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0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听了,不由无奈。见明德也是一脸疲惫,不忍再出言责备,便说:“你先回去吧。我想想办法。”
  等他走后,梁健联系了许单。许单还在医院,梁健问了问伤员情况后,对许单说道:“娄山煤矿那边,我已经在沟通了,医疗费的问题不大,但想要更多的话,就比较困难了。今天这件事情,我已经了解过了,你们占主要责任,现在还有几个村民在总局闹,你去劝劝,把他们带回去吧。”
  许单到底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听了梁健的话,沉默了片刻后,表态:“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我就去总局。”
  梁健有些不放心,便又告诫道:“你回去之后,好好跟村里的人沟通一下。这样闹,除了劳命伤财,对大家都没好处,甚至会把事情闹得更僵。难道这么些年,你们还没看明白?”
  “我知道了,我会劝他们的。”许单匆匆挂了电话。梁健心里却不是那么放心。
  被这件事这么一闹,去省里的计划就泡汤了,接下去两天都有比较重要的事情,只好暂时搁置。
  夜里,梁健在外面吃过晚饭,原本打算回太和宾馆,走到半路后,心血来潮,便让小五改道,去了娄山煤矿不到的那个三岔路口。

  路口没有路灯,因为修路的关系,这里的乱石成堆,一半高一半低,比以前更不成样子。梁健站在黑暗中,站了有一个小时。
  小五站在后面,一声不响地陪着他。
  梁健在想,这条‘路’,到底该不该‘修’?
  第一天他来上任,娄山村的名字就烙印在他的脑海里。如今他到太和也有两个月了,这个夏季都快过去了。
  而太和市的问题,从娄山村和娄山煤矿的问题,升级到,整个煤矿产业的问题。梁健不是知难而退的人,他决心‘修’这条‘路’,便是做好了被打击,被拦阻的准备,甚至做好了,随时被摘帽子的准备。
  可他没想到,这条‘路’第一步才迈出去,就出了事情,实在有些出师不利。

  娄山村的这条路,他当时想修,是想缓解政府和娄山村之间的关系,最不济,也要疏散一下娄山村村民心里的那股子怨气,让他们重新对政府燃起一些信心。虽然当时,按照梁健和胡东来之间的约定,明面上路是由娄山煤矿百分百出资的。而实际上,也是如此。但只要路修好了,有了这第一步,这第二步,第三步,第四五六步,就总是会简单一些。
  梁健想了好多,那会坐在车上看着窗外阑珊灯火时忽然涌现出的那一丝犹豫,终于在这黑暗中,逐渐磨去,只剩坚定。
  既然箭已上弦,那为何不发?
  就像陈杰说的,不试试,不到最后,怎么就知道不会成功呢?
  娄山村和娄山煤矿的这次闹剧,以双方各退一步的结局,总算是勉强收场。可,娄山煤矿和娄山村之间的梁子,算是又多了一道。太和市政府既无能又喜官商结合的形象在娄山村村民心中的形象又深了几分,连带着梁健的脸也黑了两分。
  不过,这件事情一出,梁健也暂时打消了试图缓和的想法。娄山村的人是有委屈,可这世上委屈的人多了去了,委屈不能成为他们肆意伤人,蛮不讲理的借口。梁健打算晾一晾这娄山村,正好这几天沈教授的考察也差不多结束了。陈杰已经回来,在办公室跟梁健唠叨了很久的老教授的敬业精神,感慨自己比老教授年轻了二十多岁,却都没有他这么好的体力。
  梁健略微问了问这次考察的事情后,给陈杰放了一天假,让他休息一下。而他自己,则开始着手下一步的事情安排。
  梁健让沈连清通知了叶海同志和刘韬同志,到他办公室集合。刘韬就在大楼里,自然是先到的。她到后,沈连清泡了杯茶就出去了,梁健从办公桌后抬头看她,忽然觉得今天的她有些不一样。这种不一样,具体也说不出来,只是一种感觉。许是梁健的目光太过于专注,刘韬坐在那里,感觉像是有火慢慢地烧上来,又烫又热,还有些恼。她终于鼓起勇气,抬眼狠狠地瞪了回去,冷声问:“梁书记,我脸上有花吗?”

  声音虽冷,瞪得也很用力,可那张不算俏的脸却是绯红无比,如此一来,这话倒有些像是在娇嗔撒娇,竟也有几分娇媚的韵味。梁健自知是自己失礼,也来不及去品味她这一瞬间的娇媚,忙收了收目光,道:“叶海同志还没到,你先坐会等等,我把手上的事情处理下。”说罢,低头看文件,仿佛刚才灼灼盯着人家的不是他。刘韬心中恼恨,却也无可奈何。毕竟眼前之人是市委书记,总不能冲上去揪住他的衣领,要求他道歉吧?而且,他刚才看她时,其实心里并不是那么的反感,再仔细瞧他,他比自己还年轻几岁呢……刘韬没敢再往下想,心底恶狠狠地将自己骂了一顿后,又提醒自己,人家已经是有妇之夫了,连想想也是不道德的。

  刘韬心里活动无比激烈的时候,梁健却撩拨了人家而不自知,埋头在工作里,无比专注。叶海来得比往常都要慢,刘韬坐在那里,有种如坐针毡般的难熬感。好不容易平定下来的心情,一抬头看到他,心底里又忍不住要掀起一些涟漪。正当她忍无可忍,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叶海终于到了。梁健也终于忙完了手上的事情。
  三人坐了下来,有了叶海的加入,刘韬显得自如了许多。
  梁健对二人说道:“沈教授的考察已经结束了,想必关于太和市的环境整治方案应该会很快出来。叶海,煤矿企业整改的方案怎么样了?”
  叶海回答:“还有些细节,要斟酌一下。”
  “要加快,我们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沈教授在这边的事情,估计也瞒不了很久。一旦他们反应过来,等省里压下来,我们再想动就很难了。”梁健沉声说道。
  叶海点头:“我争取明天就将方案拿出来。”
  “今天下班前行不行?”梁健问。叶海有些犹豫,但最终顶不住梁健不容拒绝的目光点头应下。
  见叶海应下,梁健起身,走到办公桌边,弯腰将放在桌角的两份文件拿了起来,然后转身走了回去。坐下前,他看了刘韬一眼,此刻的她已经恢复如常。
  梁健将文件放到了茶几上,道:“今天把你们两个叫过来,是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们去做。”
  “您说。”叶海道,刘韬没做声,目光盯着梁健,等待下文。梁健点了下茶几上的文件,道:“这两份文件,你们一人一份,你们先看一下。”

  刘韬先伸手拿了一份文件,叶海随后。两人几乎同时翻开来,同时皱眉,同时抬头不解地看向梁健。
  “梁书记,我不明白,这里面的东西,似乎不是我们应该管的事情吧?”刘韬先声发问。
  梁健微微一笑,道:“正因为不是,所以才要让你们两个来查。”
  刘韬又低头看了一眼文件中的内容,眉头皱得更紧,神色愈发严肃,甚至沉重。叶海有些迟疑,眼神中闪烁了好几次,才终于开口问梁健:“梁书记,这些是哪里来的?”
  日期:2016-03-30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