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5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不管赵佩华干不干得出来,反正只要证据不足,那肯定就是没事的。
  吴忠诚相信,县公丨安丨局那边,赵佩华肯定会把各种工作都做到位,不会出什么纰漏。
  只不过,现在张文定要搞事,那就要好好想一想了。
  想到赵佩华和自己的紧密关系,想到张文定突然要对赵佩华出手,吴忠诚心里那个郁闷就别提了——正是他吴忠诚要逼着张文定将二级路扩建工程重新招标,张文定才反击呢。
  想到这个,吴忠诚脸上的表情就相当不好看了。

  吴山为一直在默默地观察着吴忠诚,看到吴忠诚纠结的脸,他不禁心中一爽。
  尼玛,你和张文定喜欢怎么斗就怎么斗,别把我这个公丨安丨局长当夹心饼就好。
  说起来,这个事情吧,吴忠诚心里不爽归不爽,但却并不是特别担心。他觉得张文定这是在没事找事,案子去年就定性了,证据不足嘛,现在再把陈芝麻烂谷子搬出来,简直莫名其妙。
  看了一眼吴山为,吴忠诚就不再多想了,淡淡然道:“既然网上闹得比较大,那县局就出面澄清一下嘛。啊,一切按证据来办,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山为同志,你身为公丨安丨局的一把手,这个事情,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这个指示,就正好和张文定所说的话相反了。
  吴山为一听这个话,就知道吴忠诚要让公丨安丨局来扛雷了。
  尼玛,张文定甩过来的锅老子没背上,你这儿丢过来的雷,我肯定也不会扛的!
  不管是张文定还是吴忠诚,都跟他吴山为没那份交情。
  如果是吴忠诚跟张文定平时关系还过得去,县委和县府能够保持个基本的沟通,那吴山为不管对上哪个,都得俯首帖耳,但现在两位主官斗得正凶,他吴山为就可以保持一定的自主性了——只要他做得不太过火,这两位的火力,都不会对着他。
  所以,吴山为就在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道:“这个……赵佩华是县里的知名企业家,还是县人大代表。这个事情,县局要做到什么程度,还请书记明示。”
  尼玛,你不要太过分!
  吴忠诚瞬间都有经吴山为一个耳光的冲动了,别以为你是上面派下来的,老子就不能动你,惹得老子火了,直接以县委的名义向市局提出异议,说你严重不配合县委支持你不信不信?
  然而,心里火归火,但正如吴山为所料的那般,吴忠诚现在要全力对抗张文定,没办法分些火力出来再搞吴山为。
  毕竟,吴山为是从上面下来的,这一年时间都没到,县委就要换公丨安丨局长,市里肯定会问——你县里是想完全掌握住暴力机关,不让市里对县里有一丝一毫的指挥了?

  再说了,真要对吴山为太狠,那吴山为倒向了张文定一这,事儿就更麻烦!
  一瞬间,吴忠诚的脸色变了又变,盯了吴山为几秒钟,才缓缓问道:“政府那边……是个什么意见?”
  你这问的就是废话!吴山为在心里鄙视了一下吴忠诚,嘴上说道:“县政府要求严查,并且表示,如果县局力量不足,可以向市局甚至是省厅申请……”
  申请什么,吴山为没说,但人相信,吴忠诚明白这里面的道道——张文定在省里的靠山是谁,在县里真的不是什么大秘密了。
  省公丨安丨厅是省府的组成部门,省府一把手发句话,公丨安丨厅派几个精干力量过来,真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是省厅直接在县里把赵佩华带走,都有可能——随便安两个涉嫌的刑事案件,省厅就把可以这事儿办得漂漂亮亮的。
  吴忠诚当然明白张文定真的能够从省厅要人下来的,心中更觉得憋屈。
  在这时候,吴忠诚也不想硬扛了。
  与其真的搞得让张文定从省厅找人下来查案子,那真的不如让县局去查了。
  反正县公丨安丨局里,除了吴山为和钱大海,别的都是我吴忠诚的人,怕毛!
  一念及此,吴忠诚就对吴山为说道:“县里的事情,就在县里解决嘛。一有什么情况就找市局找省厅,县局的战斗力还剩下多少?”
  这个话,说得吴山为心里也是极为不爽,但这个不爽,却是冲着张文定去的。
  是啊,老子是县局一把手,你张文定动不动拿省厅拿市局来压我,当我是什么了啊?
  将吴山为的不爽看在了眼里,吴忠诚就放缓了语气,道:“赵佩华毕竟是人大代表,你们干工作,要注意个方式方法,不要搞得满城风雨。”
  吴山为点点头,起身对吴忠诚道:“明白。那……书记,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吴忠诚应了一声,头微不可觉的点了一下,心里却有些没底——吴山为这小子,还是没有投诚啊,要不然的话,刚才话里,怎么着也要加一句“有什么情况,我会随时向您汇报”。
  吴山为确实没有向吴忠诚投诚,但就算没投诚,却也不方便马上对赵佩华采取措施。
  所以,回到县局之后,吴山为也为难了起来。
  吴山为为难的,不是赵佩华的县人大代表的身份,而是从哪个方向入手。
  说实话,这个烫手山芋,吴山为真的不想接。但现在这事儿吧,他不接手也不行,因为这事儿最被质疑的,就是县公丨安丨局。
  现在,事已至此,而他这个既没投靠县委一号,又没投靠县府一把手的公丨安丨局长,不被推出来接事儿,那简直没天理了。

  吴山为在郁闷,张文定也很郁闷。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他也只能面对了。然而,面对这个词,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别的都好说,可潘小荣一家,现在估计又要受到各种各样的打扰了。
  只是,这种骚扰,张文定也没个办法帮潘小荣一家避免——想讨得公道,不可能那么容易的。
  至于说这时候再以一县之长的身份,或者以县政府的名义去看望潘小荣一家人,那就相当不合适了——网上一出这贴子,县里就去看望了,是不是心虚呢?
  事情的真相是什么,这个说实话已经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县里要摆出一个认真彻查的态度,而且在查实之前,还不适合做出什么别的举动。

  当然了,县里不能有所举动,但张文定个人,还是可能有办法帮助一下潘小荣的家人的。
  张文定的举动,就是私人拿了一万块钱出来,存入了“不为五斗米折腰”所公布的一个捐助账号里。
  没错,那个网络大V,不仅仅只是写了篇文章那么简单,还说要帮助潘小荣一家——他知道轻重,不帮人家找律师打官司,而是帮潘小荣的父亲筹钱治病。
  这个筹钱治病,是要等到“不为五斗米折腰”亲自来燃翼之后,会把钱交给潘小荣——他在网上是这么说的,并且说发贴的时候,已经订好了票,正往望柏市而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