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5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一进来,我张某人对你可是客客气气的,一点没摆架子,现在说事情的时候,我也是开门见山没跟你绕圈子,可你特么的就这么对我?
  张文定心里有了火,顿时就看吴山为极不顺眼了,阴阴地说道:“谣言?看来公丨安丨局能够认定,网上说的事情,是凭空捏造的了?”
  这个话,吴山为当然是不肯承认的,他摇摇头,道:“网上说的情况是去年的事,我那时候还没过来……对这个情况,不了解。”
  尼玛,你小子也就这么点担当,还特么公丨安丨局长呢,就这一遇到事儿就推卸责任的胆子,面对犯罪分子你估计直接就趴下了吧?
  张文定心中对这个吴山为的印象差了几分,淡淡然道:“不管是哪年的事,现在网上舆论汹涌,都需要县公丨安丨局给个交待。”
  “县局……”吴山为不肯轻易就范,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挣扎着抗争一下,“以前的案子,都是县局班子认真讨论过的,证据链不充分的话,县局也不能随便定案。”
  这个话的意思,并不是说给赵佩华定案有多难,而是在说,这是以前的事儿,这是以前县局班子都知道的事儿,并且,以前的县局班子,已经把这个事情搞定了,各种证据,都是对赵佩华有利的,我吴某人现在也无能为力。
  张文定当然听懂了吴山为话里的意思,冷哼一声,道:“县局不是要配合市局,对大案要案疑案进行清理吗?现在这个案子,广大网民觉得疑惑,你们就有责任,把这个疑惑解释清楚,给网民一个交待,还当事人一个清白。县局要是觉得办不了这个案子,那我可以从市局,甚至从省厅请人下来!”
  还当事人一个清白,至于这个当事人是旨赵佩华,还是指潘小荣,似乎都说得上。
  但吴山为心里明白,张文定话里的当事人,肯定是指的潘小荣。至于另一个当事人赵佩华嘛,肯定是张县长要搞的目标了。
  县里两位主官的矛盾,吴山为当然也是知道的。
  眼见张文定的话说到了尽头,甚至连省厅都要扯出来,吴山为知道,自己肯定是抗不住了。

  吴山为明白,不到万不得已,不管是吴忠诚还是张文定,都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去市局甚至是省厅请人下来。但是,吴山为更加清楚,这事儿网上闹大了,如果燃翼县里不能给出个解释,不能表明一个彻查的态度,那么市里甚至省里发话,也是很有可能的。
  没办法,今时不同往日,网络时代,只要一个什么事件在网上搞得红火了,那么相应的部门或者地方政府,肯定是要表示一个积极的态度的——这才是为人民服务的态度。
  当然,吴山为硬要抗,也还能再抗一下,但是,何必呢?
  他吴山为现在在燃翼县里,虽然没有紧跟张文定,却也没有投靠向吴忠态,只不过是向吴忠诚汇报了几次工作——那几次是不得不去,并不是他想去!
  所以,见到张文定几句话不合,立马就放大招了,吴山为也就熄了抗争的心思,瞬间改口道:“请县长放心,县局马上就会成立调查小组,尽快调查此事,给广大人民群众一个交待。”
  “我给你三天时间。”张文定冷哼一声,“燃翼县的安定团结,公丨安丨局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要做好燃翼有保护神。多话我就不讲了,你们公丨安丨局自己的办案思路,我只强调一条,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你这还叫多话不讲了?吴山为心里那份憋屈就别提了,但对话至此,他心中再不爽,也不能跟张文定对着干了,只想着,这事儿你们两位大佬自己斗吧,我是不掺和了,你张文定很厉害我惹不起,但也别指望着我全心全意给你办事,回头我就去县委,让吴忠诚自己头疼去吧。
  从县政府出来,吴山为还真的就直奔县委了。
  他这个公丨安丨局长是上面派下来的,跟县里的两位大佬都没什么牵扯。现在,遇到了这种恶心事儿,他当然不愿夹在吴忠诚和张文定中间难受,便果断地在一开始就挑明,让吴张二人好好地较劲吧。
  公丨安丨局毕竟是双重管理的,虽然肯定不敢挑战县委和县府的权威,但想要让吴山为背锅,吴山为立马就会把锅给甩了——他上面也是有人罩的!
  吴山为进吴忠诚的办公室不用等,一通报就进去了。
  毕竟,现在吴忠诚想要拉拢吴山为,对吴山为自然是要亲热一些的。
  “书记。”吴山为一进办公室,就叫了一声吴忠诚。
  吴忠诚抬起头,然站了起来,边往办公桌外走边说:“山为来了?坐!”
  跟在张文定的办公室一样,吴山为没有急着坐,而是等吴忠诚在沙发上坐下了,他才跟着坐下,不等吴忠诚发问,便主动说了起来:“书记,我今天来,是有一个重要的情况要向您汇报。”
  “唔?”吴忠诚疑惑地看了吴山为一眼,然后亲切地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侧头望着吴山为,淡淡地说道,“什么情况?你讲!”

  吴山为看了吴忠诚一眼,然后移开目光,斟酌着用词,不急不缓慢地说道:“是这样,今天有人在网上发了个帖子,可能涉及到县里重要的企业家,也关系到县里的声誉,影响相当大。县政府那边很震惊,要公丨安丨局认真对待,处理好这个案子。”
  “企业家?案子?”吴忠诚的声音中透出无边的疑惑,但是眼神却平静无比,就那么直直地盯着吴山为,话语中浓浓的威压便扑面而来,“你这里……县局准备怎么处理好这个案子啊?”
  是的,吴忠诚都没问是哪个企业家,也没问哪个案子,直接就问县局准备怎么处理。
  这个问法,话就相当重了。
  吴忠诚在拉拢吴山为不假,但他不会因为想拉拢,而让吴山为胡来!
  尼玛,张文定对老子不尊重也就罢了,你吴山为算老几,也敢在老子面前张牙舞爪?

  擦,这是张文定要查的又不是我要查的,你冲我发火有个鸟用?吴山为心里很不爽,但也不敢把这不爽表现在脸上,只能就事论事:“这个案子去年局里就已经查过了,是一个叫潘小荣的女人告赵佩华强X,但因为证据不足……现在,这事儿闹到网上去了,县政府表示,一定要严查。”
  吴忠诚眼神沉了一下,没有急着说话。
  他明白,吴山为嘴里的县政府,指的就是张文定。
  去年赵佩华那个事,他吴忠诚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多少也明白一些。
  赵佩华在县里拿下那些地,并且还有不少的修路工程,背靠的正是他吴忠诚。对于赵佩华平时的性格,他也有所了解,知道以赵佩华的性格,说不定还真的干得出来那种事。
  日期:2017-01-25 08: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