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13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听李福材说完这事后,笑道:“二哥啊,也不是我说,你们家里这点东西,就别往新房里搬了。我徐大哥肯定会给小娜置办全新的家具电器一应物事的。连买房置地的钱都出了,还在乎这么一点小钱?你们这点东西啊,就自己留着,等以后小娜带孩子回了省城,你们还能继续用。”
  李福材听他这么说,想起一事,紧张的问道:“小睿啊,你说以后孩子大了,小娜带他回省城了,那她在市区买的房子怎么办?总不能空着吧?房子就算是租出去也不能空着,空着旧得快,也不吉利。”
  李睿看穿了他的小心思,笑道:“放心吧,小娜要是搬回省城住,那房子多半就是留给你们住了。”
  李福材哈哈的笑起来,仿佛捡了多大的便宜似的,忽然又皱起眉头,道:“哎,我要是搬到她新房子里住,村里这几亩地怎么种啊?难道还要往回跑?”

  朱凤英白他一眼,道:“现在种地能赚钱?忙活一大年,不过是不愁粮食吃,种不种都没什么意思,以后就干脆别种了。”
  李福材连连点头,道:“对,对,要是搬出去了,还种地干什么,我真是傻了……”
  李睿说起正事,道:“二哥,村里有个套狐狸的老头,好像挺有名的对吧?你知道他吧,能带我去他家一趟吗,我打算看看他家里的狐狸皮,要是有好的就买下来,送给领导做手套。”
  李福材皱眉想了想,道:“你说的是老宋家的宋老二吧?村里到现在还整天倒腾黄鼠狼狐狸皮不干正事的也就是他了。”
  李睿道:“应该是吧,一个老头,身材不高,还说跟我爸认识,按村里的辈分还得叫我爸叔,是他吗?”
  李福材点头道:“那就是他了,错不了。他家你不认识?就在咱们家老宅西南方向上的胡同里最后一家,你应该认识吧?我记得你四五岁上还住村里的时候,他大儿子还带着你淘气来呢。”
  李睿微微纳罕,道:“他大儿子带着我玩过?”李福材道:“你不记得了?那你总该记得他小儿子吧,他小儿子叫生子,比你大几岁,你小的时候总是跟他一块玩、淘气。”听他提到“生子”,李睿记忆的外壳终于松动下来,从中闪出一个模糊不清的印象--一个七八岁的平头小子,很瘦,冬天总是拖着大鼻涕,好像经常带自己在老宅门前的土道上玩耍,缓缓点头,道:“我记起来了,是有个生子,敢情生子是宋老二的小儿子?那说起来可都不是外人啊。”

  李福材掏出一盒皱巴巴的香烟,摸出两根递给他,道:“当然不是外人。”李睿推拒道:“我不抽,你自己抽吧。”李福材塞回去一根,叼起另一根,点着以后说道:“你要找宋老二买狐狸皮没问题,他那有就能卖给你,可是你今天过来,哎,来的可不是时候啊,这个时间可是不好上门啊,唉……”说着唉声叹气的。李睿只看得大为不解,问道:“今天来的不是时候?怎么了?他不在家还是家里没狐狸皮?”

  一旁朱凤英听到这里,也是连连摇头,一脸苦色。
  李睿越发不解,只是瞪大眼睛看着李福材。
  李福材道:“他家出事了,唉,倒霉了,倒大霉了!”李睿奇道:“倒什么霉了?二哥你跟我说清楚。”
  李福材便将事情娓娓道来,李睿不听则已,听后吃了好大一惊。
  原来,宋老二的大儿子有个闺女(也就是宋老二的孙女),今年十九岁,自初中毕业后就不上学了,四处打工,当然村里大多数的女孩子都是这样,或是不想上学,或是考不上高中,就直接辍学打工,等年纪到了就嫁人,从此成为家庭主妇在家里带孩子。
  最近这两年,宋老二这个孙女在永阳村东边大石桥村的“国华箱包厂”打工,中午在厂子里吃饭,晚上回家住宿。由于“国华箱包厂”实行的是计件工资,这个姑娘想多赚点钱,所以晚上经常加班。她加了一年多的班都没事,可就在前天夜里,她加完夜班,骑着自行车回家,骑到位于大石桥村与永阳村交界处的石桥上时,遭遇到了不测。一个突然蹿出来的男子,把她拖到桥旁的树林子里,对她实施了强歼,之后还抢走了她的手机与钱包,但没有把自行车抢走。

  这姑娘衣衫不整的回到家里,跟家人哭诉了这件事。她父亲、宋老二的大儿子,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知道这件事以后生怕毁了闺女的清誉,所以主张忍气吞声算了,可他老婆不答应,一心想要抓到歹徒将他绳之以法。一家老少讨论了好半天,最终做出决定,到镇派出所报了警。派出所接警后,一位值夜班的副所长,连夜带人赶到案发现场进行勘察,同时对受害姑娘进行询问笔录。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昨天,这事不知道怎么的就给传开了,整个永阳村家家户户老老少少几乎都知道了这件事,大家都把这事当个新鲜事讲,四外传扬,很多人甚至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仿佛目击了现场似的。受害的姑娘觉得丢了人,一时想不开,竟然喝了农药自杀。多亏母亲发现的及时,送到镇卫生院紧急抢救,一番清洗肠胃后才侥幸留下了命来。
  她受害的事本来就传得很激烈,再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更是直接将事件引爆,消息如同爆炸波似的迅速传播扩散出去,短短的半天里,不只是永阳村传遍了,还传到了附近的其它几个村子。却也导致了另外一个结果:镇里打工的大多数年轻女孩,听说了这件事以后,谁也不敢加夜班了,晚上回家也要赶在天黑之前。实在不能早走的,也都三四个结伴一起走。整个镇子因此变得愁云惨淡起来。
  李睿听后惊诧不已,没想到如此暴力的犯罪就在自己的生活中发生了,那个歹徒也真够嚣张的,竟然就敢在路上公然劫持女子实施凌辱,简直比自己当日报复老上司袁晶晶还要更可恶,自己欺负袁晶晶,还能算是积怨之下误打误撞的报复行为,可这个歹徒却是直奔凌辱妇女来的,简直是可诛。
  李福材道:“你想想,老宋家里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你还怎么上门买狐狸皮?”李睿倒并不以为意,心说我根本就不是买狐狸皮来的,我又不进宋家家门,把金锭扔进去就走,用不着跟他们家人打交道,又有什么可忌讳的?不过这话可不能当面跟李福材说出来,起身道:“好吧,那就只能算了,过段时间我再来,那二哥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李福材夫妻见状急忙起身相送。
  李睿回到车里,与夫妻二人道别,说了句“我去前边掉头,你们回吧”,说完驾车往老宅方向驶去。

  李福材夫妻都以为他是去前面掉头,也没多想,看他驶去后就回了院子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