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50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于这个海州炼化项目是薛绍华在海州担任市委一笔安排的时候就一直在操作,他对情况也比较了解,所以省里还是由薛绍华直接跟进。
  为了推动海州炼化项目的建设,省里的支持力度也很大,但是省里又必须考虑地区间的平衡,不可能将资源都砸到海州地区,事实上凤湖、通城、徐城这几个地方对资源的争夺也非常厉害。
  江北省里现在拿不出多少资金和优质资产投入炼化项目,所以江北省政府希望通过另外一种方式迂回进入,那就是省里将一部分资产拿出来,装入海州对炼化项目的投资公司,实现对海州炼化项目的间接控制。
  简单来说,就是海州将成立一到两家公司与华夏海洋石油一起投海州资炼化项目,实际上海州市与临港经济开发区也面临筹资的问题,但是对于海州市政府和临港经济开发区政府来说,他们的优势在于可以将项目用地、优惠政策、岸线资源以及其他配套等都折算成为投资,另外也可以将临港工业园区和地方资产装入公司进行融资。

  包飞扬还提出来,可以用海州炼化项目的股权进行质押融资,方法很多,但问题是要找到愿意出钱的投资方。
  为此,包飞扬还特意找了北美塔克石油公司、马来西亚鼎峰集团等国际财团,对于北美塔克公司和马来西亚鼎峰集团来说,他们其实更愿意直接投资海州炼化项目,而不是通过融资的方式间接进入这个炼化项目。但是根据华夏国内目前的情况,大型炼化项目的投资、尤其是外国投资需要面临很多政策限制,所以北美塔克石油公司和马来西亚鼎峰集团也只能够曲线进入海州炼化项目,一方面参与炼化项目的融资,以债权人的身份对海州炼化项目产生影响,另外一方面通过参与海州炼化项目融资,北美塔克石油公司和马来西亚鼎峰集团也获得了参与直接投资海州炼化项目的特权,包括对海州炼化项目以及海州投资公司进行投资。

  即便是这样,北美塔克石油公司与马来西亚鼎峰集团等国际财团的投资还是受到严格限制,因此,对这两家公司来说,他们并不希望直接与江北省省、海州市以及海州临港经济开发区共同组成一个合资公司,然后再去投资炼化项目,他们两家公司的想法是分别组建几个公司,然后共同投资,否则的话他们这两家在海州炼化项目合资公司里面话语权太少,就真的成了纯财务投资,如果是分别成立几个合资公司的话,则这两家公司可以在每个合资公司里面掌握不同的话语权,才有合纵连横的资本。

  但是这样一来,要谈的细节又更多,包飞扬也不得不跑一趟省城,跟老领导薛绍华讨论这方面的细节。
  谈完海州炼化项目的问题,包飞扬也向薛紹华提了一下王振兴的事情:“老书记,今天我在火车上遇到一个人,是来省里上丨访丨的,叫王振兴,以前在海州搞过好几家公司,除了做建筑之外,还做建材、煤炭和钢铁生意,在九十年代初就做到年销售额达到五六千万的规模,应该算是很厉害的,不知道薛书记知不知道这个人?”
  “王振兴?”薛绍华想了想,说道:“是不是那个因为涉案,后来被查封的海州振兴建筑公司的老板?”
  薛绍华一开始还想不起来王振兴这个名字,但是说到做建筑的私营公司,他倒是一下子想了起来。毕竟在九零年前后就将建筑公司规模做到那么大的私人公司在海州还是屈指可数的。
  “对,就是他  !”包飞扬点了点头:“据王振兴说,他当然因为受到海州市一位领导的牵连被查以后,公司和财产被查封,后来他虽然被查明没有什么问题被释放,虽然公司也解封了,但依然有上千万财产被扣押或者不知所踪,其中被省里扣押的五百多万元银行存款、现金和贵重物品因为牵涉其他案经济件,被凤湖市东湖公丨安丨分局扣押,一直都没有归还。由于缺乏资金,他的建筑公司也倒闭了,还欠了不少材料款,更重要的是欠了咱们海州一百多名农民工几十万元的工资,他这些年一直在上丨访丨,希望能够讨个说法。”

  包飞扬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王振兴站得笔直的腰杆,他甚至怀疑王振兴每年都上丨访丨并不是单纯为了讨回自己被扣押的那些财产。
  薛绍华沉吟了一下,王振兴出事是在一九九零年,当时的政治气氛并不利于私营经济的发展,薛绍华也是在一九九零年到海州,开始担任市委副书记。当时市里一名官员因为贪腐问题被查,牵连比较广,王振兴也是其中之一。薛绍华到海州的时候,那个贪腐案已经爆发,次年,时任海州市委书记也因为这件事的影响,提前退居二线,并由薛绍华接替。所以薛绍华对这件事的内幕还是比较了解的,但是参与程度并不深,很多细节也并不知情。

  “当初这个案子涉及到多名海州市的干部,因此案子由省纪委主办,涉案的其他单位与个人也是由省里侦办,所以案子的具体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薛绍华沉吟了一下,说道:“当年这个王振兴也向市里反映过他的问题,我记得看过这方面的材料,主要是涉及到海州振兴建筑公司的一些债务问题与经济纠纷,至于被扣押财产,因为是省里侦办,市里面也无法过问,后来的情况我就更不清楚了。”

  王振兴本身并不是海洲人,而是仪城市人,他在海州做生意也算是外来客,而他原来在海州官场构织的关系网又因为当年的贪腐案被一扫而空,留下来的也忙不迭划清界限,其他人更不愿意去趟这个浑水,所以王振兴在海州很难找到支援,只能够自己去省里讨说法。
  王振兴的问题久拖不决,各方相互推诿,也与当年的管理并不规范,甚至还比较混乱有关,另外涉及到当年的贪腐案与经济纠纷,本身侦破审理的周期也比较长,很显然拖得越久,事情就变得越糟糕,以至于久久不能够解决。
  这件事复杂的地方就在于凤湖市东湖分局是从省厅那边接手,直接将王振兴的财物扣押,其他人很难弄清楚这事是东湖分局主导,还是有省厅站在后面。当初的工作程序上存在一些问题,如果要揪住这件事往下查,就算省厅没有事,也要惹一身骚,所以凤湖市方面都没有下定决心要查这件事。
  薛绍华抬头看了包飞扬一眼,问道:“你现在想解决这件事情?”
  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我跟王振兴本人接触了一下,发现他与很多改革开放初期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家不一样,他看起来是一个很儒雅的人,哪怕是上丨访丨讨要说法,也表现得很有风度,但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导致他的上丨访丨要求似乎并没有得到重视。”
  日期:2017-01-25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