚步愈来愈疾,最后干脆是在奔跑了,身上的杀气犹如火焰一般跳动着,这一瞬间我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狂猛到极致的能量,所过之处,杀气让地面都一寸寸的崩溃,在这样的能量推动下,我的速度亦是狂飙到了一个极限,我只听到耳畔有风声在呼啸,不过转眼之间就已经冲到了曹沅近前,
  此刻,曹沅在空中,青衣在地上,曹沅正不断用阴气猛轰青衣,青衣狼狈闪躲,
  既然无法说服曹沅,那就只能击败她,强行带走她,
  她在半空,首先要做的,是让她下来,
  这些念头在电光石火中闪过我的脑海,然后,我将杀气全都运到了脚下,猛然一蹬地面,
  这是我受到了伏地武士的启发想出来的法子,不知道有没有用,也不知道我的杀气到底能将我推多高,但我必须试试,
  轰,
  杀气在我脚下爆开,可怕的能量冲击的地面都裂开了,然后我整个人就被推的朝半空中冲去,失重感让我肾上腺素狂飙,整个人都在情不可遏的哆嗦,我不知道到底是紧张还是因为兴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我这一冲,所处高度远远超越了曹沅,足足冲到百米之上的高空,然后整个人呈一条抛物线狠狠朝着曹沅撞了过去,
  虽相距甚远,但我明显在曹沅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惊愕,明显,她没想到我会出手,大出意外,被我抽冷子就逮住了机会,甚至愣在半空中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欲挥刀,可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能落下长锋,

  因为曹沅完全没有防备,这一刀我要是想看,直接就能斩下她的头颅,
  这个念头在我心中一冒出来,我握刀的手都不可抑制的在颤抖,
  我终究是心软了,
  然后,我轻轻叹了口气,任凭自己的身体犹如一颗出膛的炮弹一样朝她撞了过去,接触的瞬间,她身上的阴气与我身上的杀气相互抵触,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寸寸笑容,然后她狠狠撞进了我怀里,

  之前我就已经被多伦打伤,内脏首创,哪里能吃得住这样的撞击,这一瞬间只感觉五脏六腑就像是要碎裂了一样,张嘴就“哇”的喷出一口血,洒落在曹沅洁白的衣裙上,触目惊心,然后我们两个就一起朝地面坠落而去,
  我看到,她神情一窒,不过眸光却柔和了很多,在下坠的过程中她怔怔看着我的鬓角,忽然轻轻叹道:“天哥,你的力量是用生命换取来的吧,你的鬓发已经白了,少年白首,看着有些刺眼,”
  “不想活在愧疚里,只能拿命拼,”
  这一刻,我不想管自己还能活多久,未来或长或短,我都看不清,甚至,我都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我是生是死,那些太复杂了,我弄不明白,也不想杞人忧天,我只看重这一刻,最起码,我希望我经历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倾尽全力,所以,我也不想考虑曹沅说的那些,只是看着她的双眼问她:“能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吗,”
  曹沅轻轻摇了摇头:“信仰不同,每个人的人生也不同,”
  “别和我说那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忍不住咆哮了起来:“是不是三清道人,他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你难道连爹妈都不要了吗,”
  曹沅轻声道:“你不了解他,他其实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是个很复杂的人,我看不懂他,但我却知道,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深邃的存在,他的思想和智慧,根本不是我们所能了解的,”
  “一个刽子手,反而成了圣人了,”
  我不禁在笑,冷冷的笑:“从十绝凶坟到西域三十六国,再到亚特兰蒂斯失落文明,他布局这些杀了多少人,”
  曹沅摇了摇头:“杀戮,有时候并不是罪恶,要说杀戮,人类的自相残杀才是最凶狠的,古往今来,死于战祸的人到底有多少,你是干这行的,你了解历史,你洞彻万年来的人类文明,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其实是人类自己,”
  我一时无言以对,
  曹沅别过了头,似在犹豫,然后问我:“倒是你,天哥,你为什么刚才不落下那一刀,你应该知道,刚才是你最好的机会,你那一刀如果落下,我会被你杀死,而你,将吸收我的阴气,踩在我的肩膀上成为真正的八段天使级高手,傲视阴阳两界,”
  “我不想再沾朋友的血,”
  我脑子里闪过了沈梦琪,咬了咬牙,看着曹沅说道:“而且,你还欠我一个解释,我步履维艰的来到了这里,迎来的却是你这样的态度,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很抱歉,这个解释我永远给不了你了,而且,天哥,你不杀我,真的是一个很愚蠢的决定,妇人之仁,”
  曹沅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话锋一转,忽然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你不杀我,我,杀,你,”

  此刻,我们已经快着陆了,曹沅在这个时候闪电般的抬起了手,狠狠朝着我胸口上拍击了过来,
  这一掌来势很急,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再加上我一直处于曹沅的上方,根本没办法闪开,结结实实被拍在了胸膛上,
  咔嚓,
  我听到自己的胸膛上爆出了一声脆响,声音特别特别的清晰,我听的是清清楚楚,这声音我也熟悉每一次我的刀砍进大粽子的身体里的时候,都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这是骨裂声,

  我胸骨已经被这一掌打裂了,可能因为她的动作过于迅速的原因,最开始的时候我甚至都感觉不到疼痛,只感觉一股大力将我包裹,然后整个人直接向后倒飞了出去,一直等落地,才感觉到了疼痛,整个人差点背过气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