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5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刘浩感叹的时候,温大奎一个电话就打到了燃翼县公丨安丨局副局长钱海那里:“钱局,刘浩刘乡长找你有事,问到我这儿来,我是给你他的号码,还是你直接给他打电话?”
  “刘乡长?”钱海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了,“刘浩?张县长以前的秘书,刘浩?”
  “对,就是他。”温大奎回应了一声,没有继续多说什么,他要给钱海留一点时间消化一下这个话所带来的信息。
  “他……”钱海足足花了三秒钟,才消化了这个消息,然后,才沉声发问,“大奎,你这是靠上贵人了啊!”
  温大奎这时候自然知道怎么说,立马就来了一句:“领导,我是你一手带出来。”
  “你呀……”钱海拖了个长音,似乎是笑了笑,又像是没笑,直接问了一句,“刘乡长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听话要听音,这种时候,虽然温大奎不知道刘浩找钱海是什么,可他却不能实话实说,要不然,会很伤钱海的面子的。
  所以,温大奎就说:“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好像跟张县长有关。”

  钱海就笑了起来:“大奎啊,你呀,跟我还保密。算了,不让你为难了,刘乡长的电话是多少,你给我一下。”
  其实,钱海是有刘浩的电话号码的。但是呢,钱海毕竟是县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级别已经是正科,而不同于县里别的局的副职只是副科。
  以他正科的身份,主动给刘浩打电话,这多少还是有些掉面子,有些难为情。
  所以,纵然是在温大奎面前,他也要先从温大奎嘴里问出张文定,再自我掩饰一句,然后假装不知道刘浩电话似的,面子里子都有了。

  “领导你稍等,我翻一下。”温大奎答了一句,但并未翻看手机,他对刘浩的电话号码是记在心里的。
  大约过了几秒,温大奎就报出了刘浩的电话号码。
  钱海虽然有刘浩的号码,可还是认真听了两遍,然后挂断了电话,拨了刘浩的号码:“刘乡长你好,我丨警丨察局钱海啊!”
  “钱局你好!”刘浩很爽朗地应了一句,然后很客气地说道,“刚刚接到领导的电话,正准备给你打电话过去呢。”
  面子都是相互给的,钱海身为一个正科,给刘浩这个副科主动打电话,那刘浩自然不会拿架子,而是把面子给做足。
  毕竟,他刘浩现在只是副乡长,不是张文定的秘书了啊!

  “哈哈,那看来我这个电话打得正是时候呀。”钱海哈哈一笑,道,“刘乡长什么时候回城?咱们一起坐坐。”
  “回城了肯定和钱局一起坐坐。”刘浩答得很痛快,“咱们什么时候都以约,不急于一时。倒是领导那边,如果钱局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县政府汇报一下。”
  听到这个话,钱海的心脏就不争气的狂跳了几下,下意识地就放低了声音:“领导……有什么指示?”
  二人都没说张县长,但这个领导的称呼,却是叫得异常熟练。
  不明内情的人如果听到这电话,可能还以为钱海早就投靠了张文定呢,殊不知,到目前为止,钱海都还没有向张文定单独汇报过工作。
  “领导有什么指示,只有领导知道了。”刘浩轻笑了一声,“钱局,你这个问题问我,我也不知道呀。”
  钱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表现得太着急了,但他明白,这个着急也是一种态度,并且这个态度还要加强,要通过刘浩的嘴巴,把这个态度传递到领导耳朵里去!
  他在县局已经闲得快发霉了,以前他不愿跟着吴忠诚干,但张文定到燃翼县之后的一系列举动,让他觉得这个县领导还是能干也肯干实事的,所以倒是不拒绝投靠张文定,只不过没找到机会。
  现在,他感觉机会到了眼前了。

  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过,钱海很坚定地说道:“我马上去县政府,向领导当面汇报请示!”
  挂断电话之后,刘浩不由得沉思了起来。
  老板现在要联系钱海,这难道就要正面和吴忠诚斗了吗?
  毕竟,公丨安丨局这个单位,实在是太过于敏感了,老板想要往这里面伸手,那吴忠诚肯定不会坐视的。
  想着这里,刘浩就又想到了钱海这个人。

  说起来,钱海此人吧,业务能力在全县公丨安丨系统中还是相当出名的。当初,钱海在县局里是分管刑侦和交通,还协管消防,很有希望更进一步的。
  然而,天意弄人,他不仅没能更进一步,甚至调整分工的时候,把手里分管的都交了出去,然后分管着出入境、法制和国保。
  先不说出入境管理有没有油水,单就说在燃翼县这种穷县,不管是出国公干,还是去国外旅游的人,都是少之又少。
  法制大队也没啥油水好弄。
  至于说国保大队,全称国内安全保卫大队,在燃翼这种穷县里,与治安和刑侦相比,基本上也属于没啥业务可开展的状况了。
  这种情况下,钱海虽然还是副局长,虽然还是局丨党丨委委员,可除了开会的时候有发言权之外,貌似手中的实权,已经几乎于无了。
  这样一个人,要说收服的话,肯定是比较省力的。但是,就算是收服了,又能在县丨警丨察局里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刘浩甚至听说过有关于钱海之所以在公丨安丨局被边沿化的传言,这其中的原因在外界流传的有好几个。
  一种说法是,有家企业需要做消防验收,结果消防队需要收取二十万,企业为了省点钱,就背地里给钱海送了一万块,这件事钱海没跟当时的一把手汇报,自作主张给消防队打了个招呼,给企业减了十万,但这件事后来还是被一把手知道了,而且翻了翻旧账,所以钱海就调整了分工。
  另外一种说法是,一把手的儿子结婚,按照燃翼的风俗,钱海身为副职随礼是至少要随一千块的,但他却只随了贰佰,而且他的理由是,反正局长也当不了多久了,钱随出去就打了水漂。这话传到局长的耳朵里,后果很严重。
  还有一种说法比较狗血,跟柳如风有关,据说有一天钱海还有几个人去荷花园喝酒,调戏了柳如风,但据说柳如风实际上和县局一把手好上了,于是,一把手一气之下把钱海的分工给调整了。
  虽然这几种说法都是些小道消息,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不管怎么说,钱海在县公丨安丨局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和当初那位一把手的关系肯定不好。

  后来,县丨警丨察局换了一把手,可是这个新来的一把手对钱海也是不来电,就导致钱海一直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
  其实钱海和温大奎一样,同样都有点小脾气小性格,对于一些看不惯的事情,不愿意跟那些人同流合污,所以导致了没办法继续往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