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5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这才提着东西跟着老妇进了屋,在院子里张文定就看得出,这个家并不富裕,但进了屋他才知道,这哪是不富裕,简直就是穷的一清二白。
  屋里的光线很暗,以张文定从小经过特别训练了的眼睛,也是适应了近五秒钟才看清了屋里的陈设。
  正对着屋门的是一张老的发黑的八仙桌,两侧摆着两张圈椅,已经磨出了光,八仙桌的左侧是一个灶台,下面堆了一堆柴火,灶台旁边是一个水缸,水缸前面是一个石头垒的台子,台帐放着油盐酱醋。
  看到这里,张文定就知道,自己先前觉得这小三间旁边低矮的房子才是厨房,那是自己想当然了。人家的厨房,直接就设在正屋里了。
  八仙桌的右侧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好像是睡了,被子已经被烟熏的看不出颜色。
  床旁边摆着两张凳子,其中的一张凳子上坐着一个女人,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屋顶,有人进来,她并没有为之所动,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跟她无关。
  除了这些,张文定在这间房子里看不到其他东西了,老妇走到炕前,推了推躺在炕上的男人,说:“她爹,小荣的朋友来了。”
  推完了男人,老妇又对着发呆的女人说:“小荣啊,你朋友来看你了。”
  听着这话,张文定愣了一下,什么?这个老妇竟然是潘小荣的母亲,那么躺在床上的就是她的父亲了,这个两眼呆滞的女子竟然就是刚毕业的潘小荣。

  张文定有些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
  虽然他之前有思想准备,觉得她家也不会多富裕,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张文定有些意外,而且很意外。
  最意外的是,潘小荣的照片他见过,很有几分姿色,而且挺青春靓丽的,可现在……眼前这个一脸呆滞的女人,跟照片上的潘小荣根本就是两个人啊!
  不过,定睛一看,似乎,这个呆滞女人脸上,还真有几分潘小荣照片上的影子。但是,还是不太像。
  当然了,张文定也明白,照片这玩意儿,现在都叫照骗了,跟本人有五分相似,那就已经了不得了。
  炕上的男人翻了翻身,正对着张文定,用一种不确定地语气说道:“小荣的朋友来了?坐,坐吧!”

  张文定迟疑了一下,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八仙桌上,然后坐在桌子边的椅子上。
  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也是个家?
  屋里除了一盏电灯,竟然连个电器都没有,而且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潘小荣看上去似乎精神也有点问题,自己从进屋道现在,她几乎是纹丝不动,如果你不看她的眼睛,根本就想不到这是个活人。
  当然了,潘小荣经历过那样的事情,精神受到重大打击,这个也是有可能的。
  老妇给张文定倒了一杯水,床上的男人很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啊,我下不来床。”
  张文定赶紧起身,接过水,很客气的说:“大叔,没事,您躺着。”
  男人勉强的笑了笑,这笑容中有一种认命的无奈,叹息了一声,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张文定说话:“你是小荣的朋友啊,唉……你看这孩子,一直就这个样。”
  说完,他又叹了口气。

  张文定又重新看了一眼潘小荣。虽然她的眼神有些呆滞,相貌也跟照片上有较大的差别,但颇有几分清秀,如果仔细打扮一番,肯定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嘛。
  在县城里做会计的时候,想必潘小荣就算用不起多好的化妆品,但总会把自己收拾得好看些。
  面对这个情况,张文定也只能叹息一声,没有接话。
  此时,老妇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把花生和几个柿饼,放在一个瓷盘里,端到了张文定面前,没说话。
  张文定有些感触,自己和这家人素昧平生,他们虽然拿出的东西有些寒酸,但他明白,或许这就是他们招待客人最好的东西了。
  他看着这些东西,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特别不好受。
  “婶子,我跟你说几句话,你出来一下。”张文定压下心里的难受劲,对着老妇说了一声,称呼从大娘变成了婶子。
  老妇看了看张文定,又看了一眼躺在炕上的男人,点点头,和张文定走了出去,来到了院子里,然后找了两个树墩子,和张文定一人一个,坐到了屋外。

  在这种时候,张文定心里有太多解不开的疑问,也很是犹豫,自己的身份要不要说出一。
  但他也没犹豫多久,便开口问道:“婶子,你们家田地怎么样?”
  老妇道:“小荣这样子,她爹又是这样……田地都没人干,租给别人了。”
  说完,她摇了摇头,很无奈的样子。

  张文定接着又问她:“那你们家……现在几口人啊?”
  老妇说:“四口人。”
  说完,她的肩膀稍微抽搐了一下,像是被人用针扎了一下,接着又改口了:“三口,三口人。”
  张文定发现她的声音有些哽咽,眼中也有些朦胧。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脑子不好使还是另有隐情,但几口人这件事都说错了,肯定不是正常现象。
  没等张文定再问,老妇解释道:“小荣原来还有个哥哥,年前死了。”
  “啊……这,怎么回事?对不起,提起您的伤心事了。”张文定可不知道这情况,钱海给他的材料里,并没有提到这个。
  “都是命啊……”老妇说了四个字,便开始抹眼泪了。
  然后,她哭了几分钟,不等张文定说话,便开始碎碎念,边哭边哀叹命苦。
  从老妇的碎碎念中,张文定大致听出了一个事件的大概。
  从老妇的哭诉中,可以听出,她说和她的丈夫育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比女孩大两岁,但家里很穷,没办法供两个孩子上学,后来一商量,就让哥哥出去打工,专门供妹妹上学——这在农村太罕见了。
  重男轻女的思想下,让女儿打工供儿子读书的情况太常见了,但让儿子打工供女儿上学,这个真的不多。
  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一家,对于潘小荣有多疼爱。
  好在,潘小荣乖巧伶俐,而且非常懂事,从小就好学,后来她不负众望,考上了大学,成了这个山沟里的第二名大学生。
  这一下,一家人都很高兴,觉得自己家里出了个金凤凰,改头换面的时候就要到了,苦日子也就要熬到头了。可谁都没想到,女儿毕业后刚工作了一个月,就哭着回家了,家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不管怎么问,她就是不说,哭了一夜,女儿才说她被一个老被给强了。
  说完这句话以后,她就再也没说过话。

  一瞬间,一家人感觉天塌了一样。
  女儿的清白之身,就这么毁了啊!
  这在农村,是天大的事情,女儿以后还怎么见人?
  这一家人,对潘小荣都是疼爱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