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2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卫民点点头:“对。”
  宁俊琦抱着李卫民的胳膊,轻声道:“我记得,你曾经把自己的军大衣给了震区灾民,而你却穿着单薄的衣衫和大家一起自救。你那不是作秀,因为没有官员为了作秀,而让自己高烧三十九度五的。我还记得,有一次,你到农家访贫问苦。吃饭的时候,你没有去到为你准备好的家庭,而是选择了一个最穷的家,和他们一起吃的剩饭。临走时,还留下了二百块钱做饭费。”
  “我早都忘了,哪算什么?”李卫民不以为然。
  “爸,你可能真不记得了,那是因为你做这样的事太多了。”宁俊琦斟酌着用词,“你虽在官场,但却没有沾染一些官场的陋习。你洁身自好,你体恤民生,你开明民*主。你心里时刻装着老百姓,你没有瞧不起基层老百姓,你把他们当成亲人。因此,你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好官,是真正的人民公朴。”
  李卫民淡淡的说:“比我好的官多的是,我不过是尽了一个官吏的本分而已。”
  “爸,你太自谦了。你的品格就是高尚,就是值得尊敬。”说到这里,宁俊琦话题一转,“我相信,就凭你的品质,不会介意身份间的差异。对待女儿的婚姻肯定也一样,也一定不会有门户之见的。”
  “我没有门户之见,但就是不同意你和他在一起,坚决不行。”李卫民的声音很柔,但语气却很坚定。

  “为什么?”宁俊琦的声音高了起来,脸也憋的胀*红。
  李卫民的语气还是那么强硬:“不为什么,就是不行。”
  宁俊琦一下子站了起来,口无遮拦的说:“你就是嫌弃他的家庭,你就是觉得门不当户不对。”说到这里,她哭了,“爸,他很优秀,他很善良,他对我好,他也一定会有成就的。只要有这些,我觉得什么家庭都不重要了。对不对?”
  “我不是嫌弃他的家庭,他也比较优秀,可你们绝对不能在一起。”李卫民的话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爸,你就是嫌弃他家是农民,就是看不上他。”宁俊琦尖声道,“他以后肯定会有出息,肯定会有大好前途,你不要瞧不起人。”
  “琦琦,爸没这么狭隘。你可以找农民儿子,也可以找小商贩子弟,只要小伙子对你好,只要能让你幸福就行。”李卫民也站了起来,“但是就是不能找他,哪怕他是未来的部长,那怕他是未来的中央领导,也不行。”
  宁俊琦哭着,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为什么?”
  李卫民大声道:“不为什么,你俩不合适。”然后他语气一软,颓然坐在沙发上,“琦琦,爸是为你好,爸求你了。”说着,两滴泪珠涌*出眼眶。
  宁俊琦一下子被震惊了,惊的说不出话来。在她的记忆中,只有妈妈去世的时候,爸爸哭过。除此之外,再没见他掉过眼泪,更没见他求过谁。可今天,爸爸哭了,爸爸还求了自己。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自问过后,宁俊琦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呼喊:“妈……”
  楚天齐醒来的很晚,因为他睡着的时候,窗帘已经发白,至少应该是凌晨五点多了。
  昨天晚上,楚天齐在洗完衣服后,就想着给宁俊琦打电话的事,可是又担心手机进水,这可怎么办?忽然他眼前一亮:有固定电话呀。他自语着“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坐到沙发上,用固定电话拨打起了宁俊琦的号码。
  手机响了几声,接通了,楚天齐一阵欣喜,喊了一声“俊琦”。对方没有说话,但从听筒传来的呼吸声判断,对方应该是宁俊琦。为了不闹出乌龙事件,他又问了一声“俊琦,你在听吗?”。

  忽然,听筒里传来“笃笃”的声响,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接着宁俊琦和对方各说了一句话,通话就被挂断了。
  听声音,楚天齐知道,李卫民去女儿房间了。很可能就是要谈自己和宁俊琦的事情,于是他揣着热切的期盼,等待着电话能响起来,能听到一个结果。
  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楚天齐实在等不及,便又拨打了宁俊琦的手机。电话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声响,显然手机通着,就是没人接。他想可能对方不方便接听,于是先挂断了。
  过了一儿,楚天齐再次拨打,还是通着没人接。就这样,过一会儿打一次,过一会儿再打一次。时间已经后半夜了,但还是没人接听,他感到不妙,于是决定再打一次。这次更彻底,响了两声就没动静了,接着传来一个冷冰冰的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关机了?为什么?楚天齐更加感到不妙,但他还是自我宽慰着:可能也是没电了吧。
  就这样,他才没有再打,而是给自己手机充上电。然后躺到床*上想事情,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
  “叮呤呤”,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回忆。他触电似的从床*上蹿了下去,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他有一些失望,但还是按下接听键,高兴的叫了声“哥们”。
  “在哪呢?起床没?”手机里传来于涛的声音。
  楚天齐回答:“在酒店。”
  “在酒店?真的吗?哪家酒店?”于涛笑着道,“我以为你住在她家了”。

  “在……江峰喜来登酒店。”楚天齐看着《宾客须知》的封面说。
  “哎呀,真是气派。也真巧了,正好在我们单位旁边,下来吧,我等你。”于涛说完,挂了电话。
  楚天齐放下手机,洗漱完毕,穿戴整齐,拿好东西,出了房间。在下楼前,他再次拨打了宁俊琦的电话,电话里还是那个冷冰冰的提示音,提示对方手机已关机。
  来不及细想,楚天齐乘电梯,到了酒店一楼。前台结帐的时候,于涛已经进到酒店大堂了。
  看看时间,上午十点半了,吃早点晚了,吃午饭又早。于是二人坐到休息区,闲谈起来。
  盯着楚天齐,于涛笑嘻嘻的说:“哥们,老实交待,什么时候这么腐败了?在这儿住一晚恐怕得一个月工资吧?还是一把手好,差旅费全额报销。”
  楚天齐脸一红,心里话“自己给自己报销”。但嘴上却说道:“别瞎说了,这是私事,怎能报销?再说了,就是报销的话,也不可能是这个标准。”然后,他又补充道,“是她给我定的,她家里给安排的。”
  “是吗?她家不简单呀。你见过他家人了?他爸妈是做什么的?”于涛调侃道,“肯定非富即贵吧,给哥们透露一下,看看能不能沾上什么光?”
  “那当然了。”楚天齐故弄玄虚的说,“不过不能告诉你,得保密。”
  于涛手指着楚天齐:“看把你得瑟的,不会是书记、省长吧?”

  “书记,就是书记。”楚天齐笃定的说。
  于涛“哈哈”大笑:“真会顺杆爬,你怎么不说是*****呢?”接着又揶揄道,“你老丈人就没给你封个官什么的?”
  “封了。他老人家说‘孩子,我们要低调,先从基层做起,就到雁云市做个市委秘书长吧。让那个叫于涛的小子,给你打下手,怎么样?’”楚天齐越吹越没边,“我说‘凑和着用吧,要是他实在没眼力劲儿的话,就换掉’。”
  日期:2017-01-24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